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才能更好的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弟子。自得法以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大法的指导下和众多同修的帮助下精進着,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但是由于自己的执著心迟迟不去,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日,我和同修甲在我家中被抓,邪恶从家中抢走一万多元现金、电脑及一切资料设备,还打伤了同修甲,损失是很大的。在一天两夜的非法审讯中他们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就把我和同修甲关進了看守所,同修甲被关在二零三室,我在二零二室,在二零三室还有一个两月前被抓進来的同修丙。

進入看守所的当天下午,面对的就是这十几平方的小屋和十几个刑事犯人。犯人中有抢劫的、偷盗的、杀人的、拐卖人口的、同性恋等等,罪行不一,我一下子无法面对这个环境,发自内心的怜悯、厌恶和恶心。看着那些犯人唱啊、喊啊,和一张张笑比哭还难看的面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该做些什么,只是有一种耻辱的感觉,最大的耻辱,堂堂的大法弟子,和这些犯人关在一起,那不是耻辱是什么?

我哭了。我站在铁门前喊隔壁的同修甲的名字。她听到我的声音有些哽咽,就对同修丙说:霞哭了。接着,我听见同修丙说:“霞,听我说,我这是第三次進来了,对于一个大法弟子来说,心中只有师父、大法和无量众生,没有任何痛苦可言。你会背经文吗?我给你背一背《别哀》吧。”我说我会背,同时把《别哀》背了出来。

不知是师父借她的嘴点悟我,还是同修丙那带有能量的话语打动了我,或许两者都有吧,就在那一瞬间,我一下子振作起来。我不再流泪,不再无奈,不再不知所措。我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如何去做。晚饭我吃了两个馒头,我想我得有足够的精力去做我该做的事。当天晚上,同一监室的十二个人中有六个退出了邪党组织,相信法轮大法好,并说以前认识过大法弟子,说他们都是好人。有两个人还跟我学炼功动作。

第二天上午,一个管教把我叫出去说:“你要觉的好就自己炼,不要到处叫人家退党退团的。”我告诉他,那是我必须要做的。这里的管教出口成脏,不骂人不说话。我想起师父说过,“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在我的空间场中决不允许这种事存在,我要正这不正确的状态。于是我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及邪灵烂鬼,让他们收敛自己的行为。没过几天,无意中听到那个室长说“你们发现没有,这些领导们(指管教)变好了,连张医生(一个很凶恶的狱医)都变温柔了,说话客客气气的。”我心会意,“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大法的威力,谁敢不变!

因为不报号,不穿号服,时常“连累”同一监室的人被罚站,这是所谓“对不起”她们的。有的人因为这事儿骂我,我不吱声。轮到她值班的时候,我替她值,告诉她:“我不是有意让你们罚站,只是这号不是我该报的,号服也不是我该穿的。因为我没有罪。”就这样,她每天自觉的从二报起,一就省了。晚上炼功,那个管教把门踢的“当当”响:别炼了,再炼就把你铐起来。我不动不语,头也不歪一下。接着听那管教说:“管不了你是不是?管不了就接着炼吧。”监室里的人笑出声来,管教走了。

我心里说:“我是个炼功人,不炼功不学法还是炼功人吗?我得对的起这三个字。”师父说:“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转法轮》)我想:我来到看守所这里,就象住店时换了个房间,大法弟子还是大法弟子,一切为我而存在,一切都应该因为我的存在而改变。

有一个搞传销的犯人,她把大便拉在了马桶里,叫我去倒。我不知道里面有大便,当倒出来时,把我恶心的够呛。这一次没有做到忍,我数落了她一顿。后来想起师父说“人与人之间心性中的摩擦,我说不亚于这东西,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是相当难的。”(《转法轮》)就不再说她了。但是我告诉她,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不然的话我不会这样做。过了两天,她向我道歉,说自己错了。在她出去那天,走到门外还回头对我喊:“法轮儿,再见,我走了啊!”她们都喊我“法轮儿”。

一个杀人犯,因为白天的一句话她记恨在心,晚上我炼功她不叫炼,让我到马桶那边去炼。我坐着不动,不理她。她上来踢我两下,指着鼻子骂我:“不要脸,越不让炼越炼。”我一动不动,她转身走了。就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理显现出来。然而我的心一酸,从心里喊了一声:师父啊……差一点泪水就掉下来。

