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讲真相 习惯成自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在这珍贵的历史瞬间,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利用常人的各种形式,履行着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今天主要和同修交流一下自己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把面对面讲真相容入自己的工作与生活中,如涓涓细流,润物细无声,虽不轰轰烈烈,却始终点点滴滴讲真相,自自然然救度有缘人的做法和体会。

以自身经历破谎言,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中国年我進京上访回来被拘留、软禁,失去了工作,也被剥夺工资。一时间我在派出所、610、街道、教育局都挂了号,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当时自己的状态很好,头脑简单,虽然师父还没发表新经文,也知道这是大气候反过来了,决裂名利情的时候到了,我不会向任何压力低头,要堂堂正正做个修炼人,用自身修大法的经历破除谎言,证实大法的美好。

我家离单位不远,上下班走二十多分钟。每天下班的路上利用买菜、买粮、买豆腐、修自行车、修鞋等与人接触的机会,用自身的经历讲大法真相。我用从大法中修出来的善体谅对方。看他们那么辛苦,买东西时我就很自然搭话,“生意怎样”、“干这行真不容易呀”等,不计较价钱,不看秤高低,对方没零钱就说不用找了。聊天中一般对方常问我的工作,在哪上班?一听我说某某学校,都会说“好哇!工资高。”我如实说不高,每月200元。问“为什么?”,也如实说“因为炼法轮功”,并顺势讲自己炼功祛病健身的经历,媒体造假骗人的真相。啊,某某学校炼法轮功的就是你呀!有时碰到中老年我就问多大年纪?身体怎样?这个年龄段的人,一般身体都有点毛病。我就说自己以前有什么什么病,现已几年没打针吃药了,是法轮大法给了我健康。打开话题就开始讲1400例的骗局,讲“剖腹找法轮”的荒唐,讲“豪宅”的张冠李戴等,走哪讲哪。我讲的自然、适度,一般人都能接受。有的老师也对我说某某商铺的老板也知道你炼“法轮功”,这一片都知道。离休的老领导也说,我坐车都有人打听你,也知道你炼功,但还不认识你,打听你的为人。我说人可好了,可惜呀……有的功友说我“你讲真相总先把自己卖出去”,我讲真相时头脑简单,感觉心里和这些最底层的人亲近,就象和朋友聊天,没有安全或不安全意识。所以我面对面讲真相时,聊到哪讲到哪,堂堂正正,自自然然,不回避工作单位,没有顾虑、没有怕心、没有保护自己的意识。

学法修自己是救度众生的前提

随着师父的经文不断发表,对“救人”有了理性的认识了。学法让我悟到,既然史前已经给了我们最好的,那今生与我相识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学生邻里等都是与我最有善缘的,都为了到关键时刻等我救度的!所以,我要设法创造各种救人的条件与机缘,救度他们。如主动的拜访本地与异地的同学,参加他们的婚礼,小范围的师生聚会等。有的学生是处局级干部,有的经商下海。很多人得到救度。

在实践中我们必须注重修自己,给常人一个大法弟子的良好形像,让人觉的大法弟子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千万不要与人格格不入。我平时真诚的与邻里、同事交往,跟大家友好相处,默默用法去指导自己的言行,稳定的在工作与生活中面对面讲真相。

对于认识并经常接触的人,我不急于讲真相,而是有意识接触,个别沟通。这样许多人都愿意和我说心里话,打下讲真相的基础。在家里,我善待家人;与邻里,我主动扫楼梯,帮助老人和孩子;在单位,给年轻老师导课、说课,帮校长写材料、打扫卫生、摘菜、打饭等。还经常有意识的和老师聊家常,有的老师和丈夫、婆婆闹矛盾,就站在法的角度劝解,很多老师都愿意和我沟通,为讲“三退”奠定了基础。讲真相的智慧源源不断,不够用师父还会给予帮助。讲的过程中,着重让其明白我讲的是与其性命攸关的问题。

