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艺术展中正的力量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我们是克兰内夫妇(维恩纳和克里斯蒂娜)。我们自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这些年来,我们共同经历很多很多自己精神上的和大法整体上的变化。我们参与了正法的進程,感受到大法以及同修们的伟大。我们经历了许多考验,但不是每次都能做得好,但我们现在来到这里,心里充满对师父无边慈悲的感激。

当我们第一次看到真善忍艺术展时,我们明白这是向人们讲真相的很好的方式。艺术能直接触及到人的心灵,能涉及有难度、有深度的话题。人们不会被过多的言辞吓着或挡住。我们想在我们的城市阿维卡举办真善忍艺术展,但时间过去了,直到我们意识到我们再不能拖延了。但同时,我们想不急躁不强为的好好做成这件事。我们想与人们能够真正沟通,建立良好的关系,为我们的证实法工作打好基础。我们想给工作中的每一步以充份的时间,以及达到每一步工作中的和谐状态,从而驾驭困难和压力。如其他所有的大法和讲真相项目一样,总是会有阻力,旧势力以各种方式干扰。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我们的正念,我们作为大法弟子的正的心。

我们在艺术展开始前好几个月就开始了准备工作。我们是与阿维卡和卡尔斯塔的两个城市负责展厅的人联系,与他们约时间会面。见面时总能有机会以较好的方式给他们讲法轮功,以及受迫害的事情。大多数时候,效果很好。但有几次,因为我们心不静,急于求成,我感到,对方觉得我们冲动而且夸大其词。事后我想,这大多是因为我对大法的理解和信任的不足,所以我不能一直保持心境的平和、清醒和正念。

维恩纳:

当时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展厅,也没有得到什么帮助。我在经过一个以往被大水淹过而关闭了多年的地下室,通过窗户朝里面看,我看到了可能性。经过讨论后,我们觉得值得一试。我们与地下室的主人联系。开始他们不感兴趣把地下室租出去,因为这意味着很多装修工作。之后我们和社区的负责人见了面,给他看了资料,并表达愿意自己装修这个地下室。社区负责人答应开会讨论后给我们回答。终于社区答应出租这个场所,还愿意承担装修所需的涂料和其他材料的费用。

在这里我想强调预约见面时间和亲自登门拜访的重要性。找展厅的过程给予了我们很多与社会不同阶层的不同人讲真相的机会。我们给他们艺术展在世界各地展出的信息资料。当我们拿到场所的钥匙后,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但是整个装修场所的过程中我心怀感激。我的装修和手工活方面的技能终于开始帮助我讲真相了。我听师父讲法,听“普度”“济世”音乐,读《转法轮》,尽量保持正念。我的理解是,艺术展是否能够成功,取决于我们是否能够保持正念。

尽管那是一年以前的事了,我仍记得当时能得到那个机会的欣喜。经过刷墙,增加照明,清扫窗户等许多工作,场所很快像样多了。一天晚上,我读了明慧上关于艺术展的文章,看到其他地方的艺术展厅多么漂亮,屋顶还挂着水晶灯。我开始怀疑如果我们这个旧地下室举行艺术展,是否玷污了艺术展,尽管房间还干净整洁,可这毕竟是地下室,而且屋顶很矮。我与瑞典哥德堡的一个负责艺术展的同修讲了这个想法,她说人们是来看画展,不是看场所的。她的话使我又镇定下来。人很容易让怀疑心钻空子,我决定要对此更加警觉。

克里斯蒂娜:

从一开始,我就有一个想法,邀请学校的孩子们、年轻人来看艺术展。希望通过艺术展让他们了解大法。了解法轮功受到中共迫害,给他们以反思人生和思考人类存在以及人权等问题。我与阿维卡的小学、高中取得联系,希望参加他们的教师校长会。我得到了所有学校的允许,见到了阿维卡的许多老师。我给他们介绍了艺术展以及相关信息。通常在会上我只能得到很有限的时间介绍艺术展,但总是有人表现出更大的兴趣。这些老师给全班学生预约了参观的时间,有很多初中和高中的班级参与。一位阿维卡的初中老师在许多年前曾学过法轮功,她带来了很多班级的学生。她感受到画中的力量,非常愿意帮助我们。但是一个非修炼者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受到伤害,通过正念来帮助和保护这样的好人是非常重要的。我在整个展览期间都帮助她发正念。但展览后就停止了。这位老师在之后很长时间经历了非常多的磨难。对于大法弟子来说,需要考虑很多方面,责任重大。当我缺乏正念时,一切都很麻烦,比如我一直不能有时间空闲下来休息。但是当我有正念,在法中时,我就不会这样想,因为那时我的心有力量,很静,很清晰,所有的一切都和谐自然。我也知道那时哪里需要我。

维恩纳:

