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拉盛讲真相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听到法拉盛事件后,从想法的形成到买票去那里,我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决定去法拉盛讲真相。这也是一个修炼过程。

当时,我只想着那里急需更多的大法弟子去制止邪恶,我有一周的假期。然而我的另一部份却希望我按照已早先计划好了的事情去做。还有其它一些干扰:如我不知道我将住在哪里,一个人住旅馆会很贵;我刚从纽约回来不到两个星期;开支太大了;我得快做决定,我应慢慢来等等。最后,我决定去纽约。然后,我还要面对家里一大磨难。当晚,一些同修鼓励我,说我做的决定很好。

当我预订机票时,一个同修帮我找到一个法拉盛旅馆的网址。我打电话到那里,旅馆唯一的一个能讲英语的人接了我的电话,房间费用也不高。炎热的天气袭击着法拉盛,旅馆的主人立即给我换了一个带空调的大房间。当时我还没有预料到天气会变得这么热。第二天早上,我碰到了一个来自台湾的同修。我们曾在曼哈顿讲真相时相识。当她看到我时,她只是看着我摇头笑。这时,我意识到我做对了,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奇怪的是,我在街头发大纪元报时,似乎感觉不到那种热浪,只是胳膊有点累而已。

忙碌了一天后,我带着一个良好的心情進入梦乡。我意识到对那些中共派来的人的邪恶眼神和谩骂有些怕。更确切的说,我害怕那些仇恨的目光。在这里,仅仅友好是不够的。这里需要更大的善心和忍耐力,或许,我也有愤怒,特别是当我厌烦了这场迫害并希望摆脱这场迫害的时候。转天,我决定提高要求自己的标准,進一步遵照真善忍去做。

那天我一直记着师父近期在纽约法会讲法中的一句话:“邪恶没什么可怕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感到了内心的不同,我对那些突然过来抢报纸的举动、仇视的眼光和谩骂无畏无惧了。我已经学会了如何面对邪恶、如何用慈悲和正念去面对他们。

在法拉盛的西方人很不同。他们对我感叹,给我饮料、防晒霜,鼓舞我和吻我的手等。

也有关心我们的中国人。他们告诉我们要加紧進行我们要做的事情,主动接我们的报纸。我认为我们的忍感动了他们。

回来后的一两个星期,我在身心两方面有奇怪感觉。我的身体肿胀,我只是想睡觉,这痛那冷的。此外,我有几天感到好象失去了一切,就象失去了指南针,我不知道我下一步要做什么。我伤心,愤怒,痛苦,失望和无精打采。当恢复过来后,我意识到我去法拉盛时,低估了邪恶以及邪恶在那里布的场,也不晓得对付那里的邪恶需要多么强的正念,能看清事物的本质是多么困难。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数星期里,我体悟到了修炼的意义,去掉执著和为他人着想的美好。当你真能放弃一切的时候,你可能得到的更多。

谢谢师尊!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北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