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众生觉醒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在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中,所遇到的趣闻,现整理于后,希望对同修面对面讲真相能有所参考。

故事一:“咱不与共产(邪)党同流合污”

麦收期间,一偏远农村,村口一池塘边,柳树成荫,很多村民在树下吃午饭。真相资料已发完,决不能错过这救度众生的绝佳机会,干脆面对面讲吧,“求师父给弟子开智开慧”,我本能的发出一念。

瞬间自行车已到村口,我礼貌的跳下车。一老年农妇先开了口:“天热呀,坐这儿歇歇,凉快凉快”。我心里谢师父,嘴里谢农妇,很自然的坐在农妇坐的那个已放倒的树干上。

我问她家麦子的产量,同时建议她少卖粮多存粮,很自然的从汶川地震谈到了南方的雪灾水灾、北方的沙尘暴、安徽的瘟疫、中原局部的旱情。大家公认“今年中国是个多事之秋”。这时我告诉大家:“大灾之年,对共产党不要抱任何幻想,灾情越大,共产党越不会开仓放粮,五十多年来,很多事实已证明了这一点,咱老百姓存粮自救是根本。”这时,远处一老大爷接了话:

老大爷:看看,这位大姐的看法和我一样吧。(他指着一小伙)你小子刚才还和我犟,我看你在城里上几年学,被共产党灌迷魂药,灌迷了心窍,你敢信共产党?共产党要是有一点点人性,六零年,你爷就不会饿死!你爷死了,你奶把你爹、你姑拉扯大,遭了多大的罪?!要不是咱老×家族大人多,都帮你奶,早就没你们这一窝了。六零年光咱村就饿死三十多口,死绝七八户。共产党见死不救,饿死那么多人,它都不开仓放粮,这在历朝历代都没有的,这是大恶!老天爷都不饶它!早晚要遭报应的!你看庄香妮家,她老公公六零年是咱大队支书,就是他领着人来咱村,把粮食都拉走的。过了六零年,有吃的了,她老公公得个厌食病,看着好吃的,他吃不成,他也得活活饿死,这叫现世现报!老天爷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哩!

我一听那小伙“在城里上几年学”,就赶忙问:“你在城里上学,入团了没有?要是入团了,赶快退,咱们国家现在退党、团、队人数已达三千八百多万,共产党太腐败了,老天爷要灭它,共产党的高官都在退”。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显得很吃惊。小伙说:“我没入过团,也没入过少先队”。老大爷掂着座,挪到我跟前,小声问:“这位大姐说的可是真的?共产党真的快完了?老天爷真的要灭它了?”当他听完真相、得到肯定答复后,老大爷给我讲了个故事:

老大爷:“我十一哥当年在上海行医,是中医,医术非常高明,淞沪之战我十一哥所在的医院自然就成了战地医院;后来又随国民党军队转移到四川。在四川,我十一哥结识了一个修道的朋友。在国民党撤离大陆后,共产党接管他们医院,因为我十一哥医术高、名声也高,共产党不肯轻易放过他,他宁死不跟共产党干,后来装疯,才逃了出来。随即去找他修道的朋友。修道人说,他此生修道机缘不成熟,如果此生能守德保节,可促成下一世的修炼机缘。我十一哥说啥也不走,无奈,修道人才对他说:‘万魔临世,人类在劫难逃,道观、寺院首当其冲,你现在进观,不但修不成,反而断送其永远。你现在回家,以你的医术,济世救人、多行善事,莫聚财、积德守节,保平安,力求善始善终,这才是上上策。以后如何,全看你这一世的造化了’。

十一哥回来后,谨记道人的话,以他的针灸术和中医术(只开处方,不买药)义务给人治病,治好了许多疑难病,救人无数。因此族人、村民和方圆的人们都很敬重他。

后来牵扯到家族中这些孩子们长大后在学校入团、入党的问题,十一哥给家族中下了一道死命令:‘凡老×家族中后代,不准参加共产党的任何组织,各家管好自己的孩子,切不可因为眼前的利益,断送子孙后代的前程。共产党祸国殃民五十年,最多不过甲子年。五十年后,天灭共产党!这都是有定数的!’

