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自得大法那天,自己的心总有一点使命感、责任感、紧迫感。助师正法八年多来,自己虽修的不好、到现在还有好多人心没去,可这八年多来的每一天,我都紧随师父走在证实法的路上。我没遭到邪恶迫害,其原因就是听师父的话:“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我们就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救度众生。怎么能真正做到正念正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不是一句空话,是在证实法中对大法弟子修炼状况的验证。师父早就讲了:“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第四讲)

最主要就是多学法、学好法,坚信师父与大法的成度达百分之百。对自己也要充满自信,在邪恶面前,把自己当成顶天独尊的神,邪恶就会自灭,这样就能正念正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随师正法。下面接着再谈一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有惊无险的小故事及心得。

前几年同修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多数都长了疥疮,我和这些同修在一起的时候,有一天无意中右手在左手腕上挠个不停,一同修笑着说:“快了、快了,大姐也在挠了。”瞬间我好象明白了啥,一看是个小红疙瘩,猛击一掌:死去!我可不要你,哪有功夫伺候你。把大家逗的哄堂大笑,这可不是笑话,其实这就是正念铲除、全盘否定。有的同修被抓,我知道后,马上就通知其他同修发正念,再通知其家属,有的同修为我的安全说:“万一怎样 ……。”我从来没有这念头,脑中只有正念:“绝对没有事,请放心,保证能行。”

一次,三位同修晚间出外发《九评》,被恶警绑架,早晨三点多,天还没亮一位协调人来我家,刚進屋,看眼神,我就明白了,忙问:“是谁?快说。”听后,急忙穿上衣服,来不及关门就走出门外。到她家,警察刚走,我智慧的把一箱《九评》和好多真相资料及光盘顺利转走。骑自行车刚走没几分钟,警察又返回来非法抄家。在师父的呵护下,每次都有惊无险,化险为夷。

我认为:“万一怎样”这念头就不正。“绝对没事,保证能行!”这就是对邪恶的铲除和全面的否定。只要自己有正念就对整体和同修没有损失。

那年我们在本市也参与过电视插播,一位同修被邪恶通缉,要离开本市,走的那天让我去他家取衣物,第二次去时怎么也开不开安全门,我悟到,这是师父点悟,不能执著了,马上返回家。当同修出走的时候,对我放心不下说:“大姐先停停吧,你可千万注意,你看有几个没抓?就你”。我打断他的话说:“别说了。你放心,它才不敢抓我呢!”。他笑了笑,以为我是说大话,说:“你别吹了,现在不抓,以后你也跑不了。”我笑着,非常自信对他说:“你瞅着的,以后它永远都不敢动我。”过后几天,他的家人告诉,那天我刚走,去了六个恶警,在他家蹲坑,晚走一会就被堵屋里。难道这都是巧合吗?不是。只有心正,才不招邪的,才能体会到师父的帮助。

有一位同修两次被困在家中。第一次与她丈夫被困,家里的电线、电话都被邪警切断,邪恶死蹲硬守,想达到迫害目地,家亲属都不敢靠近,谁来抓谁。她大姐(同修)与我商量怎样营救,我非常果断:“没事,我去,保证能接她出来。”于是我就以看亲访友的方式,拿了棵白菜,拎了点土豆,在路上给她发了一个传呼,内容是:“爸过生日,请准备好东西,马上到家接你。”我堂堂正正去了她家,在去之前楼道还有警察蹲坑;可我到那,警察全撤了,只有楼下一辆白色轿车,有一人在里面睡觉。我与同修飞快下楼,坐上出租车,在师父的呵护和加持下,安全走脱。

第二次,那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那晚邪党人员又不务正业、大搜捕,我与同修到一中学北边挂真相条幅。我右手拎着条幅悠了一下,抬手往高扔去,电线一颤,条幅没挂上,飘飘扬扬掉了下来。真巧,条幅刚落地,象喊了一声立定:一辆写公安两字的白色轿车是巡逻的警车,正正当当的停在条幅的面前,里面坐着三个警察。我笑着在道牙子上向前走,走了两步。当时我的思维完全投入挂条幅上,什么也没想,可能当时让我的正念之场给定住了,警察没有一点举动,车停了片刻,慢慢启动。我又笑着说:“别压了,别压了。”它在我的指挥下,围条幅绕了一圈,慢慢的开出了几米又停住了;但这对我没有关系,我来这是挂条幅,拣起条幅随它车尾往前走,抬起头来看高压线,这时车里人回头看看我,车慢慢起动,一点点往前爬行。邪恶看我真不动心,车由慢至快向东开去。我的条幅也挂上了。

当时,同修在路北正要挂条幅,看警车站在我面前,心一动,想抓大姐。不行,谁也动不了她,就地发正念。这就是整体配合,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做到圆容不破。

当我刚進屋,我全身冒汗,九点多钟,刚拿起《转法轮》,两位同修急忙来找我说:“老二又被困家了,大家都为她发正念。大姐(指协调人)让我来找你,看怎么办?”我斩钉截铁的说:“大家都发正念,那咱们去把她接出来。”穿上衣服,打了出租车,瞬间到了她家楼群,自己去她家楼道把情况摸清,后来我们三人顺利的把被困的同修营救出来,并把所有的设备雇车转移别处。回到家中,半夜十一点,还有一个钟头发正念,刚要拿起书看,看到师父在朝我笑,我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什么也做不了,不过只做表面形式,背后做的还是师父。

最使我难忘的还有一件事:在二零零零年,由于许多同修被迫害,我主动把资料点端过来。到二零零二年,这三年中,资料几乎天天从我家运出;我一直保持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没出一点纰漏。有一次印刷点的同修为了少跑路,雇佣了一辆拖拉机,拉了一车厢纸盒,刚上楼,一箱资料撒落在楼梯上,从上到下,白花花的。事情发生在我跟前,这可不是偶然的,一定有该修的执著。当静下心来,找到自己还有一个强大的急躁心,平时干什么冒冒失失。为了资料点的正常运转,不受邪恶干扰,这个不好的心必须要去,我急忙收拾撒落的资料。同修帮着往屋内搬,把司机也领進了我家。资料点暴露给一个常人,是不理智的表现,容易被魔钻空子,后果不堪设想。我没有怨,心想,一切都不承认,有师在有法在怕啥,正念对待眼前发生的事情。同修知道这是大漏很难为情。我善意告诉这利害关系;同修连连点头。我用安慰的语气说:行了,这都不是故意的,谁都想做好。这次做不好,下次咱就注意。为了不让邪恶钻空子,什么事都要正念对待,那邪恶就不敢动,因咱身旁有师父在看着呢。

以上是自己所为所悟,因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在这几年证实法的路上,想要写太多太多。也借此次机会提醒那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不要怕,有师父,有大法,赶快追上来,在助师正法路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