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在做三件事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二零零六年,由于种种原因,我被恶警非法抓捕。其实在这个过程中师父给了我多次机会,可以避免被抓,但都由于自己的怕心而错过了。怕什么?怕年迈的父母受惊吓,怕年幼的孩子害怕,怕恶人对自己行恶,……一切都源于执著心——私。

我是二零零一年十月得法的,得法后精進学法,很快的走入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三件事,并于二零零四年建立了家庭资料点,给很多大法弟子提供资料。

在二零零五还发表了一篇关于自己如何去掉怕心的文章,刊登在那一期的《明慧周刊》上,自以为已经没有怕心了。但是在被邪恶钻了空子,要对我迫害时,十多个恶警包围了我的住处,疯狂的砸门,我却没有真正做到信师信法,虽然在发正念,在求救于师父,但是,却没有把心放在符合法在那一层次对我的要求,怕心全起来了,心怦怦的跳,最后被抄家、被绑架。

到了看守所这个邪恶的黑窝,我才真正的感到了恐怖和屈辱。我不断的背法、发正念,用大法正念清除我空间场一切不符合法的因素,归正自己,同化大法。这时我才静下心来深刻的反思自己,由于自己长期隐藏的执著不去,怕心、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做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严重破坏了证实法的修炼环境,给同修、给亲人、给邻居、给朋友造成很坏的影响,严重的影响了救度众生。很多同修不但失去了资料来源,而且心里产生了很大的波动,一度曾影响了做三件事;有的亲人和朋友在我们坚持不懈的讲真相中即将得法,却因为我的被迫害,而不理解、甚至仇视大法。想到这些,我真是痛彻心肺,抑制不住的泪水一次次的打湿我的衣衫,但并没有洗去我对师父的愧疚,给大法带来的耻辱。

我知道师父是不会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的,在看守所里,我每天都坚持背法和炼五套功法,坚持发正念,只要有时间就发正念,讲真相,来一个人我讲一个,总共劝退了三十二个人,监室所有的人都明白了真相,我还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大字用手指甲刻在了墙上,告诉她们要常念并照着去做,对身体、对命运都会有福报的,有的还想跟我学功呢!

在这个恶劣的环境,我没有放松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正念在不断的加强,怕心在逐渐的减少。师父也在不断的鼓励我、点化我。每当我迷茫困惑或做错了什么事,相应的法总能打入我的脑子里,使我立即就明白了我应该怎么做。

看守所的一个副所长,从看到我那天就对我虎视眈眈的,凶神恶煞的盯着我,我也一直在对她发正念。有一次,她晚上值班,她叫杂役告诉我,今晚她值班不许法轮功炼功,当时整个监区只有我一个天天坚持炼功。听到这个消息,监室里的人都劝我别炼了,说她很凶的,她们都怕她。

我笑了笑没吱声,我想起了师父的一句话“你不叫我炼我就炼”(《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如果我这次听了邪恶的安排,邪恶会变本加厉的迫害我,也许我就会失去这个炼功环境了,所以我照炼不误。炼功前,我先发正念,让我所在监室的监控在我炼功时失灵,这样我当天晚上和第二天早上都照常炼功了。

第二天上午八、九点钟,杂役来告诉说监控器从昨晚就全都坏了,到现在还没修好呢。当然我炼功的事也没有人再提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保护我,在鼓励我应该做的更好,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怕什么呢!类似这样的事情在邪恶的环境中很多,邪恶总想制造恐怖气氛来消磨修炼人的正念,每当这时,我就背《无存》,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师父的承受下,那一刻,真的是放下了生死,哪还有怕!所谓怕,就是怕人的利益受到损失,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

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帮助下,我闯出了黑窝。

但出来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怕心还是很重,来人敲门、来电话或是走在街上看到警车,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心怦怦跳。我想这个状态不对,必须突破。我静下心来大量的学法,同时发正念清除“怕”这种物质,这个怕不是我,神会害怕吗?也求师父帮我清理“怕”这个阻碍我精進的物质。

《明慧周刊》上同修的文章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的正念也越来越强。但是邪恶还是不断的制造假相。有一次在家刚学完法,发完正念,出门三辆警车迎面而来,我先是一惊,随即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后来也出现过几次类似的现象,我知道都是冲着我的怕心来的,都是假相,随着正念越来越强,怕心也越来越少,这些假相也随之消失了。

现在在讲真相中,如果法学的好,心性提高的快,正念就强,发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时,就没有怕心,真的是堂堂正正,效果也特别好。如果放松学法,执著心不去,讲清真相中心就不稳,胆胆突突的。所以我觉的怕心也不是孤立存在的,如果各种执著心太强盛长期不去,也是“怕”这个物质隐藏的地方,时不时的反映出来,影响着做三件事,所以,去掉怕心的关键是要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在这一点上我也是深有体会的。争斗心迟迟不去,的确影响了做三件事。跟外人、跟常人我是很少去争论,就是和我们家的同修之间,出现矛盾时,总是争个谁对谁错,掩盖自己的执著,把师父给我们提高的机会一再错过。比如有一次,我要到过去的同事那劝“三退”,临出门时,为了一点小事,父亲(同修)指着我的眼睛恶狠狠的说:“你要眼睛干什么?”这意思就是你看不见吗?我当时虽没说什么,但心里很生气,心想我要去做真相,你作为同修还来干扰我的正念,真可气。

一边想一边下楼,突然一句话打入我的脑子里,“不是骂都不动心吗?”(《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猛然惊醒,师父在点化我,我真是既高兴又惭愧,高兴的是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就在我身边,惭愧的是修了这么长的时间,法理也都知道,可为什么一遇事就不知道修自己呢,就不知道是为提高心性而出现的矛盾,是为去掉执著而出现的矛盾。而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如何受到了伤害,这哪是修炼人呢?师父看着多着急呀!师父是急的没办法了才点化的呀。我含着眼泪在心里暗下决心今后一定做好,在这些事情上少让师父操心。

以上只是修炼的片段,却刻骨铭心。我身上还有很多执著要去,比如:显示心、对同修不够宽容,缺乏耐心,还不能时时做到向内找等等。最近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遇事争论不休,不能向内找,真的是大法弟子应该修去的执著。看着师父充满慈爱,焦急的目光,我们怎能不精進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