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打听“内部消息”的一点看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据说济南本地某位“内部人士”经过同修坚持不懈的讲真相,加之自身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经历,对自己前几年的所为有所醒悟,从而采取了比较隐讳的方式帮助大法弟子。这本来是件好事,可现在出现了一种不正常的倾向。如当有迫害案例发生时,部份同修虽说第一反应是发正念加持同修、解体邪恶,但还是盼望着那位与“内部人士”比较近的同修去打听消息。有时会有反馈,例如,邪恶将某某同修当作重点;邪恶没有监控某某同修等等。随着协调人的传播,在同修中就会产生一定的波动。例如,认为被邪恶当作重点的同修,营救起来难度就大,从而发正念时感到信心不足;不被邪恶当作重点监控的,认为危险就小,从而放松了发正念。针对此现象,有的同修认为没什么,知己知彼嘛,多一条门路不是坏事;有的同修就感到这种状态不对头。作为世间这场大戏主角的大法弟子,应该如何去对待这件事情和把握好尺度呢?在此我提出一点看法,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原先的行恶者收敛了恶行,或者利用工作之便将功补过,这是以大法弟子为主体、长期正念正行产生的必然结果。“这是大法弟子在法正人间之前正念正行中所做到的。”(《也棒喝》)我们可以鼓励他们、引导他们,继续深入讲真相,使他们能从根本上摆脱邪灵的控制,这是对这个生命真正的慈悲救度。如果反过来感激他,吹捧他,甚至认为其了不起了,这就犯了反客为主的错误,更谈不上再深入的讲真相。说不定在邪恶的操控下,那人仍会在背地里干坏事,表面上还想从大法弟子中捞点好名声,为其后路做准备呢。今年以来,本地仍不断发生绑架勒索大法弟子的恶性事件,难道这不能引起那些热衷于打探消息的大法弟子深思吗?

协调人对“内部消息”就更不能执著,更不能随口就将“内部消息”不加分析的传播,那是让同修以法为师还是以常人的小道消息为准呢?如果带动了一些同修偏离了大法,那会给整体带来多大的损失啊!

作为一名修炼者,该如何对待“内部消息”?我个人认为,其实就是对师父、对大法信的成度的问题。真修的大法弟子不听“内部消息”,也决不会影响其正念解体邪恶、助师正法的信心。面对迫害,有的同修就是能百分之百、无条件的信师信法,我就是讲真相、发正念、解体邪恶,管你是多么高的旧势力的安排,管你对修炼人怎么安排,管你再制造什么假相,哪怕发正念看起来没有什么效果,我也就是无条件的信师信法,结果就一定不一样;而有的同修也在发正念,但他还希望能得到点“内部消息”,这样就会出现表面上还在发正念呢,实质上他的正念是打折扣的。他边发边留意着是否有效,甚至会被假相迷惑而招致干扰,自己意识不到是信师信法不足所致,反而求助于常人的手段,还名之曰:符合常人状态。师父是教我们如何在常人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修炼,但不是叫我们按照常人的标准去做事,更别说反过来依赖常人摆平本应当是大法弟子做主角的难关,那还是“令众神都刮目相看的大法在正法中所造就的这些生命——大法徒”(《也棒喝》)吗?法怎么能给一个不信法的常人展现呢?

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有的同修被营救成功了,那是所有参与的大法弟子(包括被迫害者本人)正念解体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从而使其不再敢迫害该大法弟子;有的同修暂时没有被营救成功,原因是多方面的。师尊讲过“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去掉最后的执著》)但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参与的同修讲真相、发正念、解体邪恶并非无效,而是暂时没显现在这个空间,出现人眼能看到的结果。“它们每一次行恶要集中很多烂鬼,几乎是倾巢出动,因为是正法、净化宇宙,所以它被消灭掉,邪恶的力量就是这么被消减掉的,消灭完了它也就消停了一段时间,每次都是这样。”(《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既然邪恶集合起来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利用这好机会正好集中清理它们,就象打扫垃圾一样,统统都解决掉。师父给了我们建立威德的机会,我们也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强大正念去主宰这一切,一切奇迹都会出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最近有人坐在这儿就没了,一会儿他又显现出来了,就是这样的,更大的神通都会出现的。”当我们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达到这种金刚不动的正念,堂堂正正的穿墙而出时,那还需要符合什么常人状态?这不是神话,而是师父在法中的安排,是破除旧势力必然出现的状态,也是大法弟子一定能达到的。

正法已经接近尾声,师尊赋予大法弟子的佛法神通无所不能,无论我们每个人觉的自己修的好还是不好,使用神通、发正念除恶时都是不能含糊的。因为这就是大法弟子神的一面复活的体现,就是我们从人脱胎成神的过程。如果这个过程中我们还夹杂着对常人的依赖,甚至被“内部消息”所带动,我们是否有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称号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