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走正回归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

一、喜得大法,修心向善

我于一九九九年二月喜得大法。当我一口气拜读完天书《转法轮》,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表,当时真想大喊:这就是我要找的,我终于找到了!从此,学法、炼功、洪法,我坚定的走上了大法修炼者之路,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向内找,溶于法中,我真切的体会到了大法修炼的神奇殊胜。

一九九九年七月初,单位领导安排我去北京旅游。当时我刚得法不久,只恨自己得法晚,学法炼功非常投入,每天最少要读三讲《转法轮》。一听说要去旅游,我当时的反应就是:这会影响我学法炼功,影响我修炼,我不能去,于是就推辞掉了。

到了二零零零年春天,单位组织部份职工去上海、苏州、杭州等地旅游,领导又派我去。这时我已在大法中修炼一年了,我马上想起了师尊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的讲法“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

我想:公费旅游,名额有限,大家都争着想去,我是一名大法修炼人,这样的好事应该让给其他同事,于是我又放弃了。家人知道后还为我感到惋惜,但我内心非常清楚:这次是我的修炼境界升华了。

二、维护大法,進京说公道话

正当我在法中勇猛精進,道德快速回升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场邪恶的、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迫害开始了。

迫害开始的第二天,一大早刚上班,单位党办、保卫科一群大大小小的官员涌進我办公室,拿来一张不炼功的保证书吆喝着让我签名,我当时被这阵势惊住了,慌忙签上了名,这群人迅速消失了。这时我才清醒过来,马上意识到自己做错了: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能签名放弃不炼呢?!我起身,鼓起勇气走進保卫科,把我签名的纸要了回来,撕碎了。

接下来单位又有人逼我上缴大法书。我说我没有书要缴。来人一看我不愿意,就改口说“缴一本也行”,我郑重的对她说:“我没有一本需要上缴的书。”这人不满意的走了。就这样,在压力下,我保住了珍贵的大法书。

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我就在家坚持自修,我坚信法轮功没有错。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日,我和两名同修一起走上了天安门,我们要为法轮功、为我们伟大的师父说一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我们打开“真、善、忍”横幅,用尽全力,喊出了我们珍藏已久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我们心态非常纯正,恶警把我们绑架到天安门分局,我们拒报姓名地址,当时就被释放。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大法被迫害一年之际,为维护大法,我再一次放下生死,走上天安门,打开“真、善、忍”横幅……被当地公安接回后,关進看守所一个月,因我不放弃信仰,被原单位非法开除。

三、放下人心,走正回归路

从第二次進京回来,一年时间内我又先后经历了多次的非法抄家、拘留。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迫害中正念不足。面对劳教的威胁,在怕心的执著下,做出了一个修炼人不能做的事,说了违心的话,签了不应该签的名。

回到家中我失声痛哭,悔恨至极,恨自己不争气,辜负了师尊的慈悲苦度,给自己的修炼抹了黑,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慈悲的师尊没有放弃我。通过大量的学法,我真正认识到了正法修炼的严肃性,认识到了由于自己没做好,说出的违心话会误导常人以为法轮功错了,这才是真正的害了他们。

大法破除了我人心的执著,我从新坚定了正念:我就是一个大法修炼人;我要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要放下人心,从新走正我的回归路。

为了对他人负责,对我本人负责,我要尽快挽回这个损失。通过邮局,我先后给原单位及迫害过我的有关部门寄去了我得法后身心受益的体会,并严正声明:在迫害中,我违心所说所写的一切有损于法轮大法声誉的言行全部作废,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我要坚修大法到底。

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又先后四次進京打横幅、发正念证实大法,其中有两次被抓,我都正念闯出了魔窟。

慈悲的师尊时刻呵护着弟子。流离失所、举目无亲中,我很快找到了当地同修,同修们在自身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给了我极大的帮助。师父的新经文、讲法、明慧网的周刊我都及时得到了。生活的艰辛我不放在心上,沐浴在佛光中,我如饥似渴的学法,读着明慧网上一篇篇正念正行的切磋文章,我一下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发自内心的说:师父,我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

那时真相资料紧缺,我就配合当地同修,买来彩纸毛笔,白天写真相标语,晚上出去张贴。刚开始,我做的标语很小,贴的时候还紧张的东张西望,后来越做越大,正念越来越强,去掉了怕心,贴起来镇静自如。我这才体会到讲真相的过程也就是大法弟子正法修炼的过程。

