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假经文干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四年多以前就开始写此文,但由于自己的求安逸之心导致多方干扰,使此文一拖再拖未能完成。当看到最近假经文还在某些地区某些人中流传,我于是着手完成此文,旨在与同修切磋、交流,不受假经文干扰。

第一次遇到假经文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从中南海回来后,感到自己学法不够,就从第二天开始背诵《精進要旨》。

大约一个月后的一天,隔壁寝室的同修告诉我,早晨炼功时本地区一辅导员给了他一张纸条,并让他转达给其他学员,他照做了。他说那辅导员把纸条给他后就骑车离开了,可能是继续去另一个炼功点传纸条了。

我知道了纸条上的内容后(与小说《苍宇劫》中纸条上的那段话不同),我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纸条上的具体内容不久我就忘了,只记得好象是以师父的口气写的,却没有署名和日期,由于当时我正在背诵《精進要旨》,马上想起了刚背诵过的《法定》中的内容:“告诉大家,除了我正式出版的几本书和我署名有日期的短文由研究会发到各地的之外,私自整理的都是在乱法。”于是,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应该传那纸条上的内容。

不久在一次学法时,又有人拿出那纸条来念,我本想当时指出来,但感到自己心中十分不平静,有争斗心、有怨气,于是就努力克制自己,但由于当时在想要维护法的同时,太执著于别人的错误,导致始终平静不下来。我在学法结束时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而念纸条的人中途已经走了,在场的人几乎都不同意我的观点,可能是因为我当时心态不好所以说出的话没有力量。

有人认为这是特殊时期所以这样做,还有人说:没说这是师父的话呀!但我看到这些都是人心:大法就是堂堂正正的,在所谓的“特殊时期”也一样是堂堂正正的;既然不是师父的话,为何要热衷于这样传播?说这话的人其实已经把那些话当作是师父的话了。然而,由于我也是用执著于别人的错误的不平静的人心对待同修,同修也没有接受我的意见。在几天后的一次大规模集体炼功、洪法时,我见到了当地的辅导站负责人,我又一次谈出了自己对假经文的看法,负责人想了想,说他再核实一下。

放假回家后,我去农村洪法,与同修接触中也听到了很多类似的传言,因为绝大部份同修都把那当作是师父的法,我就把这些都称为“假经文”,提醒大家不要把那些当作经文来对待,该炼功的时候还是炼功,要上访的时候还是去上访。

一个多月后,共产邪党对大法的造谣、诬陷、迫害随之而来。

九月份开学了,我回到北京,发现环境变了很多,通过与進京证实法的外地学员接触,才知道当时全国很多地方都有假经文流传,而且很多是有署名、有日期的,也许是“假经文”被揭穿后,又变幻了一个更不易觉察的形式出现了吧,但此时周围的同修都已开始自觉抵制假经文了。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的一天,一位同修拿出一篇“经文”让我看是否是真的,我看完后觉得不太对劲,大意是不要走出去证实大法,文章末尾除了师父的署名和日期外,竟然还加上了某年某月某日修改。我对那位同修说:还是看海外的大法网站吧,如果师父有经文发表,那些网站肯定会刊登。

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二日下午,我去食堂吃饭,路上碰到了同修W,他见到我马上停下车,从包里拿出了师父的经文《心自明》,并说:这是今天明慧网上发表的,国外的学员也通过电子邮件寄了给我,这次是真的!

我当时想:大家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不应该再拿到假经文了。二零零零年六月,师父的《走向圆满》发表后,我与同修交流时说:从现在起不应该再有假经文了,因为真的已经出来了。但有同修不同意我的观点。

就这样我一直没受“假经文”干扰,后来“假经文”变幻的各种形式也都远离了我。

这里并不是证明我如何如何,而是因为我有过相关的教训,后来在这一个问题上能始终用大法来衡量,所以“假经文”就永远的远离了我,我也从不受“假经文”干扰。这也证实了师父在《排除干扰》中所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用法破除传言干扰

二零零零年夏,一同修对我说:有人说师父要先带一部份人(辅导员)圆满。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他对此说法深信不疑,我当时想给他指出这是错的,但碍于情面,怕他不好意思,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给他背诵了几句《肃清魔性》中的法,师父的法使他立刻明白了那种说法是错的。

二零零二年夏,在我被邪党恶徒劫持期间,有一位同修对我说要做好准备,修炼到哪天就要结束了之类的话。几天后,我通过意想不到的方式得到了《肃清魔性》的经文,我把这篇经文给了那位同修,再一次见面时,他对我笑着点点头,他的神态告诉我,在这一点上他已经清醒了,不再去想哪天结束。

要对法负责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些同修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其中有的同修被放回,有的被绑架至某分局”,其中一位被绑架的同修其家人都在海外,她的家中还住着其他同修。后来同修C告诉我,她的住房可能会被抄家(因为该分局曾经对被绑架的其他同修那样做过),让我转告在那里住的其他同修离开,并让我把她家的大法书籍和资料等全部转移。同修小黄和我一起去了她家,让住在那里的其他同修赶紧换地方,并把她家里所有的大法书籍、资料全部拿到我那儿。后来那位同修家果然被抄,避免了一次损失。

我们在转移资料时发现了好几套师父在海外的讲法磁带,而那些讲法当时都已经整理成书了,不应再保留。我回到住处时也在進行思想斗争:是我帮她把这些磁带抹掉呢,还是等她从看守所出来后让她自己抹呢?最后我选择了后者,我想:还是让她自己提高吧!

