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

一、修炼大法后 十几种病不翼而飞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在一次大法交流会上喜得大法。记得当时同修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拿回家,一口气将宝书读完。记得当时看书的时候,手捧宝书浑身发热。看书的一周里,我天天拉肚子(当时不知是消业),当看完书的最后一页时,肚子也不拉了,反而感觉一身轻。看书前的十几种病不翼而飞,那一刻,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

过去由于我是一个性格粗暴、争强好胜、名利心很重的人,小时候就染上了多种疾病:腰疼、胃炎(修炼前从不敢吃韭菜饺子)、肠阻气、心律不齐、慢性咽炎、舌炎(修炼前一直口含黄连度日)、植物神经紊乱(整天肿眼皮)、颈椎骨质增生、神经性头痛、脚后跟痛(修炼前从没穿过高跟鞋)、难以描述的腿肚子痛等十几种无法根治的顽症。那时我家的钱大部份都用在了我的这些病上,然而仅仅一本书,短短的七天时间,十几种病不翼而飞了!奇了,神了,神奇极了!我真是象沉睡了万年的人,此时象睡醒一样,那一刻的我,无以言表,但是我知道从今以后我再也离不开这本大法书了。大法就是我生命的全部。看完书后,我利用周末找辅导员学习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从此以后我真正走上了修炼之路,成了一个修炼之人。

以后的岁月里,我白天上班,晚上到学法小组学法,早上参加晨炼。因为我是在最冷的季节得的法,开始晨炼,室外的温度都在零下十几度。但当时的我就是不怕,跟着老学员炼,风风雨雨从不间断。记得一天刮着狂风的早晨,我如往常到了炼功点,三十多人的炼功点,只去了四人。我没有犹豫,对那个男同修说:我们开始吧。犹豫的同修打开了收录机,放起音乐,就这样,我们四人顶着狂风严寒炼完了一个小时的功。炼完后,其他俩个女同修问:你不怕冷吗?我们俩个都不敢想象在这样的天气里能炼完功。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当时只想这么好的功,我一天也不能不炼。现在回想开始炼功的日子,的确很苦,那么冷的季节里,我一开始就坚持跟老同修在外炼功,能不冷吗?但是我从来没有怕过,有师父的保护,我从来没有冻坏过,相反经过一段时间的炼功,我的手在冬季,即使下着雪,骑自行车出远门,不戴手套,都不觉冷。大法的神奇,令我敬佩,让我折服!

由于大法的神奇,让我有了洪扬大法之心。我把我的积蓄拿出,买了四个收录机(婆婆、生身父母、养身父母、家里)为他们请了讲法录音带(90元一套),为了省钱,丈夫到新华书店买回了很多空白带,用母带共录制了四套,解决了老人们不识字的困难。在近一个月里,我周围的亲朋好友,共有十六人得法。我养母,炼功不到一个月,多年的老胃病就好了,膝盖上二十厘米的瘤子不见了。生身母亲十个手指伸不开,已经五十多年了,炼功不到半月,十个手指伸开了,看到生母的变化,大家都说:大法神了,奇了。其他亲朋也不同程度的受益。

二、迫害之初

但是,好景不长,在我得法还不到半年的时候,邪党迫害开始了。我记得那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中午,我和同修们听说了恶党迫害大法事件已经发生,当时我们也很着急,心里的不平,无言以表。听说陆地進京无望,我们打算走水路,一打听水路的票更买不到,无奈,我和同修们暂时放弃了進京证实大法的机会。

就这样我们没有去京城,但是在七月二十日早晨,我和同修们仍然坚持到炼功点上炼功,那天早晨,警车从我们眼前来回穿过,但是我们不怕,恶警对我们也没有办法,可那毕竟是我们最后一次集体炼功了。就在我们不知如何做的时候,七月二十日下午,我们点上的辅导员被抓了,当时我不能理解的是,这个辅导员将大法书、教功带、录音带、录像带都交了出去(说是保护我们),我听说后又气又急,气的是一位老同修不应将大法书上交,急的是可能马上会找到自己。怎么办?

