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坚定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我在二零零四年非常幸运的得到了《转法轮》,当时我认为我做不到炼功,因为我很懒惰、怕吃苦、又太执著看电视,对于圆满也不大了解,那时候跟同事(同修)说:等我退休了以后,再慢慢炼功。

有一天,同修给我看了大法网站刊出的有功能的同修看到另外空间里的景象,邪恶向美国纽约和中国大陆北京两地聚集,有条件的学员都到两地发正念的文章。我当时想到学员要有人想去北京发正念的话,我可以和他们到北京我女儿家里住着,又省钱,也安全,但当时本地学员没有去的,使我有些失望。我就向同修学了发正念的要领,在二零零四年的十一月份,请假去了北京女儿家。

女儿还没结婚,每天上班,中午不回家,我自己就在家学法,有时候也按照我抄的五套功法动作图解炼功,炼功时,手经过脸时,就感到手发出比较大的热量。每到发正念时,我就认真的盘腿立掌发正念,因为不知道怎么单盘,所以一上来我就双盘,坚持发半个小时。过后才知道同修教给的发正念的要领也不太准确,因为他也是个新学员。

女儿不知道我发正念的事情,但她知道我在学大法。一天女儿上班时,把我的大法书偷拿走了,可把我急坏了。我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跟她说,这本大法有多么的珍贵,决不允许给我弄损坏一点。一开始女儿不想给我拿,回来看我特别严厉,才答应给我拿回来了。从此以后,女儿没再阻挡我学大法,并无可奈何的对我说:“你回去炼去吧!”

于是,我回来以后,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份买来了录音机,开始自己晚上炼功,可没炼多少天,录音机就坏了,拿去一修,就是数十天,当时也不知道是干扰,也不心急,每天还在执著着看电视,当然大法也在学,《明慧周刊》也都看。在这个期间讲真相劝三退,还只局限在亲朋好友和熟人当中。一次我给个熟人讲了三退真相,因怕心很大,他也没退,我再三告诉他,别出卖我。可他第二天就告诉了我单位的领导,领导在找我谈话时,问我为什么对别人讲三退的事情,问我是不是炼了法轮功,这是不允许的。这个时候我倒没了怕心,并理直气壮的说:“修真、善、忍有什么不好的,到时我就炼。”领导看我没有怕心,根本不吃这一套,以后再也没找谈过这方面的事情。可是我单位的同修和我发生过同样的事情,因为他怕心较重,领导就让他写了“保证书”。通过我俩这个情况,有怕心和没怕心出现了不同的结果,这件事情使我对“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有了更深刻的体悟。

一开始给父母姐弟们讲真相劝三退时,因争斗心也很强,不但没把他们讲通,反而被他们打出了家门(但在二零零五年底我就把他们劝退了),甚至有一段时间,父母的家门都不让我進了。

一次,我去邻居家讲三退真相,被父母发现了,过来就打我,拉我,不让我讲,并说会被公安局抓去的,硬把我赶走了。没过几天,她的胳膊就疼的很厉害。我姐在二零零五年的中秋节吃晚饭前,当着孩子们面说了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马上跟她理论起来,她虽然不说了,可还是不服气的样子。刚刚吃过饭,她嗓子就疼的很厉害,我借此机会跟她讲了现世现报和善待大法得福报的理。

前年我有个外甥要考大学,我给了他一个护身符,让他相信大法好,能保他在考试中不紧张、害怕。因他考试总是紧张害怕。他按我说的做了,在考试中真的一点都没紧张害怕,并考出了很好的成绩。

二零零六年初,我退休了,在我心里曾有过想要为证实大法做点什么的念头,但自己也没文化,又不会电脑,脑子也不好使,只是自己有这个想法而已。还真没想到,过了不长时间,一个同修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做资料刻录光盘。我一听激动的说,我正好有这个愿望呢,只是怕我学不会干不了啊。同修说很好学,只要想干就行,这样我很快就接过了这项工作。机器的操作确实很简单,但我感到很神圣,每次开机前,我都先发正念,让机器配合我刻录光盘,并请师父加持,一直干的很顺利。但后来家庭有些事情我心里放不下,干事心也起来了,开机前也经常忘了发正念,机器也开始不好使,最后就坏了。后来把机器拿去修好,让别的同修干去了。于是我开始背法,并增加发正念的次数,后来把家庭的事也放下了,我便走上了向世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阶段。

