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里的明灯,浊世中的辉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衡量一个暴政有多邪恶,除了受暴政迫害者本身遭受暴行的惨烈程度,以及迫害涉及的人数多少,波及的地域大小,还有一个重要指标就是,暴政对外界(非直接受害者)的控制和影响程度。也就是,外界知不知道这场迫害,外界对被迫害的群体是充满仇恨还是报以同情,以及外界敢不敢于公开站出来谴责这场迫害。实际上,受害者遭受的折磨有多大,除了施暴者的邪恶本性外,很大程度上本身也取决于外界对这场迫害的关注和态度。按照这个指标,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无疑是历史上最阴毒,最邪恶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九年来,数十万人被非法关押,有名有姓的就有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数千人被关精神病院,无数人被绑架到洗脑班,多少学员失去工作,多少人被迫流离失所,多少孩子沦为法轮功孤儿,多少大法弟子的子女在学校遭到与其年龄完全不相符的种种欺辱,更是传出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以牟取暴利的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不过,这些只是中共捂得严严实实的迫害铁幕后面的冰山一角,当有一天迫害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全世界的人都会惊讶的瞠目结舌。

中共之所以能够制造出最邪恶的迫害,是因为它早就准备好了一个最邪恶的环境。

经过几十年的无神论洗脑,又是绝对“一言堂”的舆论控制,加上暴力强权造成的恐吓心理,形成了一种变异的党文化社会环境。在这个环境里,把对神的信仰当作是愚昧落后、无知反科学,人们对不认同的东西喊打喊杀。在这样一个氛围下,中共发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在用各种谎言煽动起民众的仇恨之后,老百姓对受害者就很难升起同情心,而且中共的暴力工具早已驯服了中国人,犬儒主义成为人们求生的本能。利用信息封锁和欺骗宣传,中共让很多人不相信这场迫害的存在,或者对这场迫害的系统性和残酷性持怀疑态度。在生活中,可以观察到一些奇怪的现象,就是那些口口声声不相信迫害的系统性和残酷性的人,却知道法轮功是最敏感的话题,明白为法轮功说话是中共统治下最危险的事情。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可以跳起来骂法轮功学员该死,但又矢口否认迫害的存在。想想看,他自己不正是在迫害法轮功吗?只不过他的权力有限,只能骂骂而已,如果他有权抓人,杀人,活摘器官,那还有什么暴行不可能发生呢?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这样一个背景的。共产党在被迫对人民松绑以后,中国人民对物质生活爆发出了强烈的追求,同时赶上了“经济全球化”这样一个机遇。有聪敏勤劳的人民,有发财致富的欲望,有海外的投资和技术,当然能制造出经济繁荣。但是,中共窃取了人民的血汗,以经济发展为执政合法性的依据,把经济发展上升到了意识形态和终极信仰的高度。不顾资源、环境和后代子孙的生存机会,盲目追求经济发展,鼓动全国人民一切向钱看,把挣钱当作共产主义信仰破灭后的替代品。西方媒体戏称现在的中国是“资本人民共和国”。但是,失却了社会公正的跛足经济改革,造成了可怕的社会现实。就业、医疗、住房、教育、社会保障、收入分配是中国社会面临的六大民生难题,在山西黑砖窑惊现童工,“太湖美”变成了污浊之水,大规模维权抗争事件不断出现。然而中共还在鼓吹现在是从未有过的“太平盛世”。

正是这个急功近利的表面经济繁荣,成为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另一个重要环境。

中共大肆威胁利诱海外政要和商人,积极渗透海外媒体和政界,发展亲共媒体和社团,并用金钱收买小国为其在国际上摇旗呐喊。中共手里的砝码有十几亿人的大市场,有勤劳廉价聪明的劳动力,有领土可免费出让,有土地可廉价出卖,有资源可随便开发利用,有环境供投资者污染,有严格的制度限制独立工会和独立媒体起来与外商争权利。这一切经济利益的诱惑,让海外的政客和商人趋之若鹜,对邪恶中共采取绥靖主义,对中共在人权和言论方面的迫害,装聋作哑,甚至主动迎合中共,讨取欢心。华人社区的学生会、同乡会、中文学校、行会联会等,都是中共渗透的目标。中共甚至大力招降在西方国家参政的华人,在政治上培养代言人。正是利用暴力强权和利益诱惑,中共让许多即使相信迫害存在的人,包括一些西方国家的政要们,也不敢站起来正面谴责中共,甚至在利益驱使之下还助纣为虐。

所以,这场迫害具足了欺骗性、迷惑性和残酷性。这场迫害不但在国内畅通无阻,而且在国际上失去了有效的监督和施压,从而使得中共更加有恃无恐。其残酷性更是体现在世人被中共蒙蔽以后的默不作声,中共从而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但是,邪恶正好彰显出正信的力量。

中共声称要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但是,九年过去了,法轮功不但继续存在,而且还在全世界洪传。面对严酷的环境,法轮功学员没有退却,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是在反对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实践着“真善忍”。中共散毒,法轮功学员就揭露中共,向广大民众讲清真相。媒体被收买了,法轮功学员就从街头讲真相做起,到今天,发展起了自己的媒体,有电视、电台、报纸和大量网站,有明慧学校和弘扬传统文化的艺术学院。有人说,是谁谁谁给了多少钱,那是他们真的是不懂得什么是修炼人。对于没有信仰、或者只信仰金钱的人,中共做一切坏事都是靠给钱才有人为它卖命,他们不明白法轮功学员自己愿意为大法付出的境界。简单的打个比喻,一万名学员,每人一年拿出个人收入中的一万美元,那就是一个亿。大法弟子除了简单的正常生活外,都愿意为大法付出,哪有什么办不成的事呢?

正是在法轮功学员锲而不舍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并公开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说话。高智晟、郭飞雄、李和平、滕彪、李苏滨、温海波等大陆律师敢于公开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力行,他们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慈悲行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的境界,证明了中共的宣传是谎言,证明了法轮大法是正法。

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古代中国等几大人类文明,在历史的风雨涤荡中,只有古老的中华文明传承下来了。经历了共产主义的生灵涂炭、几十年闭关锁国之后,在世纪之交,中国又成为世界关注的中心。这一切能是偶然的吗?当然不是,是因为一场久远历史早就安排好了的大戏要在这一茬人类上演,要在中国这个大舞台上展开——这就是法轮大法从中国传出,并将“真、善、忍”的理念播向世界。

在这个日渐纷乱,道德日益下滑,战争、仇恨、欲望肆虐的社会,“真、善、忍”对于中国,对于世界,实在是太重要了,那是神对人类的再一次慈悲。

多少年后,能够走到未来的人类,回顾二十一世纪之初这场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也许觉得那是不可思议的神话,然而正是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维护,使得人类走到了未来。

那是黑暗里的明灯,浊世中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