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谈修炼中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我是九四年得法的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曾经历过人生中许许多多的酸、甜、苦、辣。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磕磕绊绊的才走到了今天。下面就谈谈记忆犹新的几件事:

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我们

有一次,我到菜市场买水果,衣兜里一边装着五十元,另一边装着五角真相币。心想:早点发出去,叫有缘人早得救。念头刚一闪过,一位卖主叫道:“大姨,买橙子吧!这橙子新鲜,味道好,二元钱一斤。”她就是有缘人。我想买五斤得整十元钱,这五角钱她也得不到啊。卖主边说边给我称水果。称完了水果,我问她多少钱,她说:“七元五角”。我一听,当时就想,真神啦,谢谢师父的安排。

还有一次,我進菜市场,一位卖主笑着对我喊:“阿姨,买菜吗?”我想买个白萝卜,顺手捡起一个放到秤上,告诉我:“二元四角钱”,打开钱包一看,只有一元九角,算了,钱不够,不能买了。突然,好象有人提醒我,另一个口袋里不是有五角钱的真相币吗,加起来正好二元四角。真是太神奇了!

师父就在我身边,呵护着我们,还引导着我们救度众生。

深刻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

零六年三月份的一天中午,我打开电视,正好是某某的讲话,听着听着觉的挺好,很愿意听,很感兴趣。突然“咔嚓”一下,电视关了。当时,我心里一怔,怎么会突然关机呢?是执著了吗?能吗?不会吧?正听在关键口,怎么关机了呢?心里着急,心想:如果电灯也不亮了,那不是我的问题,打开电灯也不亮,原来停电了,心想这是电业局的问题。于是我把电视、电灯全打开,等来电了我马上听。停了不到五分钟,真的来电了,我很高兴,但我要听的那段话已经讲过去,正在懊悔时,突然间,从身体的颈部到后背,并牵涉到左侧手臂,肌肉里面象岔了气似的钻心的剧痛,头和身体不能转动,不能弯腰,左手连带着也不能动,只能用右手托着左手,痛的全身是汗,内衣都湿透了。

我这时才悟到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叫旧势力钻了空子,后悔不已,伤心难过极了。想把制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寄托于常人,这不是本末倒置吗?常人中的一切都是为法开创的吗?这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我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给安排的,我要按照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渐渐的疼痛有所减轻,我慢慢移到师父的法像前跪下,止不住的泪水流下来:师父,弟子错了,我一定改。请师父加持弟子,但决不允许旧势力来考验我。

我慢慢挪到床边坐到床上,带上MP3准备听法,这时又一阵子钻心的疼痛,好象不行了似的,而且一个声音提示我:快给孩子们打电话,万一……“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正法时期的一个粒子,我的身体从微观到表面都在被高能量物质改变着,是光焰无际的,金光闪闪的,怎么会有病呢?!决不打电话。”我继续听着师父讲法,大约半个多小时,疼痛全无,全身轻松。而且又一次去掉了多个执著心和常人对利、情的执著,怕心、担心、潜在的显示心和妒嫉心,感到思想境界有了升华,思想纯净的多了。再次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我写出来望同修引以为戒。修炼是严肃的,决不是儿戏。

从家中两个小弟子过关的体悟

我有两个小孙女,大的梅梅,小的莲莲,从小就跟着学法,后来也学会了炼功,但都不能持续,情绪化的时候多,守住心性更不明白。在我的思想中总有疑问,她们到底算不算炼功人?师父管不管她们?有弟子曾问过师父,师父也讲过这方面的法理,但还是放心不下。

一次,梅梅将刚烧开的水不小心洒在胸前,烫起了水泡。因为怕胸前的衣服把水泡磨破,找了一块干净的纱布盖在伤口处,我也想了一下:此块纱布好长时间没有消过毒了,会不会感染?又想:她是个小弟子,炼功人没有事,况且水泡也没有破,就这样包扎上了。直到第三天,打开一看,伤口上面尽是脓性分泌物,吓的我赶紧带上孩子,坐出租车来到了医院,一路上埋怨自己,就让我给耽误了,心里难受的不用提了。到了医院,把纱布揭开一看,伤口长的可好了,什么事也没有。当时我感到无地自容,愧对师父,非常内疚,这不是自己求来的吗?花了钱不算,还虚惊一场。

时间长了这件事就淡忘了。又有一次,梅梅发高烧,咳嗽几天也不好,因为她有高热抽搐的病史,又因为孩子小,就去了医院,连续打了一周的吊瓶,但发烧的更厉害,我的心七上八下,担心合并成肺炎,给孩子耽误了怎么办,在医院查了血、胸部拍片,检查结果是“上感”,孩子回家以后很快就好了,什么事都没有了。这时我才悟到,这是自己的心促成。

上学后,梅梅也知道守心性,做个好孩子。一次,学校组织到农村军训两天,回家时,梅梅额头上贴上了一块纱布,我打开一看,眼睛旁边一块青紫,我问怎么会这样?眼睛看东西模糊吗?她告诉我她在等车返回学校时,正坐在那看书呢,一位外校初中同学踢毽子,一脚踢着她的眼睛部位,眼镜被踢飞了,疼的她用两手捂住眼睛,心里立刻想:“我是炼功人,没有事。”对方班主任看到当时的情况吓的够呛,赶紧道了歉,并说回去后赶快到医院检查,一切由对方承担,并将双方的电话留下。这时梅梅想:我是师父的小弟子,是个炼功人,我没有事。坚决不去,他们只好答应了。梅梅对我说:“奶奶放心吧,我是炼功人怎么会有事呢!遇到不好的事要忍吗?!说不定是我以前欠他的,欠债要还吗!”我们把这个心也就放下了。然而双方班主任及对方孩子的家长几次打电话,催着要到医院查检,都被我们谢绝了。到了学校,同学们甚至连班主任老师都说:眼睛多重要啊!都成这样了,还没事,真是个傻孩子。梅梅笑着说:“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他也不是故意的。”真是师父的小弟子,我们打心眼里高兴。

再说莲莲。莲莲提前三周出生,体重才四斤六两,因脐带绕颈两圈,第二产程延长,生下时差点窒息,立即放在保温箱里输氧、消炎,后来情况越来越差,还有低烧,医生喂奶也不吃,缺氧症状加重。第二天,找了医院一位熟人打听,告诉说如果明天医生要和你们商量,你们可得果断点。因为考虑孩子可能心肺有病,缺氧时间长了,担心智力有问题,怕将来成为傻子,这样要养她一辈子,就不准备继续抢救了,把氧气给拔了。我当天下午看望时听孩子爸爸告诉这一消息,我差一点晕倒了,她来到这个家庭是来得法的,怎么可能出现这个情况。这时她爸爸已哭成了一个泪人。我们商量好,决不能终止她的生命,傻子也要养着。

我回家后,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双手合十,师父啊!这是怎么回事,弟子悟不透,请师父救救孩子吧。一夜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悟到,这是自己对情的执著。如在常人中对孩子们的冷、热、温饱这些小事情都执著的不行,还怎么修啊?!师父告诉我们“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于是我把心放下了,一切顺其自然。一早就起来打坐炼静功,在出定前不长时间,突然有一信息告诉我,孩子肺里有点小毛病,已经好了,没事了。我马上双手合十出定,正准备打电话去问问,电话铃声就响了,告诉我孩子病已经好了,也不用氧气了,精神也好了,也能吃奶了,一切都正常了。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给慈悲的师父叩了三个头,师父是无所不能,大法无所不能,永远跟着师父,按照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一修到底。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