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的危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二零零四年,我根据正法的需要和自己的条件,接受同修建议,建立了个人家庭小资料点。

做真相资料的过程,从明慧网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看到同修们的修炼心得交流,对自己的修炼提高,去掉了更多常人心,如:干事心、烦躁心、急躁心、怕心等等,有很大帮助。有的人心隐藏的很深,很难找到,不易察觉,却危害很大,但当自己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产生了要去掉这个执著的愿望时,就能很快把它去掉了。我能感到这是师父帮助我去掉的。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即使再精進,也无法这么快就能找到,去掉。这也是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现在谈谈修炼中去人心的一点体会。

不要带着人心与同修交流

“七·二零”以后,学法小组解散了,能在一起交流的只有同是修炼人的母亲和女儿。以往在交流中,由于自己带着人心,我们母女之间往往彼此产生磨擦。

二零零三年,当我明白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以后,很努力的去做讲真相的事情。一次我准备到复印店去复印散发用的真相资料,与母亲说起这件事,希望得到母亲的正念加持,没想到立刻遭到她的反对。当时只认为母亲有怕心,自己做的是对的,结果俩人争起来,不欢而散。其实当时在讲真相的背后自己也有一颗埋藏得很深的怕心,怕不做讲真相的事就会被淘汰的这种肮脏的私心。于是我一个人提着胆子,发着正念去了复印店。在师父的看护下,安全返回。

母亲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和看《明慧周刊》的交流文章,心性提高上来了,不但认同了应该讲真相,而且自己也开始讲真相了。如果当时自己不是带着私心,而是站在法上,用法理与母亲交流可能不会发生争执,或许母亲能更早投入讲真相的洪流之中。

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到了传《九评》、促“三退”的时候,妈妈与我又发生了争执。当然最后我又“赢”了。那时,虽然我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偷着乐:“还是我先做的对吧”!其实当时我还是存在着许多潜在的人心:显示心(认为自己悟的对),争斗心(总想让对方认同我的观点并还引出师父的话为自己辩护),欢喜心(“赢”了就高兴)等等。我悟到,每次与母亲交流,母亲总是反对我,其中有一个很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带着人心与她交流,然后与她的人心发生碰撞,必然出现争执,结上心结。而我的心却隐藏的很深,不易被察觉。因表面上,我是“为了证实法”,思想上也确实是从法上考虑了,可说出的话却总带有人心。例如,每当我在学法时悟到了某一点法理,我便爱在她们面前津津乐道,目地就是想得到她们的认同,显示自己,从而内心得到愉悦和满足。这是也是明显的欢喜心。

当我津津乐道的在谈“悟”时,或我准备去做一件证实法的事情时,若同修不认同,我在心里就瞧不起同修,认为同修不悟,我都讲出来了你还不悟!于是使劲解释,希望说服同修,这已经是争斗心在作怪了。我希望同修按我的想法做,结果事与愿违,不欢而散。师尊早就告诉过我们“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现在认识到:自己悟到了哪些法理,去做就是了,“做到是修”。与同修交流没错,但交流时带着人心,甚至于带着邪党文化的口气(强硬、发号施令),必然事与愿违。师父说过:“你执著于强调自己的时候,你就在钻牛角尖,神在天上看着是受不了的。尽管你口口声声说为大法好,我的办法好,能达到什么目地,也许真的是那样,但是我们也不要过于太常人化的那种执著。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众神都会说这人真了不起。神不是看你的办法起了作用才给你提高层次的,是看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层次的。这就是正法理。说我有多少功劳了我就能怎么样,是,对于常人来讲是那样的,对宇宙的法理在某个特点中,在某个特殊的环境中也可能看这一面,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如我以纯洁的心交流时,效果必然好;如果在交流中出现争执,就先找自己的人心,找到它,去掉它,“做到是修”。我们修炼中不论做什么,都有修自己的因素。在讲真相,证实法中、在同修交流中、在同修整体配合中等等一切活动中,都有修自己的因素。这是师父为我们安排的修炼的方式。反之,在做一切事情中,不向内心去修自己,就容易流入常人的形式,陷入常人的争斗、执著中去,就成了只做事,不修炼。也就会影响讲真相、证实法的效果,同修间的整体就难以形成!

