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亲人们讲真相劝三退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想谈谈自己修炼中如何给亲人们讲真相劝三退的一点体会。

一、丈夫的改变

我是九九年前得法的大法弟子,后来走了一段弯路。二零零四年初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又从新走回修炼中。当时我是背着丈夫看书学法的,等他上班走了插上门再学,门一响马上把书藏起来,时间长了被他发现过几次,当时他很生气,有一次晚上他喝多了酒,要给我父母打电话,想一起逼迫我放弃大法,说我要不同意就离婚,我看他的眼神不对,知道是邪恶因素操控了他,心里一边发正念一边对他说:“大法就是好!你找谁我也不会放弃的,我已经错过一次了我不会再错了!”他一看没吓住我,突然拿起桌子上我改字用的刮脸刀片朝自己手腕上拉了一下,我还没反应过来血已经顺着他的胳臂流到了被子上,后来去诊所缝了三针。

通过这件事我向内找自己的不足,由于怕丈夫反对,不敢堂堂正正学法,他反对时自己只是简单的甚至带着气恨情绪反驳,没有认真的讲真相,慈悲和善心不够。其实人们大多是被中共媒体散布的“天安门自焚”谎言欺骗而对大法弟子误解而行恶,有一次我放真相光盘《风雨天地行》时他回来了,以往我会关闭电脑,这次我没有,他倒在床上假装看电视,其实也在不时看光盘,最后他说:“原来那人(刘春玲)是被打死的,不是烧死的啊!”有时出去遛弯趁他高兴我就给他讲中共恶警如何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事,逐渐的他对大法有了正的认识。可还是说:你在家看书炼功行,可别和你们的人们来往,也别出去发传单,共产(邪)党正逮这个呢!

其实他对修炼的事是很认同的,相信神佛。针对他的认识,我就找来《明慧周报》,预言小册子等,特别是副刊上有关的修炼故事让他看。一次看后,他说:“你们这上写的还挺好啊!”我说:“是,一直就好啊,原先让你看你又不看。我们发的就是这些,都是让人们做好人的。”他说:那你以后出去(发资料)也得注意点。

丈夫的观念就在大法和师父的慈悲力量下改变了,做了三退,发表声明对自己以前的作为道歉,后来家里成立了资料点,他有时还帮助我做些大法真相的事。

修炼是严肃的,我们的一个行为或说出的一句不符合法的话,一个执著心可能就使一个生命毁掉。前几天我把女儿知道大法好得福报的事写了一篇文章发到明慧网,被《明慧周报》采用了,我的欢喜心显示心出来了,没考虑常人的接受能力,觉的丈夫明白大法好也三退了一定也会高兴的,没想到丈夫拿起来一看就恼了:“写的这么明显,要是连累了我闺女,我跟你没完!”然后气呼呼的把周报给烧了。

事后对照师父的讲法,我明白了:这就是执著自己,显示自己带来的后果。师父说:“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这是对身边的人,还有机会挽回,如果是其他人呢?这是救人还是毁人呢?证实大法本身没有错,但是通过他掩盖了自己的执著,表现自己证实自己,这与我们救度众生的初衷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二、妹妹的声明

妹妹在外地工作,平时和我的感情很好,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她曾经为看望我被迫说了许多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由于怕我再次被迫害,平时只要我一提大法的事她立刻就截断我的话不让说了,而我们姐妹见面的机会又少,为此我很着急,可越着急讲的效果越不好,有时甚至是不欢而散,回来就后悔,也有些懊恼。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我还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没把她当成众生,有情掺在其中,觉的她是我妹妹啊,对我这么好,要是被淘汰了可怎么办?再深挖还有邪党因素和爱面子的心在里面,总认为别人会说:连自己的妹妹都救不了还去救别人。

根上的东西找到了,心平静了许多。去年过年回家,晚上我和母亲,妹妹睡在一起,又提起了三退的事,我说:“我不是叫你也炼功,是因为当初你发了毒誓,它就给你打上了兽印,它做了那么多坏事,不抹去就会受到连累。我是你姐姐,你是我的亲人,我不会害你啊!”我的慈悲心出来了,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我就是要救你。自己就觉得声音都有些颤抖,整个房间充满了慈悲的正念的场,就象师父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妹妹说:“姐姐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怎么算是退了啊?”我说“只要你同意让我替你声明退出就行了。”妹妹当时就同意了。母亲本来也因为我受的迫害反对我从新炼功,当时她也明白了为什么三退,还说:“这就是心到神知?”