修炼是严肃的,决不能拿着大法开玩笑。当迫害开始的时候,我周围的二十几个亲朋好友,吓的不敢学了,而且经我手给他们的宝书也不要了,收录机也不要了,就是留下的也不敢听师父的讲法了,听起了常人的歌曲,我买的四个收录机,只有我自己的还在为大法所用,其它三个不到两年就都坏了。就这样,一个个老人都不学了,生身母亲的手又伸不开了,婆婆也是因为不能坚持学法炼功,两年后得了老年痴呆,后来在去世前的四年里遭了很多罪。养身父亲毕竟还经常听大法的带子,在零六年得了胃癌,但是奇怪的是,并没有遭多少罪就走了。现在只有养母还在坚持听听法,时不时打打坐,在经过一场大病(脑血栓)后还能健康的活着,真是大法的洪恩。养母从零二年得病到今天近五年了,老人越来越健康,现在八十一岁了,还天天收拾家务做饭,秋季帮我哥哥扒玉米,摘花生。从四个老人对大法的不同态度,我看到了,大法会给不同的人带来不同的人生。

迫害刚刚开始的一年里,邪恶真是邪恶至极,同修有什么事情,不能直接见面,象地下工作一样,相约到野外共同协商。当时我家就在派出所的家属院,炼功怎么办?我想在外边炼不了就到家里炼,不能放音乐,就数着遍数炼,坚持天天看宝书,为了方便,我利用业余时间将宝书抄写了一遍。这样我可以将笔记本带到单位去,没事的时候,可以看上一段,非常方便,又不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从得法到九九年底,我共通读了二十遍宝书,还看了很多遍讲法录像,听了很多遍讲法录音,看了师父在其他各地的讲法多遍,为我今后走好走正大法之路打下了有力的基础。

修炼的人就是难,但是,难才能体现出修炼的威德。修炼后我经常想《西游记》中的唐僧为取真经,历经千辛万苦,经受八十一难,回来后还得自己破解。而我们想学,经书就在眼前,得之于易。但我们不能失之于易,我们是万幸的了,所以要好好珍惜大法。迫害的开始,因为我在农村,大法的资料很短缺,经文都是跟一个同修要一份我自己抄一份,有时还得给其他同修抄。这个同修看到我的真心,就给我多要了一份,但还是不够,不够我就将我的给同修,然后我再抄。从迫害开始,到零三年春,我共抄了五篇师父的长篇讲法和所有的短篇经文。四年的时间,就凭着我这颗对大法的心,师父的经文我一篇都不缺。记得零三年我抄写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正要抄写师父的解法时,感动了丈夫(丈夫在七二零前也学过大法),他说这么长,你什么时候能抄完啊,我说只要用心,一定很快就可以抄完,丈夫说你给我吧,我给你到单位复印。我很高兴,并试探着说能否印两份,他一口答应下来了。他利用中午人家休息的时间给我印好了资料,节省了我很多时间。从此只要是长的经文,都是丈夫帮忙复印的。

记得那是零三年春天,一次看似偶然的机会,遇到了一个城里的同修,我象久旱的禾苗巧遇喜雨,我一股脑说出了几年来的困难,并提出让她解决大法资料和师父经文等问题。同修一口答应我们的要求,并给我们《明慧周报》和师父经文。多年资料短缺的问题,终于在师父的安排下顺利解决了,我把抄法的时间用在了学法上。

在学法中,每当做的不好的时候,师父都会及时点化。如有时看书犯困,懒惰促使自己多睡了一会,起床后,眼皮发沉,很难受,开始自己没有悟好。后来又出现,发现眼皮都肿了(炼功前眼皮天天肿),再后来,我马上悟到是自己起床晚了,马上向师父承认错误,保证以后再也不贪睡了。眼皮马上就好了,近九年的时间里,这种事经常发生,但我基本上能做到,马上悟到将事情做好。

但是与精進同修相比,还有许多不足,特别是7.20后到零三年秋,近四年的时间里,是我最不精進的一段时间,那时的我,怕心严重,怕恶警看到,早晨炼功不敢放音乐,开始每天还能坚持炼五套功,后来不炼第二套功了,早晨炼一、三、四晚上炼第五套,炼静功的时候,根本静不下来,每天坚持早炼半小时动功,晚打半小时坐,空闲的时候看半小时到一小时的书,好象在完任务,天天如此,很不精進。现在我又开始精進了,从零三年七月,到今天也就是四年的时间,我通读了宝书八十六遍了。