我记得我们从一位举办过展览的同修那里得到所有的支持和资料,这很重要。我们希望安排足够的时间,好做好和不同协会、学校的联系。我们贴海报,在当地报纸做广告。省报(Varmlands Folkblad)记者还到家里采访,一个很好的报道。其他两家报纸也发表了正面文章。我们邀请到了社区负责人到开幕式演讲,还有地区的联合国协会、国际传统文化协会、媒体等等。离这个大日子越来越近,终于,开幕之前的一天下午,画终于到了,我的喜悦和轻松无以言表。

克里斯蒂娜:

我和哥德堡的一位同修把画挂起来,就好象每一幅画的位置就已经定好了。整体效果非常好。我们用纸莲花点缀石窗台,白墙加射灯。现在我发现这个大厅就是为了这个画展造的,空气中洋溢着活力和喜悦。那晚入睡时,我是带了巨大的期待和兴奋。

准备展览的过程中,我经常有感恩的念头。能够与维恩纳合作,共同救人是可喜的。我们曾经一起做过很多事,多数是维恩纳帮助我的舞蹈中的舞台设计,而这一次是我在后面支持,他在前头。能够帮助他并看到他逐渐進入角色是可喜的。看到一个同修渐渐成熟和成功,并尽我自己的一份力也是给我的礼物。

维恩纳:

艺术展开幕式非常成功,社区负责人本来有事需要演讲完离去,而改变主意,留下观看画展。他的讲话很有启发性,并代表社区接受了我们赠送的一幅画。我选择了一幅名为“誓约”的画,那是一幅启发人思考人生更高层意义的作品。那天大约来了四十多位观众。

克里斯蒂娜:

展览开幕式上我们希望找到更多的人来讲话。我在当地的联合国协会当过董事,所以请了协会的副主席来讲。我们还希望请到更多的人和人权组织。他们的副主席来了并发表了一个发自内心的演讲,这一切都使开幕式整体很成功。

展览進行了三周,我们每天都开门。由于维恩纳和我都上班,并有三个孩子,我们不得不请求帮助,同修们做了一个日程安排,轮流值班,一个艺术学校读书的同修常常来,在我们大家一起的努力下我们接待了六百多位参观者,其中几百是学生。

维恩纳:

我非常仔细阅读每一幅画的介绍。我发现在展厅的每一天都有新的更高的理解。每天早晨打开展厅的门是件美好的事。早上人少,我就高声读《转法轮》。当我给许多学生、艺术家等各种人介绍画时,都会反映出我的修炼状态和对法的认识。当我念正时,干扰就少,画就会影响到观众的内心深处。

一对虔诚的基督老艺术家夫妇,带着保留态度走進来。同时另一位教徒插着双臂走進来,但是随着我对每一幅画的介绍,他们脸上的表情在改变,他们很感谢我,并说对每一个观赏者解说很重要,否则画可能被误解。我们还为每一个观赏者准备了纸莲花,下面带着一颗小珠子,和写着“世界需要真善忍”的小卡片。我后来在一些人的车中见到莲花挂在那里。

多年来我希望给左翼党讲真相。那天她突然带着一帮成人教育学生走進来。看完一圈,她对学生讲,你们现在知道什么是投入了吧,这个讲解实在太棒了。所有的人都鼓起掌来。

我还遇到一对人让我几乎守不住心性。那个男人穿着旧军衣,带着苏联帽,一進来就开始批评这些画。这让我很震惊,因为所有参观的人反应都很好。他讲他是个艺术家,是个共产党,带着一股怪味。我战胜了我的第一反应,开始介绍画,但他不断的打断我,带着攻击性的不停反问。我很生气,但我明白我要战胜恼怒,使他好的一面返回来。他一停嘴,我就接着被打断的地方继续讲下去,讲了大约四十分钟。他的攻击没断过,他们走之前,我心性平静下来,给了他们一朵莲花。他谢谢我,尤其谢谢我的耐心。

克里斯蒂娜:

负责展览是个大事,如果我们人手多的话,就可以安排两个人同时负责了。一个人负责需要勇气。我记得我第一次到那,刚开门就進来了一位另外一个展厅的负责人,她几分钟就读完了,走到我面前开始讲话。她对展览反感,而且认为法轮功不好。她留下来谈话是她的机会。我们交谈了很久,我以幽默和宽大的心胸面对她的各种说法,由于我态度的开放,她也打开心扉,说她对所有宗教和精神信仰都很怀疑,认为都是邪教。我问她为什么,她回答她不知道。她从一个带着很大压力和负面情绪的人变得安静和沉思,我想她离开后会对自己有个新的看法和思考。

维恩纳:

真善忍美展是一个救人的绝妙方式,让他们有一个可以看到自己不足的环境。通过画展,观众实在的感受到了法轮功的正和美好,迫害是现实,而不是这个信息社会上的一点信息而已。如果有人不知道怎么做,没有办过真善忍美展,这就是个好机会。

我在此感谢同修使我们的美展成为现实。感谢伟大的师父的慈悲引路。

(二零零八年北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