十一哥说的一点不错:从四九年到现在,已经五十八年了,共产党真是好话说尽,坏事干绝!九九年农历十月,我十一哥去世。临走时,他说:‘共产党气数已尽,天要灭共产党了。这期间要死很多人,老天爷不会放过一个恶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咱老×家只要能守住德,不与共产党同流合污,到时候老天爷自会保佑咱,甚至会有神来搭救咱’。

快十年了,我们一直盼着这一天。从近几年的天灾人祸来看,我们相信十一哥的话,天是在灭共产党!今天,我们终于听到了这个消息。老百姓常说:饿不死,就不造反。六零年饿死那么多人,老百姓就没有造反。共产党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拿着老百姓的善良本性来耍戏。它得益于中国人的“善”反而再欺“善”,天理难容啊!”

老大爷讲完了,显得有些激动,凡在场的人都显得有些兴奋。我后悔把所有资料都发完了,甚至连个护身符都没有。

我告诉他们:“心中牢记真、善、忍,大法救度善良人;常念法轮大法好,天灾人祸命能保!天灭中共,退党保命!”

老大爷命那小伙把这几句话认真的记下来,又叫他念几遍,核实无误后,自言自语的说:“这几句话不是一般的话,好象是天机。”我说:“对呀,这就是天机呀。真、善、忍是三字真经,是宇宙最高法理!法轮功就是修真、善、忍的。天灭中共,修炼人最先知道,所以,我们现在忙着到处救人呐。”老大爷似乎又明白了什么,显得非常激动,看着我,一个劲说谢谢!谢谢!

回程中,我感慨万千:天意顺乎民意、天人如此感应,中共岂能不亡?!

故事二:“共产党斗不过法轮功”

麦收期间,到偏远农村发完资料,回程中,离县城还有七八里,天稀稀拉拉下起了雨。我一边加紧蹬着自行车,一边求师父,因为我没带雨具。刚进外环路,雨下大了,路边一排新建房,都关着门,只有一间门开着,门口坐着一老一中两位男士。

大法弟子身边没有偶然的事,这是该明白真相的人,我推着车向他们走去。他们表示欢迎,给我搬个小马扎,我在他们旁边坐下。

他们好象是接着原来的话茬在聊,大意是骂共产党是土匪,只顾面子工程,不顾百姓死活,抢了他们的土地,断了他们的活路。凡能骂的话全用上了,最后唉声叹气,无可奈何的沉默了。

我安慰他们说:咱老百姓快熬到头了。人不治天治!天灭中共、拯救百姓!我从当前的汶川地震、贵州的亡共石;从古代的窦娥冤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从天安门自焚伪案到中共虐杀法轮功学员三千多人;从天降《九评》到现在的退党三千八百多万、以及法轮功当前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唯中共镇压。最后告诉他们退党保命、退党救国。

老者说:“我们两家都没有党员,我们早就知道共产党不是个东西,是一群乌龟王八转世!”我不由笑了,觉的这个说法挺新鲜。“你还别笑,你刚才说法轮功是修炼人?和修佛、修道一样?”我说:“是呀。道家重点修真,佛家重点修善,法轮功是真、善、忍同修。”老者说:“我不管你们重点是啥,反正都是修神的,对吧?如果法轮功真是修神的,共产党跟法轮功斗,就是一群乌龟王八精在跟神斗,它必死无疑!那《西游记》上的妖怪,哪个能斗过孙悟空?你俩别笑,我给你俩说个故事:

“话说乾隆皇帝最后一次下江南,一天,龙船行至江心,天色已晚,所有船上宫灯齐明,江面上灯火辉煌,如同水上仙境,这一下惊动了长江水府的一群乌龟王八精,它们游过来拦住船头,船走不动了。随从大臣急忙报告乾隆,乾隆立即起驾前来察看。为首的乌龟精看见乾隆皇帝,开口说了人话:‘皇帝陛下这是第六次渡江,恢弘气派令我们大开眼界,我区区江泽水族岂敢挡驾?只是您身为皇帝,贵为天子,我们借此万古良机,冒死挡驾,只有一事相求:求您代我们问问玉皇大帝,我们何时才能投胎转为人身,也来享享这人间的荣华富贵?’乾隆皇帝听罢,哈哈大笑:原来这一群乌龟王八精想转生为人,享人间富贵。‘好!’乾隆皇帝笑罢,对这一群乌龟王八精说:‘区区小事,不用惊扰玉帝,我就可以告诉你们:随转身手指宫灯,看见这宫灯了吧,你们记住,等到这灯头朝下时,你们就可以转生为人,来享这人间富贵啦。’