前几天妹妹妹夫都放假回家,我看妹夫爱看书就说:“你看看我们的大法书多好!”妹妹吞吞吐吐的说:有,有人给了。后来我说让妹妹念几句话,会对她身体有好处,她说:是大法好吧?后来给她讲了为什么念大法好有福报的道理,妹妹同意发表声明,收回以前自己对大法对师父说的不敬的话并道歉。通过聊天发现他们知道许多大纪元网站上的消息,可能是有同修给过他们破网软件。我感到是同修的付出,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力量,不只是使妹妹一个人得救了,是又一个生命和她对应的众生得救了。

三、父亲与公公

公公今年八十二岁了,眼睛不太好。由于经过了中共邪党的历次运动,对邪党有清醒的认识,加上他相信神佛,我给他讲真相也没什么障碍,曾给他读过一讲《九评共产党》,他很认同,平时自己还默念大法好。有一次我劝大伯哥退党,公公在一旁答话说:“只要能平安就行”,我们妯娌几个都很孝顺,老人的晚年还算幸福。

再说我的父亲,父亲六十多岁了,人很老实善良,由于经历坎坷生性胆小怕事,受党文化的东西毒害太深。前年过年时我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骂老师骂大法,发正念也未制止他。从那以后我思想中形成了观念很怵给他讲真相,认为他不好救。和同修切磋,同修认为还是我的情太重,想救他又不知道他的症结在哪里。我自己也反思自己是太急于求成了,每次回家谈的家常少,老想说到大法上,而他对邪党的恐惧心又大,以致思想被邪恶的东西钻了空子而被控制。

以后我不再见面就谈大法而是多关心老人的身体和生活,平时多给老人打打电话多沟通,虽然现在父亲还没做三退,但态度比以前好多了。前一段时间回家,父亲对全家说:“人家你姐姐不血压高,还是你姐姐(指我)的身体好”,有一次我从家里回城时父亲对我说:“我知道你劝不了我也苦恼,我知道你是个孝顺孩子,各人有各人的观点,父子俩观点不一致的有的是……”说完他的神色有些黯然,可见共产邪灵对人的毒害有多深,我也深深的感到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

四、我的亲戚们

我有妯娌六个,除一家在外地没机会劝退外,其他大人孩子大部份都退了,不是我一人劝的,有的是同修劝的,我对其中几个人的劝退经过仍记忆犹新。

三伯哥的女儿小静刚结婚几天就闹离婚,据说是有另一小伙子追求她,三哥让我丈夫帮忙劝劝,结果劝了一晚上也不行。第二天早上,小静要去上班了,我忽然想:是师父安排她来听真相的吧?可头脑里马上又有一念:人的道德都下滑到这种地步了还能救吗?随即我否定了这一念,心想:万一她是有缘人呢?过去没几句,小静退了团,我又拿了一个护身符对正要出门的小静说:“没事时照这上面念念,就会有福报”,没想到她马上带在自己的脖子上,说:“婶儿,是开了光的吗?”

看着走远的小静的背影,心里感叹大法的威德,看来救人不能用人的观念,不能有分别心,因为我们有时会被表面现象迷惑,而一个生命的得救的机缘往往就在大法弟子的一念之间。

劝侄儿小涛和他的大舅子俩口子三退的经历更说明这一点。小涛从遥远的酒泉工作回到家乡河北结婚,在他来我家拜访时,他和他的妻子就同意退了团。他结婚的喜宴上我和他送亲的大舅子俩口子一桌,席间人来人往贺喜的,祝酒的,看新娘的,送菜的络绎不绝。心里发正念,排除一切干扰,又请师父加持,让我有机会讲真相,不一会屋里清净下来,我趁机给来自甘肃的客人---小涛的大舅哥俩口子讲了真相,并退出了曾加入过的少先队组织。客人露出真诚的笑容,那是生命得救发自心底的喜悦。

有的亲戚讲一次不退,有的不理解,怕邪党迫害,我就找他熟悉的同修去讲,有时觉的救人真难。学了师父的后期讲法,知道我们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他们还指望着我们呢,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所以无论多难我们都不应放弃。

给亲人讲真相劝三退,“带着情讲”是大忌,把他当成普通世人效果会好,但有时不知不觉就会有人情人心出来,特别是那些不好讲的。这时不妨先放下,聊聊家常缓和一下气氛,如果他还能接着听最好,如果不行就该告别了,走时给下一次拜访打好基础,以便调整好心态再去。因为是亲人所以他们的“常人的执着”我们最清楚,顺着他的执着讲是捷径。由于有了给亲人讲真相的经历,及时总结成功的一面,我们就能给更多的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救度更多的众生,但最根本的根本还是学好法。

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