后来,在同修们的努力下,我们克服困难,建立了大法资料点,上网、做真相资料、揭露当地邪恶迫害,为同修整体提高、讲真相救众生、震慑邪恶起到了很大作用。

四、魔难中向内找,归正自己

一次做完大法工作,回去的路上,我被恶人绑架。我不配合他们的任何要求和指使,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并绝食抵制邪恶迫害,要求无罪释放,被非法劳教一年,送進黑窝劳教所。

在劳教所,我绝食近三个月,心里一刻不停的背法、发正念。元旦早上,我们二十几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在操场上集体证实法,高喊“法轮大法好”,声音直冲云霄,极大的震慑了恶警。

大年初一晚上,劳教所演节目,一个邪悟的犹大上台念诽谤大法的文章,我高呼“法轮大法好!”一群恶人冲过来,连拖带揣把我推進了小屋。我因此被非法加期。

从此,有一段时间,每当我看到那个上台诽谤大法的犹大,心里就充满了憎恶,一眼都不愿看到她,甚至看她一眼就浑身不舒服。一天,我忽然问自己:她竟然能动了你的心?!师父法中讲“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你的心怎么竟被她带动了?!她做不好那不是人心害的吗?天上的神能怨恨一个人吗?她走向邪悟,她自己空间场里的无量众生将被销毁掉,多可悲呀,师父该多痛心啊,我怎么能不去救她,反而恨她呢?我看到了自己还没修去的那颗仇恨心。去掉它,取而代之的是慈悲。当我从法理上认识上来后,我再看她,浑身不难受了,一种慈悲之心油然而生……当我将要走出劳教所时,她还主动找机会给我说话,我也真心的希望她能够从新走正走好。

包夹我的两个恶人中,其中一人因吸毒已是第三次劳教了。在我身边,她经常给其他劳教人员讲她淫秽不堪入耳的流氓史;我不愿听,可她每天都滔滔不绝。我想起师父在法中讲过,说两个人发生矛盾,第三个人听到都要自己悟一悟。她每天在我面前讲这些肮脏事,是不是我空间场中还有没修去的色欲之心,这颗心如此丑陋邪恶,我一定要去掉这颗肮脏的色欲之心。我识破了这邪恶的情魔烂鬼,第二天,这个包夹就被从我身边调走了。

一年多后,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劳教所。

五、放下名利情,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从劳教所回到阔别几年的家中,这时,我才知道丈夫已于一年前,当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时,没通知我和我的家人,单方面办理了离婚手续(这是违法的)。他说他已又组织了新的家庭。他给我看离婚裁决书,上面没给我留下一分钱,只有很少一部份财物,孩子也判归了他(这些年他长期在外地工作,收入很高,孩子一直由我的父母照顾)。

我当时很平静。我说我能体谅他的不易,这些年也因为我连遭迫害,使他跟着受到了很大牵连。离婚是对我和我的家人的迫害,我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作为弟子,我也不承认这场迫害。离婚一事,我保留我的看法,尊重他的选择。我告诉他,通过修炼,我有一个好的身体,有一个宽大的胸怀,我目前虽然在经济上受到迫害,但我会尽快调整好心态,找到一份工作,自食其力,并请他放心。也希望他这次回来,能安排好孩子的学习和生活。

他看我态度平和,再三挽留我在家照顾孩子(他很快就要回外地工作)并且坚持要支付给我工资。考虑到孩子的成长,我决定留下。

我的亲朋好友知道此事后,都很气愤,要我起诉他,并说我若依他的话,人格受到了侮辱。我笑着对他们说,照顾好孩子是我当母亲的一定要尽的责任。当年单位开除我的工作,我没怨恨他们;今天他这样做,我也不会怨恨他,不但不怨恨,我还要感谢他给我安排了这么好的工作呢。

当我放下了人心,放下了对名利情的执著时,我很轻松的处理好了工作和家庭上的这个魔难关。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都要圆容好周围的环境,开创好更有利于正法修炼的环境。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我安排好的。

如今,我把孩子的生活料理的井井有条,孩子心情很愉快,同时我又有充份的时间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以上是我个人的修炼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