执着心膨胀的危险

个人修炼的一点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随着参与证实法的项目越来越多,随着中秋晚会售票越来越紧张,随着正法進程的越来越接近于尾声,深感修炼对我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自己的各种执着也越来越表现得突出了。如何在这严肃的修炼之路上走正?令我突然感觉特深的是我近期执着心膨胀的危险,修炼不進则退,我不希望自己继续往下掉,所以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希望从中可以引以为戒。

起源

我写这篇交流的起源来自于一位同修对我的善意提醒,令我找到了自己长期以来隐藏着的很多执着心,并且有的已经是越来越膨胀了,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对于修炼人来说,是很危险的。所以我非常感谢此同修的提醒。

近日,当我在与一位同修谈论着近期一些同修的不好的修炼状态和经受着一些魔难时,这位同修突然对我说:“你在谈别人的魔难时,怎么有一种好象很痛快的感觉。”(其实就是幸灾乐祸的意思,只是同修不好意思说得太重。)我当时真的很惊讶,我怎么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呢?那不很可怕吗?这句话真的是猛敲了我一把,令我后来与这位同修谈了些什么我都记不清了。当晚就这句话反思了很久,挖出了以下自己长期以来的一些执着心,当然肯定是不彻底的,还有没挖出来的,请同修们再给我敲一敲。谢谢!

显示心

显示心是我修炼中最大的执着心,也是自己一直在努力想去掉而一直去不干净的执着心。记得自己刚开始修炼时,师父在梦中就给我在这个问题上一个非常明了的点化了。一个清晰的梦中:大家围着师父坐着,师父在给大家讲法,师父的身边放着一个奖杯(印象中是常人机构发给师父的褒奖)。讲完法后,师父拿着奖杯问:“谁要这个杯?”这时只有我和我右边的一位同修急着站起来想要,我坐着比较靠近师父,师父就把奖杯递给了我。

当时自己还觉得挺幸运的,以为师父奖赏我呢,我就小声问了师父一句:“您怎么不要了呢?”师父就对着大家说:“这些常人中的名利,我们修炼人要它干嘛?”我当时拿着奖杯站在那后悔得不知所措,真想把奖杯塞给刚才跟我一起站起来的那位同修。师父就对我说:“拿了就拿了吧,把执着心放下就行了。”

我醒后还不是很明白师父要我去的是什么执着,我先生听完我的梦后说:“你想一想,如果真的给你拿着师父给你的一个奖杯,你不去全世界去炫耀才怪呢?师父要你去你那强烈的显示心。”

从那时起,自己就下决心要去那强烈的显示心。但这么多年下来,自己好象不但没去,而且还好象越来越强烈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这种显示心理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在做好事上也能体现出来显示心理。”

自己在写报道、写文章或写交流中,也常常表露着强烈的显示,当听到同修说:“我喜欢看你的交流,我喜欢看你写的报道。”“你怎么好久没写交流了?”“你的交流真感人。”“在这件事情上,你写点交流鼓励鼓励大家吧。”“这件事情你来协调,因为你能鼓动人。”我在这样的一片赞扬声中,显示心不但没去,而且明显的在增强。所以当听到别人有不好的修炼状态时,自己的表现就是看不起别人,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妒嫉心

“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转法轮》)

每次读到这一段法,自己都好象在下决心一定要去这个心。自己也自认为在这方面好象还没那么强烈,总觉得自己好象比别人行,可能没什么机会嫉妒别人,可能别人嫉妒自己的机会还多呢。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当听到别人在赞扬同修时,自己就会去跟别人讲这位同修的一些不足;当看到同修把一件事情做得很好时,表面我会去说一些赞扬的话,但心底下还是有点嫉妒,就会想:如果我去做,可能比你做得还好;当看到年轻漂亮的同修时,就会无意冒出:我年轻时也不比你差;当看到同修表现出女人温柔的一面时(因为自己缺乏),就会冒出:不要来这一套,等等。