乾隆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几百年后有电灯,你们看,这电灯现在头朝下了吧,那一群乌龟王八精都纷纷转生成人,来祸乱人间。你们再看看,现在共产党的干部,哪个象个人?披着一张人皮,其实它不是人,老话说的好哇:万恶淫为首。现在共产党的干部有几个不嫖的?哪个不是把吃喝嫖赌都占完了?共产党是又当婊子又立牌坊、好话说尽坏事干绝,流氓不到家就当不了共产党的官。我们早把共产党看透了:一群乌龟王八、妖魔鬼怪!只要法轮功坚持到底,共产党斗不过法轮功!”

故事三:“共产(邪)党里没忠臣”

汶川八级大地震更突显大法弟子救人的紧迫。汶川八级大地震也更进一步擦亮了中国人的眼睛,使更多的人认清了它的本来面目。下面是两位干部的趣谈:

干部甲:那些当官的吃饱撑的没事干,尽出馊主意,放着那么多正事不干,叫咱们来擦电线杆,要环保局干嘛?

干部乙:伙计,别牢骚,这可是政治任务。

干部甲:什么政治任务?擦电线杆就是政治任务?

干部乙:你真不知道?工业路、南环路、教育局家属区、师范家属区、新苑小区、包括最繁华的城区办事处都出现了法轮功的小标语:天灭中共、退党保命;退党超三千九百万,上面还有退党网站、退党电话。

干部甲:那又怎么样?自从共产党开始打压法轮功,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就没消停过:传单、小册子、小标语我们见的多了,也没象今天这样如临大敌。

干部乙:这不是迎奥运吗,听说市长要亲自来检查,县太爷能不慌吗?

干部甲:又是应付检查!上面一来检查,就苦了咱们。

干部乙:你没听说过:“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一级骗一级,骗子骗骗子,不骗升不了官,司空见惯。共产党里没忠臣”。

干部甲:(若有所思)对!共产党里是没忠臣!如果共产党里有忠臣,它就不会光犯错误了。还是《九评》里分析的对呀:打右派,它搞错了,二十年以后再平反;搞人民公社,把人搞得一穷二白,最后散了;十年文革,十年浩劫;“六四”死了那么多学生;又把法轮功迫害死那么多,还把人家的器官活摘卖钱;这次汶川八级大地震又知而不报,又使那么多无辜死于非命。如果共产党里有忠臣,它能永远犯这种不该犯的错误?死这么多人它一个“平反”就完事了?

干部乙:(笑)共产党不犯错误就不是共产党了。它就是因为“平反”不起,所以它才一“骗”到底。伙计,共产党不“骗”就不是共产党了!唉,那本《九评》真是越看越有味!写这本书的人真是太伟大了!

干部甲:(惊喜的压低声音)你也有本《九评》?

干部乙:(神秘的笑了)。(俩人该分手了)

干部甲:哎,我说伙计,法轮功的小册子上说:撕毁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要遭报的,擦电线杆时,你要真碰上,可别真撕呀。

干部乙:我知道。共产党里没忠臣!咱还是保住自己,回家给孩子老婆当忠臣吧!

故事四:“共产(邪)党不如张衡爷爷”

列车上,偶遇一南阳某幼儿园的小女孩,大约四五岁,聪明伶俐,活泼可爱。

汶川八级强地震,是当前人们的热门话题,在列车上,素不相识的人坐在一块,很自然的就聊到了大地震,特别是聊到:地震三天,共产党还没进入震区,错过七十二小时黄金救援阶段,人们仍是愤愤不平,为那些无数被中共延误致死的生命而激愤,为那些死于“豆腐渣工程”的中小学生而惋惜、叹息。

其中一男士叹息道:“唉,不管怎么说,共产党最后还是干了点好事:那些安置房、食品、防疫、转移伤员,这些善后工作还是跟上了。”

