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请律师问题与同修们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看了7月27日每日明慧同修的交流文章,很有同感,就此问题谈一点个人的认识,不足之处,请指正。

我地区从今年5月以来,发生了多起同修被非法绑架、判刑的恶性迫害事件。这里只谈我们在家弟子如何把请律师这件事情当成讲真相、救众生、证实法契机,从而形成一个整体,把不好事(指迫害),当成好事(指救度律师和迫害者,证实法)的过程。

首先我们必须要清楚,在请律师打官司这一问题上谁是主角,是律师、还是大法弟子。是律师在替我们打官司证实法,还是律师在配合大法弟子打官司证实法。如果是律师在替我们打官司,我们把钱花了,能打成什么样就什么样无所谓了。有一部份同修有这样的想法,做了就行了,结果不重要。如果是律师在配合大法弟子证实法,那么我们就要参与其中,关注案子的進展情况,哪里出现了问题,就要和律师一起(当然得先给律师讲真相,启发他的善念,正义感。)要律师敢对恶势力说“不”。具体过程是这样的。

当同修家属(常人)把请律师这件事告诉我们之后,我们马上与家属取得联系,商量应该不应该请(因是二审)。家属也知道邪党不讲法律,怕钱白花。但考虑自己的亲人有这个愿望,就是白花钱也得请,要不等家人回来无法面对。我们和同修家里的炼功人商量也认为应该请,每次都等着同修自己闯出来,在家只是发发正念,时间一长,用心也小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里面的同修和外面的同修是一个整体,正法進程在推進,对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我们对律师界讲真相还真是一个空白。于是我们和同修家的常人一同去找律师。在楼外的广告上我们找到了一个律师事务所的电话,于是就联系上了,让我们去面谈。(注意在电话中不谈什么案子,只说家里有一个案子,想请律师)到了第一家律师事务所跟律师讲我们要打“法轮功”案子,律师还真是不明真相,跟我们说什么国家已经定了“法轮功是×教”,又是自焚,又是围攻中南海,又是反党(指三退)等。我们站在第三者角度,把他们提出的问题一一做了解答。同时要求律师共同维护宪法,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他们不敢答应做“无罪辩护”,只是想减刑,我们不同意,同时把网上登出的北京律师为全国各地同修做无罪辩护的样本发给律师。他们当时说要问一问主管案子的法官,看有没有转机,如果有转机再联系。回去后跟同修交流,同修说你这样讲他们敢接吗?我说:“我不求他们打官司,只想通过这件事讲真相,让律师界知道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同时启发律师善念,正义感,共同维护宪法。”我对律师说:“我相信我地区也一定有人权律师高智晟。”我再找。接着同修们又三三两两结伴去各个律师事务所,所到之处把北京律师为全国各地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的样本发给每个要找的律师。

当然这件事一开始同修们的认识也不一样,有主张找的,有不主张找的,有的主张找就一定要打赢,有的主张不注重结果,只注重过程。只要把真相讲到位,所谓的案子自然而然就有進展了。有的主张不注重结果打官司干什么?经过一次次交流,大家基本上达成共识,不管能不能去找律师,大家的心要在一起,不能分散整体力量。不能去的同修在家寄寄信,发一发正念加持,找一找律师事务所的地址、电话等,各尽所能。经过同修们共同努力,帮助我们打官司的律师有了正念,配合我们到法院找主管的法官、法院副院长、政法委书记等处讲对法轮功的案子判错了。法官、法院院长告诉我们法轮功的案子由市政法委主管,先定罪,后找证据。其实判几年都是事先定好的,法院说了不算,他们得听政法委的,这就是中国特色。我们跟他们讲政法委这样做是违法的,司法不是独立吗?今天他们用权力压你们让你们判,可是你们想过后果吗?你判了无罪的人有罪,那么你将来就得去承担这个罪,因是你签名判的,政法委只是暗箱操作。他们不可能替你去担责任。不久的将来你们就是替罪的羔羊。“文化大革命”大家都知道吧!你知道后来的三种人是什么下场吗?有的被拉到云南秘密枪毙了,回来后给家属一个骨灰盒说是因公殉职了,前车之鉴啊!他们听后都不做声,只是说你们要注意点。共产党恨死“法轮功”了。最后律师说:如果二审不改判,就免费帮助我们向高法打申诉。其实我们整个二审才给律师费2000元,律师说:“我不是为了钱,是为了我们共同的信念,为了善良”(其实律师不学大法,对法轮功的事这是第一次了解)。

同修们做事的基点很重要,我们为什么要找律师打官司,通过给律师界讲真相,为了救度众生,同时揭露当地邪恶。我们不能有求结果的心,这颗心我认为不在法上,就做我们应该做的不论什么结果都是一个好结果,做到位了,案子自然就有一个好结果,有了人心不可怕,修去它,这就是提高,在这个过程中修好自己,我悟到这是一个修炼提高自己的过程。

邪党统治下的律师,在用邪党自己所定的所谓法律,告诉法官、司法界法轮功不违法,信仰无罪。有一个律师敢打,就会有第二个、三个、乃至更多。如果我们地区乃至全国的律师界都在告诉法官“法轮功无罪”,这是一股什么样的正义力量,天象变化下面得人去动,吃五块饼才能饱的人,前四块不能说没有作用,所以不必执著眼前的结果。

每当我们遇到困难想退缩时,想一想师父在法中是怎么说的,回来后静心学一学法,又有了勇气,知道怎么样做是对,怎么样做是错了。其实这是师父看护着我们,通过找律师这件事修好自己去执著心提高的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