正、副校长和邪党书记都“三退”了

我零五年刚从劳教所出来回到家,在老同事聚餐时,我们两个同修一个也没劝退。为什么?通过学法、切磋,明白了:当时是掺杂着人心讲的,心想“这人行不行啊?”“看样够呛”……用人心能救人吗?师尊在《元宵节讲法》中说:“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你让它好它就会好;你无意让它好或心里不稳,就不容易正过来。也就是说正念要足。我真的在救度你们,我真的是告诉你真相,效果就会好。”对,就抱着一颗大善的心:我就要救成你。我第一个到校长家向她讲“三退”。我以“情”开场,她对大法真相早就明白了,所以就讲“三退”。我说这些年因我的信仰问题给您添了不少麻烦,我很感激你对我的帮助,我忘不了你用党票向上级部门保证,避免我去“洗脑班”。然后顺其人的执著——惜命,讲大劫难“十户难剩一”、“穷人一万留一千、富人一万留二、三”的淘汰人数巨大。讲“九评”、“三退”洗印记及“亡共石”、优昙婆罗花等。我看她听的很专注,又说,咱不管谁掌权当政,咱关注的是在劫难来时咱亲朋好友的平安,是不是?她插话时我发出一念:铲除你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今天必须救了你。我送她一本《九评共产党》和一些真相光盘。她说行,你先给我退了吧,我再看看这些资料。两年后在通电话时,她又替女儿和当警察的侄子做了“三退”。

接着我又到副校长家。路上我就对她发正念:“今天我必须救了你”,接着清理她周围的环境。见面后我说:“校长,咱们共事十几年,我从没登过您的家门。今天既来探望您,同时也想跟您说一件重要的事。”接着我就讲“九评”和“三退”,“天灭中共”、退党保命。我强调“三退”是退出政治,不是参与政治,她觉的有道理,同意“三退”,后又再三请我去到饭店吃饭。这位校长平时表现思想保守,她能顺利“三退”,让我体悟到只要我们讲真相时思想纯净,人明白那面就会突破他自己的人的障碍,为自己生命永远做出美好的选择。

一天我和邪党书记在路上碰到了,我说“书记,正好有一事一直想和你说。要不是性命攸关的事,我不会跟你说的。”“什么事这么严重?”“你没听说“三退”自救保命吗?现在国内外的华人都退冒烟了!高官都在退呢!”于是就讲“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等。“你说这么大的事,我能不跟你说吗?现已退几百万了(注:讲真相当时的数字)。这么多人相信的事,能是偶然的吗?一文不花,就买个保险,不给‘万一’留后患。”我看她有点犹豫,又讲“藏字石”、“婆罗花”和国内外预言,之后我说我帮你退了吧?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看现在的天气,正常吗?我的为人你还不相信?“行!那你把我姑娘也退了吧。”我告诉她给孩子退得孩子自己说了算,但一定要告诉孩子要从心里脱离了邪党,心里记住“法轮大法好”。她最后嘱咐我可别告诉别人啊!

团支书是新来的教师,我主动接近她,聊家常,也很快退了。普通老师从身边一个个讲起,有的党员说我早想退了,用真名退。有的不但自己退,还带全家退出。当然也有个别不退的,也有讲多次才退的。本来就是个只有几十人的小单位,现在做了“三退”的已经有近三十人。我还在继续讲。

给亲朋好友讲真相效果更好

向亲属讲真相劝“三退”更方便,更易讲透。我的外甥女不但自己退了,还帮朋友、同事退了近20人。她那个上小学的孩子被谎言毒害,党员奶奶还辅导孩子写作文谤大法。外甥女明白这是救命的事后,便回家跟奶奶讲,奶奶、爸爸都“三退”了。

一个没见过面的晚辈在政法大学读书,是党员又是学生会干部。对这类知识层又不信神的大学生讲真相,得让他看到才服气。于是,我拿优盘给他看大法洪传世界盛况、“藏字石”、“优昙婆罗花”、“三退”游行场面,他很震惊,说他在法院实习时还接触过法轮功案子呢!太危险了!我们边看边讲,由“自焚”到活摘器官;由预言到天灾;由耶稣讲到释迦牟尼,还讲到舍利子怎么回事等。他明白了,不但自己退了,还说全班都是党员,要救他们呢!回校后,为了协助他多救人,我发短信与他联系。他回短信说:“好开心呢!能得到你的指导好荣幸啊!也正因为你,我的世界观和我的道德观才走上了正轨。这让我在面对李老师的弟子时,良心上已变的更为心安,为此,再次的感谢您!”多好的生命啊!

八十高龄的父亲是离休老干部、老党员。我两次讲真相他便退了。亲属中凡是明白真相的,该退都退了。有个别亲属暂时不愿听真相的,我尚待努力。我相信他们都会得救的。

我不断的在头脑中搜索自己认识的人中我还没有给他(她)讲真相,找机会用电话、书信或见面救度。有个同学是某市招办主任,三十年没见面,也没联系,一个电话打过去就“三退”了;有个学生是副局级,29年没见面,我冒昧去封信留个手机号,他高兴的同意“三退”,还为老师能想着他表示谢意。这个学生和我的一个老同事住在一个地区,我让他帮我打听老同事的地址,一天之内就把地址电话找到给了我。时隔25年,这位老同事电话中退出了邪党相关组织。