小女孩突然接话道:“不对!共产党不如张衡爷爷!张衡爷爷早就发明了地震仪,小地震都能测出来,共产党连八级地震都测不出来,共产党就是不如张衡爷爷!张衡爷爷就是我们南阳人。”小女孩显得很自豪。

小女孩的姥姥,伸手捂小女孩的嘴,不让她说。

另一男士说:“对!小孩嘴里掏实话,共产党就是不如张衡爷爷!事实明摆着吗,不让说能行”?大家哈哈笑了。小女孩的姥姥似乎不那么紧张了。

故事五:“司马光、孔融也是共产党培养的吗?”

汶川八级强地震后,中共为了转移国人的视线,逃避国人的谴责,匆匆组织了一个阵容庞大的“英模报告团”,在全国各地乱窜,这不仅严重扰乱了全国人民的生产、生活,同时也严重扰乱了人的正常思维。下面是父子俩的对话:

爸爸:亮亮,你都十七岁了,都上高中了,还自己管不住自己,不让你上网,你总是不听。你看中央电视台最近播出的那个九岁的小英雄××,地震时,他已经跑出来了,当他回头看到小朋友被压在瓦砾中时,他不顾自己的安危,又回头去救小朋友。还有,他十天没见到自己的家人,都没哭,你看他的自我约束能力多强。在这些方面你都要向他学习。

亮亮:爸爸,我问您个问题:您说司马光、孔融也是共产党培养的吗?

爸爸:当然不是。

亮亮:那就对了。我就觉得司马光、孔融这些古人都比现在人聪明!哎,您别瞪眼呐,我说的都是实话。您看:司马光救人,是把缸打破,让水流出来,缸里没水了小朋友自然得救了,自己也没什么危险。如果按现在人的思维,那司马光准得“不顾自己的安危”也跳到缸里去救人,结果没把小朋友救出来,自己也白搭一条命,是不是?

您刚才说“中央电视台最近播出的那个九岁的小英雄××”,中央电视台是正常思维吗?拿一个九岁的孩子开涮?从瓦砾堆中救人,是九岁的孩子该干的事吗?中共在震前对汶川八级强震知而不报,震后三天进不到灾区,错过了七十二小时黄金救援阶段,为了逃避国内、国际的舆论谴责,匆匆抛出一个九岁的孩子为其遮羞?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吗?再说了,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央电视台是在做一件违法的事:九岁的孩子,在家由父母监护,在学校有老师监护。中央电视台在干什么?拿这么单纯的九岁儿童,来误导青少年、误导全国人民。为了共产党的需要,它们根本不顾一个九岁儿童的心理、精神、生活等诸多方面的承受能力以及对他的未来着想。让一个九岁儿童跟大人一样,在全国各地奔跑,跟大人一样接受各种各样的采访,这不仅是对儿童肉身的摧残,更是对其精神与灵魂的摧残!这么小的孩子,刚刚经历了面对死亡的恐惧,还没有从恐惧中完全挣脱出来,又被无情的抛入“极端的欢乐海洋与五彩缤纷的政治光环”中。这种反差,大人在心理上都很难调整,更何况是一个九岁的儿童。我真担心:这孩子将来也和您一样,不可能再有正常人的正常思维了。如果我是这孩子的父母,我非告中央电视台不可!

爸爸:(恼怒的)你怎么说话呢?(转而惊恐的)这些话你是从哪儿听来的?这也不象你原来的思维呀,我怎么听的心惊肉跳的?

亮亮:您说对了,我的确不是“原来的思维”了,我非常庆幸我能够从“非正常思维的模式”中挣脱出来。为此,我非常感谢我在网上认识的那个法轮功朋友,是他教会了我正常思维的能力、教会了我独立思考的能力、教会了我辨明是非的能力。“真、善、忍”不仅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也是衡量社会文明程度的唯一标准。爸爸,您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自从我在网上结识了那个法轮功朋友,我的生活质量、精神境界、内心世界都发生了质的变化:我不再浮躁、我不再盲听、盲从、盲信,“真、善、忍”犹如一股清泉洗涤我的灵魂、荡涤我的心灵,这就是“浊世清流”的真正含义!爸爸,我现在生活的非常充实,所以请您不要再干涉我上网。同时我建议:咱家的电脑您不要再锁着了。我可以到网吧上网。关键是您,敞开心扉,别再拒绝法轮功,听听那些“天外来客”的声音,堂堂正正的活一把,为自己,也为我,活出个真正的自我来。

