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对正念正行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九九年得法不久迫害就发生了。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到北京去上访,晚上在天津候车室大厅,遇到一帮二十多个使迷魂药的恶人,我在心里默背《洪吟》〈威德〉,马上平静下来,就觉的自己的身体巨大无比,怕心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些恶人就到我跟前来迷我,却不起作用,最后恶人们自己倒地大睡,叫都叫不起来。那时师尊让我们发正念的正法口诀还没有下来,当时觉的很奇怪,也很神奇。现在看来,那时能做好是因为自己放下常人心,并且师尊早已给予我们具备反制恶人的法力。通过这回事,我真正体会到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的法理。因此在这几年的修炼过程中,一次次的关和难,在正念的作用下和师尊的呵护下都平稳的走过来了。

二零零一年一月和同修去贴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关押近一个月,正念返回来。当天正好邪恶演的诽谤大法的“自焚案”在当晚第一次播出。家人逼着我看,我一看就识破它是假的,我拒绝看下去。过了没几天,邪恶伪善的找到家人说,给我一个指标,管吃、管住、管路费到淄博王村劳教所“学习”,学习回来后就会听家人的话了,再也不用家人操心了。家人听后很高兴,都同意我去。我的第一念就是去“学习”不对(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转化”),我很坚定的对家人说;“我不去,倒贴钱也不去。谁答应谁去。”家人见我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就再也没逼我。我就凭着对师父、对大法坚信的一念,师父就帮我把这一难解决了,这坚定纯真的一念一直让我走到现在,无论什么人、什么事都动摇不了我信师信法的心。

在这几年中,身边的同修常常这个被抓那个被抓。每次到了“敏感日”有的同修就说自己在邪恶的名单上,得注意点,谁谁也在名单上,也得注意等。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我听师父的话,坚信师父,所以我从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在另外空间修好的那部份是金光闪闪的,我们的名字也是金光闪闪的,怎么会在邪恶手里呢?我们的名字只能在师尊那里!师尊在《也三言两语》中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在我们这个空间场范围内,在我们从法中修出的强大的能量场范围内,在我们正念的威力下,邪恶怎敢靠近,怎敢迫害我们,因为我们有师在、有法在“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悟到后,念一出,是师父在做。

当然我也时常出现正念不足、怕心出来的时候。因为我们是人在修炼,出现不正确状态都是可能的,但要及时认识到这是假相,都是让我认清自我和一些后天观念,否定它,清除它,这样才能溶入法中,在法中时时事事提高自己,纯正自己。

我们修大法是有福份的,我们在法中清洗着自己的污垢,我们应该越修路越宽,越修环境越宽松,越修越正念足,越修自己越纯正、后天观念越少。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路,邪恶什么也不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