记得那是零三年深秋,一个同修找我和她一起发放真相资料,那是我第一次做真相之事,当我装上七十多份资料,怕心很重,每到一个门口,放下资料就跑,好象那家人会来抓我,好不容易将材料发完,总算喘了一口气。回来的路上,同修鼓励我说:第一次还行,我们明晚再出来发。当时那个别扭劲就别提了,但又不好说,就低声说:好吧!第二天,我到了同修家,装好了五十份材料,十几个光盘就上路了,路上同修对我说:发的时候,看明白哪家住的好,家里有家电设备,就发一张光盘,一般的只发资料。我俩转遍了一千户的村庄,将能发的基本上都发完了,只剩下当地派出所了,当时派出所大门口一片灯光,门卫在警卫室看电视,我俩在门口十几米处来回走动,当我们走到第二个来回的时候,警卫室的灯突然灭了,我迅速将两份资料和一个光盘放到了门口的显眼处,当我退回来的时候,灯又亮了,我俩异口同声的说:是师父在帮我们!同修说:这是师父在鼓励你呢!对,我一定会好好做,把损失的时间补回来,决不辜负师父及众生的重托和厚望!

正是有了这两次跟同修一起发真相材料的锻炼,在以后的几年里,才有我独自一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三、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零四年六月,我告别了得法修炼的农村,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山村。开始,我跟当地的协调人联系过,听说她的家属还在被迫害着,不忍心再给同修带来麻烦,资料的问题我自己解决。

我去城里直接找管资料的同修,同修答应我要多少给多少,第一次我就取回了三百多份材料,五百个护身符,然后立即行动。第二天,我带上材料和护身符,到了一个一千多人的村子里,除了破房我拿不准外,其他都发遍了。从上午八点到十一点我就发完了,一共发了近三百家,因为在七月,上午八点到十点多正是农民干活的时间,我用包装好资料,手里拿个铲子,好象挖野菜,没人知道我在干什么。所以看的清楚,该发不该发判断正确,一千多户的村子,半天就发完了。

发的时候,偶尔会碰到早回来的人,他们也不在意,碰到几个生人看到我往他家门口放东西,和他们的目光相对时,我发出一念,我是送福音的,你们要明白。所以这些人什么也没说,甚至还抬起头朝我点头笑呢!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顺利的完成了这次救世人的伟大事情。

因为我刚到一个新地方,没有人认识我,也不会引起恶警的注意。零四年半年的时间,我大多是利用白天发材料的。在山区,农民果园里都有一个看园的小房,我就将每个小房子里都放上一份材料和一个护身符,效果很好。到了秋天,农民在大路两侧搭起临时简易棚子,摆摊卖水果,我趁天不明农民还没到的时候,每个摊位都放上不同的材料(以便交换看),这样做,一定看天气行事,如果有风就捡一些干净的石块将材料压住,天不好就给材料穿上包装袋再放,这样,等农民卖水果闲下来时,就可以看了,有时将摊位正对了电线杆或其他建筑物上贴上不干胶,让更多的世人看到真相材料,明白真相。

零五年,由于我在这里工作了半年多,已经有不少人和学生认识我了。利用白天做已经很困难了,于是我合理安排时间,例如:夏季吃完饭,人们会出门走走。人们走动很乱,这时发材料最安全,既不会引起别人注意,也不会引起狗叫。下半夜三点,夜深人静,在大小路两侧贴不干胶最好,到五点左右上学的学生开始走动,就不要贴了,转为发材料。

随着正法形势的不断推進,世人在不断觉醒,但总是会有部份世人,不看材料,不明是非,不能善待大法材料,晚上我发的真相材料,有时白天看看。有一次,晚上发了五十份材料,白天将这五十家门口逐户查看了一遍,发现一共有六家将材料撕毁扔在门口,护身符也扔在了地上。我小心的捡起护身符,把这几家门口一一记住,晚上我打印了一些小纸条:“朋友!当你接到福音的时候,千万不要盲目撕碎扔掉,看看它是什么,看明白了,我想你会知道怎么办的。谢谢!”晚上我又将材料、护身符和小纸条装到一个塑料袋里,让小纸条字面朝上,再次送到那几家门前。第二天去看,一家也没有撕毁资料的现象。受这件事情的启发,以后再发材料都会附加一张小纸条。同时,我还在不干胶贴上了一张长长的纸条,内容是:朋友,请别再撕了!会遭报应的!善良一点吧!给自己留条后路吧!效果也不错。

