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怨恨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发现我个人修炼中有个根本的问题,时好时坏,但是并没有根本去掉。那就是对抵触及仇视大法的华人,我内心深处对他们也是抵触和不接纳的。即使从法理上知道应该对他们善,言谈及行为上也尽量做到,但是并没有发自内心的去慈悲对待他们。比如我有个亲戚,对三退的事情很反感,还把我寄去的《九评》也撕碎了,我就打心里不能谅解她,对她有很多排斥的情绪及看法。

最近从网上看到同修的交流中提到,师父讲法中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 (《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所以我们的怕心就会导致迫害的残酷,而我们的怨恨心是否也会导致常人仇视大法的心?想想自己,修炼之前很容易记恨别人,由于太看重别人的语言及行为,而心胸又不宽广,当别人有意无意的表现一旦触及到自己,令自己痛苦时,就不容易原谅,会一直记得。还有就是一直有一种嫉恶如仇的心,自己还觉得挺好,在党文化中有个词叫“爱憎分明”,自己还以为这是有正义感的表现。而修炼之后,当迫害开始之后,这些年我自己内心深处对反对大法的常人也一直是有对立情绪的,只是表现隐藏而已。

看到网上一个同修的交流,她单位里有一个熟人,那个熟人总是把反对大法的话挂在嘴边,说得很难听很起劲,而她又没有勇气给那个熟人讲真相。有一次就感觉那人太可怜了,被邪党蒙蔽,同修就发了一念,希望那人一定再遇到一位有勇气讲真相的大法弟子给他讲,一定要救他,让他有个美好的未来。结果以后再见到这个熟人,那人居然再也不讲反对大法的话了,而且对同修很尊敬,态度180度大转弯,还主动来和同修交流。看到这篇文章,我就想到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而且修炼人修善很重要,而善是一种境界,不以做事多少来衡量。一直以来我倒是讲了很多,可是自己却没有注重修善,对于那些抵触大法的人,我和他们讲真相的基点都不纯净,更象双方在辩论说理,而我时不时就出来争斗心、愤愤不平的心等等,没有做到一心为他们好。

网上大陆同修的交流中还提到,过去一些表现很坚定的昔日同修,为何后来被转化后成为犹大?其实有一些从前是带着仇恨的基点或者做事的心态去反迫害的,虽然看似坚定不妥协,但是基点不对,并不是修炼人的状态。

昨天带孩子去医院,看到一个两岁的男孩儿,去和几个大一点儿的孩子们玩儿。那几个大孩子开始对他目光和言语都很不友好。小男孩儿的妈妈怕他受欺负,就一直把孩子往回叫,而且告诉他那些是坏孩子,不要去和他们玩儿。但小男孩丝毫不在意,一直努力去和那几个孩子玩儿,而且表现非常友善而开心。很快的,我发现那几个大孩子也对他很友好了,他们象是好朋友一样的玩耍。由此让我想到,当我们自己心中没有敌意、没有观念的时候,用善意去改变别人是很容易的,即使常人这一层的理也是如此。

记得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中讲道“大家想一想,有多少学法前的重病人及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学了大法都好了,而为什么有一些学员反而不行了呢?难道大法对众生有分别吗?我这个当师父的对学员不同吗?我真的要问一问你们:你是在真修吗?你真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吗?!在讲清真相中是以对迫害法轮功不满那种常人心在做,还是真正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证实法、救度着众生?”

近日我就感觉到,这些年我的心态基点都还没有完全转变过来,有时候遇到或者听说一些华人员工在外国公司里散毒,传播中共的谣言,而导致一些洋人对大法的成见时,我真的心里对这些华人很憎恨,感觉他们是西方社会里的毒瘤。虽然我感觉这个说法并不过份,但是我的心态却是不对的。

虽然过去我也隐约感到我的这个问题,但是最近才真正认识到其严重性。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去注重排斥这个心,所以它才得以存留至今。可是修炼是很严肃的,想到师父讲的“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看来有怨恨心在就还属于恶者范围,而修炼人修不出善来是很危险的。

以上是近来我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