在您和法轮功的交往中,逐步恢复到正常人的正常思维时,您就会明白:司马光、孔融、和“中央电视台最近播出的那个九岁儿童”的善举,其实都不是共产党培养的结果,而是人与生俱来的善良本性,是人性中最闪光的部份。当共产党需要以中国人的善良本性为自己遮羞时,它们就会象对待那个九岁儿童那样;当共产党认为中国人的善良本性足以对它们的政权构成威胁时,它们就会象对待法轮功那样。爸爸,这正常吗?

“天安门自焚”是一个骗局,偌大一个执政党,采取如此卑鄙的手法,陷害、镇压一群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天理何在!天若不灭中共,我们华厦是“国将不国”!爸爸,退党吧,用化名都行,天只看人心,为您、为我、为中华,退出这个十恶不赦的恶党吧,这也是您最大的善举呀。

爸爸:(一把搂住儿子,非常激动,好一阵才松开)儿子,你比爸爸强,你比爸爸活的明白。你告诉法轮功:咱用真名退党,就用真名!

亮亮:(也非常激动)爸爸,您真好!好,我现在就去网吧,告诉法轮功去。

爸爸:(一把拉住儿子)走!咱回家上网去!让我也认识认识你那个法轮功朋友!

故事六:共产党又开始犯错误了

在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中,感人的故事很多,只随手拈来几束捧给您。

在写完前五个故事后,我忽然想起九九年那个“黑色七月”,大法蒙难,许多基层干部被迫卷入这个黑漩涡中,有人被呛了几口水,马上挣脱了出来;有人在利益面前抛弃良知沉沦下来。下面这个故事耐人寻味:(虽然已时过境迁,但较有代表性。)

性格开朗的工会主席这几天显得格外沉重,很少说话。一天晚上,他一个人到我家(过去总是带着夫人),坐定后:

工会主席:我这几天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收缴法轮功的书,我怎么越收心里越发毛,每看到法轮功人员的眼神,我打心底往外冒凉气:他(她)们几乎说的是同一句话“主席,希望您把这本书(《转法轮》)看完再上缴。”而且他(她)们在交书时,都哭了。根据以往的经验:共产党的历次政治运动都是错的!我怀疑,是不是共产党又开始犯错误了?我在这个位置上,我该怎么办呢?

我:我以为你今天晚上来收我的书呢。(那时我得法不到四个月,《转法轮》第三遍我还没看完)

工会主席:不、不、不!别误会。我只是心中没数,我知道你也在炼法轮功,今天晚上是来领教的。

我:领教倒是不敢当。我也是那句话:希望您尽快看看《转法轮》,然后作出自己的判断,别干糊涂事,别给自己留遗憾。

后来工会主席通过读《转法轮》,知道共产党又开始犯错误了。他把已收缴的法轮功的书全部退还给法轮功学员。而后,顶着压力上书局党委,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同时拒绝上报法轮功学员名单,在他的职权范围内,有效的保护了我单位的法轮功学员。

实质上,我单位的第一期关于法轮功的学习班其实不是法轮功学员,而是工会主席。在会上,工会主席把他对法轮功的认识印了许多份,散发给与会者,为法轮功据理力争。在局党委对工会主席作出撤职处分时,工会主席索性把那些资料大量复印,在全局散发。从某种意义上讲,我的面向社会的第一份关于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出自于不炼法轮功的工会主席之手。工会主席最后被逼内退。

这件事情虽然过去九年了,由于此事当时在当地的轰动效应,至今人们提起此事,仍对工会主席敢于秉持正义的精神交口称赞。特别是退党(团)人数已超四千万的今天,人们对工会主席的远见卓识更是佩服至极。

今天我把这件“陈年旧事”写出来,主要是想告诉人们:共产党对法轮功的镇压,一开始就是不得人心的,一开始就遭到人们各种方式的抵制,所以天灭中共是必然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