只要你想救谁,师父就会给你安排。

顺其人心,智慧救度陌生人

“七二零”之后,我一直坚持面对面讲真相,常常感觉真是师父在把可救度的人推到我跟前来的。这些“偶然”碰到的人,需要我们主动去做。我都是根据当时情况,自然搭话,寻找机会。在上下班路上遇到同路之人,主动问“请问几点了?”“看天气预报了吗?今天怎么这么冷?”看到有人需要帮忙,就伸手相助。看到有人在路边发广告、问路、打听事、买东西、修电器等等,只要有和别人接触的机会,无论谁主动说话,只要对方能乐呵呵的和你说话,就是讲真相的机会。搭上话,就可根据其年龄、职业、文化、信神与道德观念,找出讲真相的突破口,顺着其人的喜好、执著去讲真相,也就是顺着人心去讲,效果比较好。

一天我上新华书店买书,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在看书。我问:“你看什么书呢?”她无奈的说:“保健书呗!身体多病,啥也干不了。”我想那就顺其心来吧。我告诉她自己原来也一身病,现已十年没打针吃药了!“咋治的?”“炼‘法轮功’炼好的。”她一听,眼睛一亮。“是吗?我和你们师父的爱人一个单位,那时我俩关系还挺好呢!你师母有时给我讲她爱人炼功的事。”我告诉她师父全家早去美国定居了。媒体有关师父和大法的事都是造谣、谎言。全世界都知大法好,并告诉她平时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心受益得福报等。她非常高兴,一再谢谢我。我都很多年没去重庆路新华书店了,来这一次却碰到了与大法缘份这么大的生命,我也很高兴。

一天下班,路过路边的小书亭,书亭的女主人跟我很熟,讲真相认识的。里面坐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是她妈妈。她说我妈信佛。我想,那就顺着这颗心谈吧。我说咱俩都信佛,你比我信的时间长,咱就聊聊修炼的事好吗?她说行啊!我就问她什么是“开光”、修炼修什么、怎么修、什么是性命双修、佛教是修副元神等等,她啥也说不出来,我就给她讲。她说你咋明白这么多?我说我修的是法轮佛法,就是法轮大法。她很惊讶,接着我就讲大法真相,自焚谎言等。她说:大法这么好,可我都皈依了。我说我们师父说了,皈依只是人的形式,代表不了什么。她说,我明天去保定姑娘家,等我回来你教我法轮功吧!我说行,那你这段时间就经常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这是现在真正的佛号。

一次在火车上,我对面坐一位刚毕业留校工作的大学生,大家聊的挺好。她说她有时梦中的事很灵验,举了几件事。我说宇宙时空、人体的奥秘非人所能探知,唯有佛法能说清。“真有佛吗?”我说,释迦牟尼不是佛吗,历史上不也确有其人吗?我就拿出优昙婆罗花的照片说,三千年罕见的佛花盛开了,给你看看。“真的吗?哎呀!真的。那啥意思呀?”“问的好。三千年前佛的话兑现了。”我就讲大法真相。她明白了。我接着问:“你是党员吗?”原来她在学校党委工作,大一就入了那个邪党。“亏你碰到我,”我接着讲“三退”洗印记……,结果她起个小名她就退了,高兴的直说“我每次坐车都能碰上有缘人,我真有福啊!”我又嘱咐她有机会告诉亲朋好友记住“法轮大法好”,入过党、团、队的写个声明贴到公共场所,也是灾难前保命的应急措施。她答应了。

我就是这样面对面讲真相,基本上能做到讲一个就明白一个。有的明白了他再去救更多的人。

另外,有的亲朋好友虽然自己已得救,只要再见面,我仍会再進一步讲救人的重要,让他们注意看自己身边还有谁能救度,尽量多救人。结果有的再回去跟姨家人说,有的又跟婆家说,有的又跟同事说等等,真起到了一传十的作用。

我们在社会中“云游”,成就着救度众生的大业,这是宇宙中令众神都羡慕的事。“但是如果每个大法弟子不去针对个人、个体去讲真相的话,不去在社会上去讲真相的话,那么常人表面的这种思想转变过程,神不会给他们每个人做的,所以人表面的这方面的东西,大法弟子是要去做的。”(《美国首都法会讲法》)面对面讲真相多重要啊!只要你保持一心为救人,没有东张西望的担心,没有“一旦”、“万一”的怕心,哪有不安全的因素呢?如果每个大陆大法弟子每天面对面救一个人,全国几千万大法弟子每天能救多少人啊!

个人经验和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