这些点点滴滴在我的修炼中都存在着,意识到就赶紧去掉,否则就会越积越多,越来越膨胀。最后就很危险了。

掩盖心

当自己的交流越写越多时,会收到一些好的反馈,一些同修也喜欢来找我交流了。我就会觉得自己对法理的理解很不错了,然后看到有同修来与自己交流,就法理一套套的去说服别人,其实后来深挖一下,我是一方面在用师父的法理去要求别人,而另一方面在掩盖自己的执着和不足,因为怕别人觉得自己的法理不清,怕别人知道自己修得比说的差远了。

所以常常是说别人的时候,很在法理上,一到自己实质的东西就避开了。所以当谈到别的同修在过魔难时,自己才表现出痛快的感觉,其实就是在掩盖自己的不足,觉得有人比自己还差呢,心里好象才平衡点。

不修口

有一次,一位同修跟我交流了半天,最后他后悔的说:“完了,什么事情跟你说了,全世界都会知道了。”我才意识到我的不修口是如此的严重。同修这么一说,我当时还不服气,还给自己找借口说:“可能你越担心我会张扬出去,我就越会那样做,你把心放下,可能我就不去说了。”自己的向外找还振振有词呢。

师父说:“我们讲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与修炼者在社会实际工作中没有关系的;或者同门弟子中互相之间扯一些没用的;或者由于执著心指使显示自己的;或者道听途说传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对社会上其它一些事情谈论起来很兴奋、很愿意说的,我想这都是常人的执著心。在这些方面我觉的我们应该把口修一修,这是我们讲的修口。”(《转法轮》)

记得有一次乐团要去渥太华参加游行,有好几位同修都问我:“哎,你怎么没去啊?”(以前我都是跟着乐团去写报道)当听到很多同修都问我为什么不去时,我就说:“我什么都不会吹,去干嘛呀?”旁边一位同修就开玩笑说:“你吹牛还可以。”大家都笑了。要以前我可能就当一般的玩笑而笑一笑就算了,可能还认为别人夸自己呢。

但作为修炼人碰到什么都不是偶然的,当时我就问我自己:我是不是该认真的修口了?因为我的个性是看到什么都说,不管好的、坏的、好笑的、不好笑的都说,也不管别人是否能承受,也不管是否伤害到别人,我就什么都一呼噜全爆出来,只管自己一吐为快,用我先生的话来说就是“你讲话从不经大脑的”。另一位同修给了我一个更高的评价:“你这大炮随时都能开炮,不用火都能响。”

记得有一次去纽约,我的七座的车挤满了七个人,另一辆五座的小车就只有三人,我就叫一位过去,但就没人肯去。理由是跟我挤在一辆车可以一路上哈哈大笑。到了晚上宁愿睡地板也不情愿到另一房间去,就为了能听我“吹牛”。同修们越是喜欢,我的执着就越是膨胀,最后令她们笑得前俯后仰的,我就在那洋洋得意。

其实这种随便讲话暴露了我很多的执著心:自私心、显示心、欢喜心、不为别人着想的心,同时也给自己的修炼带来了很大的障碍和魔难,但还常为别人夸自己会说、会写而洋洋得意呢,其实已经是很危险的状态了,所以我理解到这次是师父借同修的口来点化我:要修口了。

特别是当在别人过魔难时,自己的不修口不但没给难中的同修予支持,还会给同修造成更大的难,所以修口对人对己都是有利无弊的。我真得在这方面下苦功才行。

结束语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里说到:“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为什么不这样看呢?碰到魔难就往外推。我讲了,哪怕是因为你们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问题上出现了争论,或者听到逆耳的话,都是为了你提高,因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没有你的提高什么都谈不上,也谈不上救度众生。没有你的提高,没有你的圆满,你救的众生往哪去呀?谁要呀?为什么不这样看问题哪?当然了,在常人中,很难做到十全十美,真的时时刻刻都那样,最起码在关键问题上、在救度众生的问题上、在修炼这些问题上应该这样看吧?”

师父都讲得这么明了,我们还不好好向内修,能做好证实法工作吗?对得起师父、对得起自己吗?再次谢谢本文开始提到的那位同修给我的提醒。给了我一个深挖自己的机会,也希望是一个提高的机会。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