一个星期后,同修丙被非法送济南劳教了。她走的时候,同修甲哭了,我说:“你要挺起来,走出你自己的路来。”“一定要把心摆正,修炼谁也代替不了,只有你自己真正的去修炼,自己才能提高层次。”同修甲不哭了,她明白了。后来,同修甲在看守所呆了三十天回家了。她走了以后,邪恶提审我说:“甲认识的很好,你要认识好了你也回家,人家甲有人照顾,有人来看她。你无依无靠的还自己死抗着,有什么好处呢?”意思是让我说出别的同修来。我告诉他们:“没人管也没啥了不起,有神管就足矣了。”他们无话可说,转身就走了。我不相信同修甲有什么“认识”。但我却相信她家里的常人为她有所付出,同我一个监室的人说:“她走了,就剩你一个了。”我说:“我师父说了,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没有了。小小看守所用那么多人干什么,她有她的事做。”

邪恶提审我四次都不了了之。最后非法将我劳教一年三个月。八月十五日这天,他们送我去劳教所。我心里很坦然。既然宇宙众神都看着呢,我怕什么。要怎么变化随其自然。劳教?对我而言那也只不过是住店期间换换房间而已。它们抓了我,判了我,到了济南之后,一张化验单告诉它们:有乙肝,不能收劳教。回来的路上,恶警对我说:“不服不行,你就这个命。”我说你信命就别再干坏事了,最起码别再迫害法轮功。他不吱声。

按理该让我回家。可是邪恶又把我送到洗脑班。这里除了我,还有两个人,一个女同修被迫害的主意识不清,另外一个是以前就认识的男同修,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被抓了。

因为“偶然是不存在的”,是什么原因造成被迫害呢?反思自省,是显示心,是名利情。师父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他才想起来不打针了。”很惭愧,我恰恰是这种人,师父一次次点化、提醒,就是不悟,这不被邪恶钻空子了吗?摔了大跟头。不过我会很快爬起来,奋起直追,决不掉队,同时正告自己:每一步都要稳健的走好,没有时间让你后悔或从新来过。我要是早想到多好呢。

我回首这几年走过的路,大法已深深的扎根在心底,那是我的命,是我的一切。显示心理把人弄晕了头。得法之初曾有过一念:给我一年时间便能修成正果。或许是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念,叫诸多神仙笑掉了牙。沐浴在大法中,精進再精進,随着法理一天天清晰,我知道我已不是从前的自己。我功炼的好,法背的好,讲真相,发资料,办资料点,能干着呢。众多老同修都没我知道的多,没我明白。向内找?那是别人的事,我修的这么好,找什么呢?同修被抓那一定是同修有漏。满眼看到的都是别人不行。结果找我切磋的人越来越多,都认为我“行”,修的时间短,却认识这么“高”。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站在床上一只脚无故的漏了下去。醒来后心想:漏在哪儿了呢?但是由于“忙”,并未深找,任由它扩张、再扩张……。情也是一样,好象对谁都会动情,都能动情。这个可恶的情,抹不掉,挥不去,随着思想业返出来的肮脏杂念,搅的人心不安。在梦中过情关从来没有过去过。醒来后也哭,也气,也恨。怎么办呢?妒嫉心的表露,利益上的执著,今天放下这个,明天放下那个,其实哪个也没放下,都是口头表演。一遇到事情就往自己身上想,情不自禁。现在终于明白了,那都不是我。后天形成的我那不是真我,我是大法弟子,我要修炼,其它什么都不要。

虽然邪恶钻了空子,但我并不承认它。相反,我要利用它,来升华自己,并清除邪恶。在看守所这六十五天的日子里,三十多年没有接触到的事情都接触到了,感受到了。它是那么复杂,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可能触及到你的哪颗心。随着法理的升华,我认真的站在法上去对待每一个人,每一句话,每一件事情。想想同修丙,她因为发《九评》,讲真相,散资料,三次被送到这里来,再想想她第一天对我说的那句话,我对她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她能这样做,是因为她抱着那一念:心中只有师父、大法及无量众生,对于大法弟子没有任何痛苦而言。说的真好,做的真好。虽然被劳教,我想在那里她会起到一个大法弟子的作用,她在谱写自己修炼的过程。当然,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佛不允许发生的事就不会发生,这是一定的。所以我想:面对众多要救的人、一切众生,我们只管去做,去救,这件事情要发生,那么不会因为你怕它就不发生,也不会因为你不怕它会发生。针对不同的人发生不同的事。其实那里面都有我们要去的心。

通过学法,我认为我们平时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一个过程,当我们修炼结束了,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不用师父说,自己就明白了,哪些是被承认的,哪些是不能被承认的,都在那摆着,那就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全过程,生命的整体,这是到时候必须要看的。

所以我们现在就应该做好三件事,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要忽视自己肩负的责任与使命,也是每个大法弟子时时刻刻必须要面对、要去做的。让我们放下所有的执著,从人走出来,用神念去完成我们的使命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