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尽妒嫉心的根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妒嫉心我有,但真正意识到妒嫉心可怕至极、危害之巨还是在最近。邻居是我老伴的妹妹,两家订盖房拉齐,可她后盖却超我一大块,自她盖房后,我家总不顺利,口舌是非糟财,我太恨她们了,简直恨之入骨。后来她生病,咋治也不好,越来越重,这回我是真高兴,心真亮堂,叫你坏,这下遭报了。后来她要和我学功,我心想:谁学都教,就不能教你,你良心不好,自己姐姐都调理,我就等着看你的热闹。

有一天学“妒嫉心”这段法,师父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今天我跟炼功人讲,你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你想要达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妒嫉心必须要去掉。所以我们把它拿出来单讲。”学这段法时,我感到师父敲着我脑门跟我讲一样,我明白师父警告我这妒嫉心必须彻底去掉了,她应该得法了,为了修炼放吧。就在我定下去掉妒嫉心那天,她忽然進到我家院子里来了,我明白这是师父法身把她领来的,但妒嫉心也不太情愿,但表面还算做到了,我迎到院里说:你不要炼功吗?来跟着炼吧,她“嗯”了一声,二话没说跟着炼起来了,不长时间病全好了。从那以后我认为妒嫉心去掉了,再学这段法时我认为师父在说别人呢。

我老伴前半生多病,炼功后全好了,剩一匣子药全扔了。“七二零”后我和儿子都受到不同成度的迫害,对她打击太大了。为消愁解闷,她染上了打麻将的坏习惯,后来大病一场,差点丢了性命。后来虽学法,但不入心,功炼不全,时间一长出现病业,偷着买药吃,我劝她把麻将放下,提高心性,把心用在三件事上,关就过去了。她反口不承认以前的病是炼功好的,说是吃药好的,你们是反××……,我一听火了,你这不是没良心吗?心这么坏还不如早死了少造点业……。吵过后我下决心以后不管她了,愿啥样啥样,可隔一段时间忍不住还要劝她,一说又吵起来。每次吵过之后我也找自己。这是什么心呢?别人玩麻将我劝一回她不听肯定不会总去说,这明显是亲情关。我每次都在亲情上下功夫,一定修掉它。

最近有一天早晨我招呼她炼功不起来,嘴不停叨咕,身体难受,这难受那难受,从头到脚。我心想:这回可得把握住,你咋叨咕我也不吱声。可矛盾不刺激到心灵不算数,最后还是为她好劝两句:整天坐那打麻将能不累吗?身体都啥样了,把那时间用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上,身体早就好了。她马上就吵起来了,我也来火了。她拿东西打我,我更火了——你尽干坏事,回手给她一巴掌。打完也觉不对劲,但心里想:既然你说我管你,这回就管好你,我马上顶着小雨到她常打麻将的两家,告诉那两家再打麻将不要她,她再犯病就完了,你们帮帮她。回来后又告诉她,你不能和别人说打仗了,你给大法造成影响可有罪。结果都知道了。

晚间她躺炕上不学了,她妹妹学一会又趴炕上念,我越看越不顺眼。哎,憋着吧,可憋了一会,还得说,学生上课也不能躺着听课吧,趴着学法对法不敬啊。她来气了:“我坐着窝肚子”,趴一会还老说“不行,我不学了。”我气也上来了,你不学就不学,给我学呀?她拿书就走了。她走后,我还骂她几句出出气。其实我知道不对,可就是憋不住,这回气全冒出去了。自己坐炕上学,不一会两腿开始抽筋,我惊醒了,这正是黑手利用各自没去掉的执著制造互相干扰,摔了大跟头,真得好好找自己了。由于前几天看《明慧》文章汇编:修掉妒嫉心,同修谈有怨恨是不善,不善就是恶者,恶者妒嫉心所至,我这才明白我已经无数次的在伤害同修了,妒嫉心爆发时,根本失去了理智,完全失控。必须彻底去掉。

我严肃的静下心来向内找妒嫉心产生的根源,我四九年生,老人说我刚出生家中房子、地、财产就被恶党抢走、分光了,被恶党定作阶级敌人。自懂事到上学,几乎天天被别的孩子欺侮、骂是地主崽子,后来在生产队尽干累活,天天晚间开会讲阶级斗争,地富是阶级敌人。父亲被诬陷判刑五年,受迫害后身患重病含冤离世。“文化大革命”哥哥母亲都受迫害。这次运动斗争,我耳闻目睹、身受其害太深重了。这怨、这恨、这气日久年深,不知不觉产生了妒嫉心,在内心深处扎下了根,真是形成自然了,根本觉察不出来了。师父说:“这个业力是在前几年一个什么状态下,什么道德标准状态下形成的,那么,它就用这样的标准衡量事物。如果这个东西形成多了,那么,人的一生都会受它左右。”(《转法轮(卷二)》〈佛性〉)今天才清楚妒嫉心左右着我一生,这次彻底清除它。

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年还没发现、修掉它呢?

1、置身于法外。眼睛看着法,心在用法衡量别人。如:“脦瑟什么!谁没打过一百分”(《转法轮》)。狡猾的妒嫉心说:啊,这是说屋里那个人呢,不是说我,我看同修修的好,我可高兴,向他学呢,不会妒嫉他们。如:“怎么不叫我去封神呀?他妒嫉的不行,老跟姜子牙捣乱”(《转法轮》)。狡猾的妒嫉心说:这是说申公豹呢,我看修的不好的同修我尽量帮她们,我没有妒嫉她们。

2、用“我”变异观念帮她。我劝她不玩麻将是让她去掉执著心,把心用在证实法救众生上,为她修炼负责,为法负责,掩盖了妒嫉心。如同旧势力假意为大法弟子好给大法弟子设难,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为“私”为“我”有什么两样呢?写到这发现“我”没修掉的妒嫉心与旧势力的表现极其相似。

3、三个亲人在一起学,陷入家庭矛盾中,认为是亲情关,掩盖了妒嫉心。我也问过她俩,这是什么关呢?老从犯,她妹妹说是妒嫉心,当时狡猾的妒嫉心说:她比我强我妒嫉她,她那么差劲我妒嫉她啥呀,是亲情关。如果我走出去学法可能早发现了,去掉了。

今天真正明白这二、三年师父无数次通过各种环境,各种矛盾形式把“我”的妒嫉心暴露出来,真我认清它,分清它,去掉它,可我最大的问题是学法时明白遇到矛盾向内找,当矛盾刺激心肺时却陷入家庭矛盾中忘了“向内找”,把妒嫉心当成了自己,可见学法不扎实,实修只落在嘴上。

写到这我明白一个理:谁在看法师父就在说谁,所有学法人都包括其中。而我却把自己摆放法外,用小小的我去衡量法。如:“我没有这个心,我没有那个心,这段法是说他(她)的,这段法是讲旧势力的……。其实这正是为“私”为“我”形成的变异观念,和各种思想业的反映。反理中,垃圾堆中污染的顽固变异东西形成的假“我”。妒嫉心是各种不好心的综合体,必须彻底挖掉。

感恩师尊慈悲点化。感谢明慧同修与各位同修。

一点体会,不足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