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这次为何能大面积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从各种预言与民间传说中,百姓有的知道奥运在二零零四年是最后一次。今日的奥运只不过是邪党争来的面子工程,旧势力给了它,可以让它继续迫害大法弟子,还有一个目地,就是可以把人间世界各国旧势力看不上的都绑架过来,与共产邪灵陪葬。因为借奥运之名,国际上有给邪党提供技术的,有提供各种支持的等等,都用在了迫害大法上了。可是如果我们真相讲的好,就会使相关人员的位置摆放的好。

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我们是不承认的,如果我们都能正念做好做正,它就发生不了。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那几个与师父的思想连接在一起的大觉者们一样,谁的思想也打不進来,我们的心没空可钻,旧势力的迫害机会就没有。旧势力所利用的、钻空子的就是那颗浮动的人心。当前为什么出现了那么多迫害,每天明慧网上都报出那么多,我们不得向内找吗?

下面针对我自己还有感觉到的其他同修的人心,做出几点反思:

一、多年的迫害,有盼望快些结束的心

在一九九九年邪党刚刚开始迫害大法时就有同修、包括我自己,就盼着快些结束,当时有许多外地大法弟子到北京,在北京郊区,租民房居住,都认为正法马上就要来了。可有一位九二年得法的老弟子和我说:这事也许会有四、五年,七、八年,不好说的。当时我听了还不认同。后来在狱里,有后進去的同修说外面的同修说快结束了,那心里好象马上看到了希望。狱里大多数同修在那种非人的迫害中,更是有盼望结束的人心的。现在,如果一说起结束来,好象许多同修都很愿意听。“愿意”不就是师父曾给我们指出的执著吗?到现在我们修了这么多年,还是有“盼结束”的心啊。所以,盼奥运开不成、邪党解体,我们有相当多的同修在心里都有这种“盼”心、求心——对结束、对时间的执著。

二、多年的迫害,有对邪党的怨恨心

邪党操纵的这场残忍的迫害,惊天地、泣鬼神,给修炼人造成难以尽言的痛苦,造成许多无法挽回的损失,由于我们人心的存在,对邪党有怨恨,这种恨不是要报仇、雪恨的那种表现,而是想看邪党的“热闹”,看它的“可耻下场”。

邪党的下场肯定是可耻的,这是天理,可我们看到它的下场时我们是什么心态,这是最重要的。记的在狱中时,一个恶警迫害大法弟子,让大法弟子罚站,昼夜不许睡觉,那个大法弟子的腿、脚肿的吓人,站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谁看了都心痛。我就发正念“反治行恶者”:让那恶警现世现报,她给大法弟子制造的痛苦她自己承受,让她腿疼。我就是在“恨”中发的念,结果发了好多天也没效果。后来就算了,那怨恨也没了。又过了些天,那恶警的脚崴了,据说脚都扭朝后了,腿肿的很厉害,可当时正赶上“非典”,监狱封闭,她又不能回家休假,只好上班。在她值班时间,一个常人(罪犯)在伙房做饭时掉進了菜锅烫伤,她还得弄那人去医院看烫伤,上下楼都得抬着那人,她的脚本来就疼,再抬上个人,再上下楼,她那脚、腿能好受的了吗?所以,我听到这事时,心里很不好受,她也许不是那么坏,可在旧势力、邪党的操控下,她就变成了牺牲品。那时我没有怨恨,只有慈悲了。如果哪天我们修成了,在天上说看看曾迫害我的哪个人现在多悲惨,你肯定没兴致。邪党是背后有邪灵,可表面也是无知的世人,他们也是相信大法必成才来到人间的。没有邪灵指使的所谓考验大法的迫害,也许他们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三、对奥运本身的不想让其开起来的心

邪党借开奥运之名迫害大法弟子,那么,奥运这个活动本身没有与大法有什么关系,只是旧势力把这事利用起来,让邪党再放邪气,迫害大法、危害众生。我们是为救生而存在,不是为奥运开的成不成、好不好而如何,奥运的不成、不好并不是我们修炼、正法的目标,我们是要在救度众生中去掉人心。如果我们用人心把奥运当成什么了,那就又上了旧势力的圈套。

四、怕心、求心

以前就有对一些敏感日的怕心,可是我们放下了对这些日子的“怕”,该干什么还干什么,那日子也就不敏感了。奥运邪党准备了多年,是它借机炫耀自己、花钱买风头的事,惟恐它的丑事败露,所以它就打击异己。象镇压藏民、抓民运人士,迫害访民,可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神了,我们有正念可以销毁它,解体它的各种安排,怎能让它说抓就抓,说怎么就怎么?怕心一出来,邪恶就可以跟着那“怕”钻進人的空间场,植入它的迫害计划。还有的人也不是怕,但他动了一念:邪恶会利用奥运迫害。就这一念就给它了借口:求了。就象师父讲的那个怕得病,病的概念越来越重,就是求了。有时能感觉到,那个心一起来,邪恶马上就压过来,它可找到机会了。各地出现的迫害,就是有同修承认邪恶的存在、承认邪恶会迫害的心促成的,让邪恶牵着走了。所以一思一念都得正,不给邪恶任何可乘之机。

五、用人心把邪党的解体与奥运联系到一起了

好多人都把恶党解体、正法到来的时间想在奥运之前或奥运期间了,没有从法上悟一悟。心中都在“盼望”——求着这一天的到来,那不是越求越没有吗?我们已经不是常人了,我们太多人执著某个东西,就会影响那件事本身,因为邪恶势力在盯着钻我们的空子。

六、开幕式之后,有的人觉的自己讲真相讲偏了,有的有失落之心。

讲偏了,那只好再去讲,我们应该吸住教训,修炼人不能随便说的,如同“出家人不打诳语”。预言啊、预测啊,那都是按旧宇宙的理、有的是旧势力的安排,它是用来淘汰它看不上的众生的,师父是要全面的善解,有许多事师父都给改变了,师父要多救度,这不是好事吗?怎么能老是按旧势力、旧宇宙的理走。

我们不能用人心去求邪党出丑、解体,没看到它的出丑心又一落千丈,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这心就这么忽悠着,这都是人心。看它出丑、遭报、解体都不是修炼人所要的,我们只为众生来一场,什么也别想干扰了我们救众生,什么也不想,也不求,就去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