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与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前段时间,有的同修把《七年资料点生活》中谈到的不少矛盾归于“误会”,并提出多沟通多交流来解决。实际上,很多时候是无沟通机会的,而且沟通是人“解决问题的办法”,不是真正的对旧势力的否定,更不是修炼人真正的升华。

修炼中,同修间无法沟通或不能解释的事太多了。

例如,当我第一遍看《对澳洲学员讲法》时,觉的录像的技术水平不是很高,但一想,会场看起来布置的挺仓促,远不及其它法会那样庄严考究,看来海外同修也挺不容易的,也有不少难处是我们大陆同修想不到的。接着网上出现数篇认为拍摄录像的同修拍的不够好,不敬师不敬法的交流,多数为大陆同修所写。

我想,我们大陆同修可能没有注意到,讲法会场虽简单但听讲的同修大都坐的笔直,从镜头根据师尊的动作移动而不断的调整、中英文语音的多次调整转换完全可以看出同修非常用心,而且,拍摄录像的同修一定是专业人士吗?海外同修繁忙而人手非常短缺的情况下能随时都找的到专业人士吗?从这些方面看,能说海外同修不敬师不敬法吗?

面对大陆同修的指责,海外同修又不能解释,也就是无法“沟通”。对师尊讲法的光盘,对素未谋面从未有过任何心性摩擦的海外同修,我们的心态尚且如此,那么,对自己地区的资料点同修就可想而知了。

我觉的关键原因在于同修中普遍存在的矛盾来临时习惯成自然的向外指责挑别人毛病的心。这颗心几乎渗入我们的心灵深处,处处都能体现出来。

确有很多矛盾的出现是由于误会造成,也确是旧势力黑手坏神在间隔大法弟子,可它能间隔成是因为我们能够被间隔的了,否定它的最好办法是我们自己修好,同时对同修的不足(不管是旧势力间隔造成的假相还是同修真的做的不好)慈悲的宽容,不给邪恶可乘之机,尽量不给正法造成损失。

例如,《九评》刚出来时,我们都知道不和别的真相资料一起发放,可过了不久,大资料点印的资料就把九评和大法好的内容放在了一起,有的同修忿忿不平的指责大资料点,甚至有同修不发。几年以后,我才知道,当时是明慧通知了大资料点可以一起做了。固然,许多同修不知此事,直到师尊讲法讲到可以这么做的原由。可是,不能得到解释的这段时间不正是给我们修炼的时机吗?让我们放下资料本身的对错反观内视自己在这件事中的心态,是不能容忍别人的“错误”而揪住不放,还是一颗共同圆容做好助法之事的纯善之心。在实际修炼中,又有多少同修在这样修自己找自己呢?

再例如,前段出现的明慧卫星广播播音时段与晨炼时间不符的问题,有同修几次三番去信反映此事,言语间透露的信息是:你们搞错了,都耽误我们炼功了,快点改过来。有多少同修在连续数日清晨三点五十分收到其它节目时内心不去指责明慧广播电台的同修而默默向内找自己的呢?面对别人的“失误”,我们的第一念是让别人改还是放下表面的对错看自己?

我曾发过资料,做过小资料点,搞过技术,后来進入大资料点承担部份工作,体会过各种心态,也体会过同修间的冷暖。其实,说“冷暖”是句常人话,因为那都是我修炼的环境,是我要走的路。曾经最刺激我的是,一个协调人被绑架后,周围曾与之有矛盾的同修压抑不住的“高兴”,这样的事也同样发生在我流离失所之后。

这刺激也使我痛下决心,我一定要把挑人毛病的心、不希望同修好的心、用别人出事证明自己对的心统统修去。

当经过数次剜心透骨的痛苦和向内找,我终于放弃了这些恶的物质时,我的心时常充满了善与慈悲。

资料点和在家同修之间的矛盾的存在,本来也是双方共同提高的好机会,因为我们是在修炼,不是合伙分工做事。如果能把证实大法的事放在首位,在此基础上向内找,环境将会越来越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