另外,发材料和护身符一定要智慧的发,如:我们单位每年秋季都要有一次为灾区捐衣物活动,我利用这个机会,帮助后勤人员整理衣物,将我早已准备好的材料和护身符放到衣服里去,让它们经历千山万水找到主人。为了让灾区的人们能多得到福音,我每年将老家的衣物多找一些,每件都放上一个护身符或一份资料。零六年,一次我就捐了八十多件衣服,让山区的灾民能看到大法的福音。

四、生活中证实大法

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必须贯穿在自己平时的生活中,譬如平时上班与同事交往过程中,时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三句不离本行,对他们讲真相。我们单位共四十位老师,经过我三年的讲真相,现在有一半人读上了大法书,一半人办了三退,看资料接福音达100%。小学生是恶党和我们争夺的对象,三年里,我将在校学生和毕业班的三届学生全部办了退队手续,现在还有五名学生学起了大法书。三年来,我共劝退人数达一千一百多人,但是我深深知道这与精進的同修比还相差很远,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真相材料、贴不干胶,都要智慧的做。四年里,除了在近处做外,我这个不爱好旅游的人,为了传真相也爱上了旅游。每到一地,我就将福音传到那里,例如:住旅店,每次退房的时候,我都会在房间的台灯下、枕头下、床头柜里放上材料及护身符,再在厕所墙壁上贴上一张不干胶。在旅游区,在洗手间的显眼处放上一份资料,效果很好。记得有一次去威海玩,去厕所,看到看厕所的老人很善良,顺手放到他自行车筐里一个护身符,他拿在手里仔细看,我又给了他一份资料,他对我微微一笑,认真看起来。象这种情况只是少数,不能都这样,必须看准了是善良的人才能当面发放,不了解的,不能当面发,以免让邪恶钻了空子。几年来,我发资料、贴不干胶,从来不重复使用一种方式,例如:周一东街发,周二发西街,赶集早晨贴一次,下一集晚上贴,让邪恶摸不清你做事情的规律。所以几年里,经我手发放的材料也有上万份,不干胶也贴了有几千张,在师父的保护下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也没让邪恶钻过一次空子。

修炼中,人的情是最难放下的东西。怎样才能放下人世间的情,我在这方面,修炼之前表现最不好。执著于周围的亲人,整天想的是亲人们的吃喝玩乐,满脑子都是执著事。无论是孩子的学习,还是丈夫的工作,哪一方面出了问题,我都会执著的放不下。从得法开始,知道这些事情都得放下,但自己就是放不下。例如:对待婆婆,我小心的伺候,就怕惹她,但她还是开口就骂,但当时只知道忍受,不知道这是过情关。我就这样强忍着,过了两年也没有好转。零四年的一天,我学大法书时,突然悟到婆婆这样是不是师父让我放下亲情。说来也怪,从我有了这个想法后,婆婆不再骂我了。我把她当成一个众生对待,让她记住师父的名字,默念“法轮大法好”,这样我们和睦相处了,直到零五年底去世,关系都很好。在婆婆身上我感到自己在升华,去掉了情,自己有了慈悲之心。在以后的几个情关中,我都是用慈悲闯了过来。零五年腊月,婆婆病重,与此同时,父亲得了胃癌。但这一次,情关还是过的很好。慈悲的对待两个老人,没有那种被情缠绕的感觉。零五年腊月二十婆婆病死,婆婆丧事那几天,父亲病危,我买了几个海参,想让他过完大年。办完婆婆的丧事后,我马上准备父亲的后事(父亲只有我一个孩子),零六年正月初五,父亲去世。如果我没学大法,在半月内失去了两个亲人,对于我这个情欲满身的人来说,肯定会非常难过,但在婆婆的丧事上,我始终按大法的要求自己,钱我自觉多出,处处让着其他兄弟。办丧事的同时,我还带了很多材料和护身符,给了很多亲戚,丧事办完了,亲戚们带着福音回家过年了。父亲的丧事也是如此。经过了这两次丧事,我真正放下了亲情。

总之,走过了这九年多的修炼之路,我真切体会到师父给予我的无以言表的关心和鼓励。在这条修炼路上,我想我会越走越精進,越走越成熟的。不管大法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很好的去做,圆容着师父所要的,在做的过程中达到心态坦荡,不惧不怕,众生得救放在第一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