更严重的是,同修各自存在的人心,形成了整体的间隔,整体有了漏洞,两次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二零零五年的冬天,我与母亲在交流中发生争执后,在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被一电甁车撞上,当时就前滚翻落地。由于我及时求师父加持,当时虽然出现了所谓脑震荡的症状,可过后一切正常。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又为弟子化解了这一难。尽管我修的很差,师尊也没嫌弃我。事后我向內找,找到了是我们学法小组整体有漏,然而只看到母亲的执著,而没找到自己的人心。直到最近在与母亲为了另一件事情发生争执时,母亲抱怨到:“上次你被车撞了,你还怪我?又不是我被车撞了。”当时听了这话真伤心,因为我很清楚的记得当时母亲和我争辩时发怒的表情,和我被撞击时委屈的内心。写到这里,我又看到了我的人心:对母亲的情和自己容易受伤的心。只有人情,才会难过,只有人心,才会伤心啊!我是修炼人,应该修去人的情,以修出的慈悲代替人心啊!真好,我今天终于找到了隐藏这么深的人心。我会毫不迟疑的去掉它!努力做到,“做到是修”。

另一件事发生在去年。夏天到了,发现母亲对发正念不太重视,有点象完成任务,想与母亲交流。可是一想到说出来母亲会反感、生气不接受,又怕母亲的漏招来旧势力对她的迫害,一直没有对她谈。终于有一天,我正在发中午十二点钟正念时,急促的电话铃响了,大姐着急的告知:“妈妈摔倒在地,脑出血了!”立即送到医院抢救,医院当即发出了病危通知。

像我母亲那种脑出血状况,一般的人早昏迷不醒了。由于得到慈悲师父的保护,加上我与周围的几个同修发正念加持,母亲却超常的清醒。我和同修帮母亲找发生这件事情的原因。母亲也悟到是旧势力的迫害,心中没有惧怕,并请求师父加持。结果,三天后医院撤销病危通知,十多天出院了。一个月后CT复查,一切正常。再次显出了大法的神奇。然而,可惜由于人的观念太重,怕人不相信,没有以此为契机向亲戚们讲真相。其实是自己对大法和修炼的态度问题,正念正信不足,没做到堂堂正正修炼,堂堂正正讲真相,后悔晚矣!

从这件事中我悟到:看到同修有漏,应该及时指出,特别是在修炼中的大的原则问题上,用修炼人的善心,为了同修真正的提高指出来,而不是带着对亲人和同修的情去指责,更不能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有漏就迫害)中去指出同修的漏,更不能带着邪党文化(一贯正确)的语气去说,如果这样,都是不纯的,反而使对方反感,不愿意听,不接受,即使自己说的对也不接受。

终于又找到了一颗人心,感到豁然开朗。几年来同修间的间隔,原来是它造成的。

不要用自己的执著加强同修的执著

女儿脚拇趾有一灰趾甲。一天她说她想去治疗一下,征求我的意见。当时我有着和女儿一样的执著:求完美的心。于是说:如果是为了证实法,那灰趾甲很丑,影响救度众生了,就去治吧。这一说,勾起了女儿更大的执著,她的人心全起来了,甚至于超过了常人。当天晚上就去买药,然后迫不及待的涂上,更甚者,为了加强药效,忍剧痛强行拔掉灰趾甲,不顾鲜血渗出,立即上药,这一举动既违背了常人的医学上的理这样可能出现全身感染、休克、死亡,因灰指甲药有剧毒,更违背了修炼人的理。上药后不久,脚趾奇痒难忍,不断出脓水,脓泡,已殃及旁边的正常脚趾,奇丑无比,穿上的袜子一会儿就被脓水渗湿。

此时女儿才悟到自己的执著,于是加紧学法,发正念,网上讲真相,并开始每天炼五套功法(之前自己炼功从没炼完全套功法)。症状稍微有点缓解,但走到学法点再回家,症状会加重。女儿为了不让老公、公婆等常人误解大法,一天集体学完法回家,恭恭敬敬的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求师父帮帮我,不让常人看见我脚趾的症状后误解修炼人。我有执著,通过学法提高后,我会去掉。邪恶不配来迫害我,我只承受自己的业力,再难受我也能忍。一切听师父的安排。”第二天,奇迹发生了,脚趾不流水了,也不痒了。

这件事情给我一个教训。我反省了自己,就是因为自己的人心从而放大了同修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险些毁了同修!幸好女儿及时醒悟,把自己当成了修炼人,求师尊加持,在伟大师尊的看护下,度过了这一关。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无论是证实法中还是同修间的交流,我们每时每刻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发出的念才会是正念,行动才会是正行。思想稍微偏一点,就会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啊!我只有更加专心学好法,同化法,才会有正念正行!逐渐以正念代替人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