一个月后,那位同修回到了家,当她到我这里拿这些书籍和磁带时,我给她指出了这些问题,结果她不同意抹去那些录音,执意要保留。我当时非常后悔:早知道这样,我就给她抹掉了,应该对法负责,让我看到了,也许就应该由我来处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的想法与旧势力的想法是一样的:把同修个人提高看的太重,而把对法负责放在了次要的位置。

《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有这样一段:

“弟子:我想把您所讲的新经文录音后自己听可以吗?是否可以做成光碟给同修听?”

“师:不行,录下来自己听也不行。我已经就这个问题讲过多次了,任何人都不能随便录,更不能拿去散发。所以我每次讲完了我都要整理成书,就是这个目地。因为这儿讲的就是针对这地方的学员讲的,对其它地区就没有直接作用。整理成书就不一样了,就带有普遍性了,所以我书要修改。书一出来,修改的地方与录音录像不同的地方,就会造成乱法。谁在乱法,众神都在看着你们的一切行为。就包括录像,一会儿你们统统都要交给大会。大家不要做这些事啊,应该要重视啊!常人乱不了法,我说就是大法弟子自己做不好才造成危害。有人说我这有谁也没有的师父在哪的讲法录音,就我自己有一份,他沾沾自喜。那是非常不好的心,完全是在用常人心在对待修炼的问题,其实就是在乱法,就在预示着准备乱法,那个东西一旦拿出来就是乱法,尽管是师父讲的。大家知道,现在的这个技术啊,什么东西都可以造假、偷天换日,录音什么东西都可以从新衔接,邪党迫害法轮功不就这么干的吗?你以为那玩意儿保险哪?只有正式在明慧网上发表出来的、正式印成书的,这个是有据可查,谁也乱不了。旧势力现在没动你,等你走向圆满最后阶段时一定会因此事而阻挡你,那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每当我看到这一段法时,就会想起上面这件事情,也不知道这位同修现在怎么样了?

不能私自整理讲法相关录音、录像

去年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DVD发表之后,我当时用人心对待大法,为了学起来方便,就自己转换了mp3,转换出来的mp3有点问题,我们地区有的同修还自行录了音,明慧网上同修就相关问题的交流使我们清醒:不能私自整理制作讲法mp3。后来都已销毁,万幸的是我们都没有传给其他同修。

另外,对于师尊正式发表的广州、济南、大连的讲法录音,明慧网上可以直接下载mp3文件,但我们地区还是出现了私自制作的双声道mp3,一套大约一百八十多兆字节;在明慧网上只有单声道的mp3文件下载,也许同修会找到各种借口:立体声的更好听啦、明慧网也是同修制作的啦,等等。

但是,明慧网提供由同修制作的是经师父授权同意的,我们得到师父允许了吗?“立体声的更好听”也是人心!还有的同修因已经有了讲法录像,不愿再下载mp3文件,想自行转换。

以上种种乱法行为归根到底都是各种各样的人心促成的:好奇心、欢喜心、显示心、求安逸心……

另外,对于这两年的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大家都看到了有的歌曲是“大法”作词,大法弟子应该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二零零七年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那四首“大法”作词的歌曲,我知道不能自行转换,于是上网搜索那四首歌曲的mp3,放光明、新视觉上都没有找到,倒是在一个博客网站上找到了,给出的歌词和mp3的链接指向论坛网友上传的文件,而且给出的歌词中还有与实际演唱时不同之处,那么这是否造成了混乱?

在此,再次提醒所有大法学员:请勿擅自截取神韵晚会光盘中的镜头、音乐和图片,自行制作的请立即自觉删除,已经传出的请挽回已造成的影响。

看到同修存在的问题要及时善意指出

前面我多次提到给同修指出问题他们当时都不接受,我向内找发现是我自己修的不扎实,说出的话没有力量,也没有做到完全为别人着想,所以同修不接受。

但是从另一方面讲:如果看到同修有问题,不能因为自己善心不够就不指出,就象前面提到的指出“假经文”的问题,虽然同修们当时没有接受,但不久都认识到了。

二零零一年,我地区遭邪恶疯狂迫害,之前我看到了存在的一些问题,当我看到两位主要的负责人之间有很大的矛盾、会影响整体证实大法时,我没有向内找,也没有给两位负责人当面及时指出这样可能带来的危害,而是碍于人的情面,和另一位同修讲了,希望他去和当事人说,而自己在一旁当和事佬。最后我们全都遭到了邪恶迫害。

一年多前,我看到一同修在修口方面存在问题,每次想给他指出时总是碍于情面,他会不会受不了啊?会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一团和气呀?直到前些天我想到为同修负责,珍惜彼此之间的缘份,下了几次决心,终于笑着给他指了出来,原来,一直没有同修提醒他。结果并不象我原来设想的那样会影响和气,而且同修虚心接受也决心一定要改。

面对最近出现的“假经文”的问题,已经有了很多的交流文章,各位同修应该都已经认识到了,问题是我们如何在法上提高上来,让邪恶没有市场,让类似问题永远不再发生。

一点个人现阶段的认识,写出来与大家探讨,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