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严重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我女儿是一个有智障的孩子,一九九九年和我一起得法。前几年我因被迫害曾走了一段弯路,二零零四年才从新走回到修炼中来,孩子的修炼也受到影响。一年多以前,她回到我身边(我因离异,所以在我受迫害后孩子跟她父亲一起生活了几年),我们又恢复了一起学法。

开始时还比较好,没过多长时间女儿就变的越来越任性,从常发脾气发展到无理取闹,進而动不动就大吵大闹,摔扔东西。一开始我以为这一切都是为了魔炼我的心性的,所以我一味的忍耐,哄,让,守心性。后来发现有些不对劲儿,因为她开始对我進行推搡,训斥,甚至在我发正念时也来干扰。

同修们一起帮我找过问题的所在,我自己也在向内找,但是一直没有真正认识到问题的根本所在,只是在表面和枝节上打转。直到这天,她大闹之后把大法书扔進了字纸篓,我才真正的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事虽是她做的,我作为母亲能没责任吗?况且为什么我身边能出这样的事?我如果很正的话她会这样吗?我让她一起跪在师父像前认罪,我下决心一定找出问题的根源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认清了这个隐藏在自己身上的毒根。

师父在《转法轮》“自心生魔”一节中说:“还有一些人自己意识上老受外来信息干扰,外来信息告诉他什么,他就相信什么,也会出现这个问题。”我自己就存在这个问题,并且摔过跟头,有过教训,但却在外来信息对女儿问题的干扰方面,由于执迷不悟一直没有真正的予以排除和否定。

两年多前,我曾听到外来信息说什么“你女儿是很高智慧的生命”,“她有意把自己弄残”等,之后不但没有按照法理破除否定,反而受欢喜心和显示心指使得意的在同修中宣扬。同修指出我这是非常不好的心时,我表面是接受了,但内心深处却没有真正的放弃,仍保留着自己的猜测和臆想。

正如师父在《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的那样:“因为你的任何一颗心都可能成为一种执著,都可能被邪恶利用。当你的念头一出来的时候,邪恶就可能会给你演化出一种假相来,那时候就会造成一种干扰。”就是因为我这颗不正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它们时不时的造出一种假相来加强它。如在我过关中通过她的嘴说出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话来;在我需要时让她想起一个能解救难题的办法来等,并且暗示我什么它们(邪恶)怕她,什么她在关键时刻会帮助我等等。对于这些隐隐约约的似是而非的信息,我由于心不在法上竟然都接受了下来,并在平时也自觉不自觉的对女儿進行着“真人不露相”之类的揣摩。

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中讲:“当然我们讲了,人都是因为自己这个观念不对,心不正招来的麻烦。”正是因为我这些邪心不去生出了执著,才造成邪恶对我不断的干扰,并且干扰我的女儿。这是一个多么严重的教训啊!

我当然知道修炼就是要去人的执著心,平时也一直很努力的在做着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觉的很精進了。但是为什么对这么大的执著却长期抱着不放呢?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师父曾多次通过同修的嘴点化过我,但是什么东西使我就是不悟,舍不得放下呢?是因为我在内心深处隐藏着对私我和对功能的执著,而且我发现我的执著和人心都是相互联系着盘根错节的存在于我的心里的,从而增加了我认清和去除它们的难度。比如:造成我在女儿问题上执迷不悟的原因,除了对功能和私我的执著之外,还连带着有好奇心理;自负心理;自以为特殊的心理;显示心理;依赖心理;求安逸心理等等。

过去我一直认为自己对执著、欲望断的多是挺痛快的,现在看来,这种认识是因为自己还没有真正的深入实修才会有的,而且这种认识其本身就是问题。我才开始领悟师父《洪吟》〈断〉中“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的深刻内涵,更加体会到我们修炼走出人的艰难和修炼的严肃性。

我感谢师尊对我又一次的慈悲挽救,同时把我的教训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愿同修们吸取我的教训。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