去年五月份,我去女儿家住了一段时间,我想学电脑,上明慧网,刚学不长时间,电脑就坏了,女婿是会修电脑的,但也修不好了,说要换零件。我就说:我们很多同修的电脑坏了,不用修,发正念,电脑就会好了,我说这可能是邪恶在干扰我学电脑,上明慧网。女婿听后,对我说:“那你去发吧”。我马上就去盘腿立掌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发了也就是五分钟的时间,电脑一切正常了。事后,女婿还风趣的说,以后再去给人家修电脑时,我也发正念。我说你不是修炼人,可做不到的,我们是修炼人,是有功能的。

今年,我女儿生孩子,得了痔疮,很难受,在月子里,说了好多次出了满月,要去做手术,我对她说:你大舅和你大姨都做了这种手术,花了钱受了罪,说不定那时还会犯的。看你妈,我修了大法后以前的病全都好了,我给你念大法吧,你要听進去,你就好了。女儿没反对,我就开始给她念大法,念了几天,没再听,她说难受。又过了几天,我问她:痔疮还难受吗?她说,啊!不难受了,不上火了。我马上跟她说:你可别认为碰巧赶上好的,这是你听大法听進去了,是师父给你消下去了,女儿高兴的自己把大法看完了。现在女儿也帮我三退,到了发正念的点就提醒我,别误了点,还和女婿开车拉我到天安门广场去发正念。我写的真相纸币用完了,她就自己写上,再去花。我想,女儿以后也会得法修炼的。

今年三月三十日,在去北京的火车上,我对面的两个人说,他们都有朋友是炼法轮功的,但他俩都对自己的朋友反感了,也都不和炼功的朋友来往了。其中一个是女军医,她说以前有个师父教她练过功,她还看到过另外空间的莲花,看来她是个根基很不错的人;另一个是个先生,在美国住了15年了,看上去也是个很不错的人。我就重点给他俩讲真相,周围的人也都在听。有的人用很佩服的眼光看我在讲,也有人不但不退,还恶意的问:你知道你师父在干什么吗?我马上回他说:我不用知道我师父在干什么,师父知道我在干什么就行了。他再也无话可说,不再打扰我讲真相了。虽然我对面的这两个人都同意三退了,我还继续给他俩讲真相,我悟到可能这俩是有缘要得法的人,回国探亲的先生还说,他在美国曾有两次机会能见到师父,他都没去,我真为他惋惜。我对他俩说:我们能坐在一起是缘份。我悟到就是师父安排的,我让他俩一定要和炼法轮功的朋友主动来往,他俩都答应的很好。下车回家后,我无意中发现我的车票是17号,但我坐的是7号,但一直都没人去找座。所以我马上给女军医发了个信息,要让她更加相信是师父安排我们坐在一起的。

今年六月五日,我从北京回来,在火车上讲真相,讲到第四个人时,他说:你别再讲了,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就是天安门广场公安局的。我说,我也是为你好啊。我当时心里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可我看到刚被我劝退的一个人很紧张的样子,我马上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请师父加持,并理直气壮的问警察,你们上班还背着灭火器吗?他说不背,我就把“自焚案”的谎言和真相都讲了一遍,警察也不辩解,只和别人说其它的话题。我说,我修大法两年了,我一粒药都不用吃,我身上的病腿疼、腰椎盘疼、痔疮、耳鸣、晕车全都好了,这可是我亲身验证的。警察也不再说什么话了。我又去给别人讲真相,在车上劝退了二十多人。但我有点后悔,下车前,没再劝一次警察三退。从北京车站开始一路到家,我劝退了三十多人。而且在北京劝退时,还劝到了我们的同修。在以往的劝退中,曾碰到站出来帮我劝退的同修,让我感到很亲切,使我体会到了我们大法弟子确实是一个整体。

我虽三件事都有在做,也主动的去劝有怕心放弃修炼的人;使几个人从新回到了修炼中;也向世人洪法,使几个有缘得法的人得了法;也约定去和有病业关的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交流切磋。有的同修问我劝退了几千了,并问我用什么办法劝退的,这让我很惭愧。其实我就是有一颗坚定信师信法的心。我们要主动找机会去慈悲的救人。有的时候,有人还主动找来听真相的,当然也有不想听的,说些不好的话的,甚至还有要报警的人。我悟到这也是在修炼的路中提高我的心性的。也是好事。

总之,我感到和精進的同修比起来,我还差的太远,今后我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抓紧时间救度世人。让师父少一点操心,多一点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