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三日】我是居住在农村的一名家庭妇女,今年六十八岁,文盲。一九九六年五月得法。回顾自己这十二年的修炼历程,虽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也有很多我修炼的经历与体会。不妥之处,同修指正。

一、求生

由于家中兄弟姊妹八个,父母生来老实厚道,无生财门路,吃闲饭的人多,因而家庭生活十分困难,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所以,从小我的身体虚弱多病,面黄肌瘦皮包骨,非常可怜。长大成人后,找个丈夫在城里做事,长年不在家。怀孩子时,正值伏天,年轻无知,只图怎么凉爽舒服,在茅草屋里的湿土地上,还泼上水铺上竹席挺着大肚子,睡觉纳凉几个月,从而染上类风湿关节炎严重疾病。身体右侧肌肉萎缩,针扎不知痛,骨关节开始变形,大小医院看了不少,都说无法治疗。干饭不能吃,冷水沾不得,上坡走不动,活路做不得,真是苦不堪言。

祸不单行。病魔缠身没甩脱,又招来人灾横祸,真是雪上加霜。一九六四年邪党搞什么四清运动,说我是四不清的,整天批斗我,诬陷我施美人计拉干部下水,要把我批倒批臭。逼的我无路可走,趁着夜深人静之时,避开看管我的民兵,偷着来到一大水塘前,准备跳水了却人生。两眼一闭直往水塘中扑去,可是却跳不下去,就觉得身后有人拽着我,并且身不由己的又把我拽回那个屋里。我在这屋里好似坐地狱,哭无泪痛无声,全无求生的想头。到了深夜,又偷着出去跳崖。我走到一座数十丈高的悬崖边上,数数哒哒的痛苦一阵后,就往崖下跳。还是跳不下去,明明白白的感觉到身后有人拽着我,还不停的跟我说:“以后会很好的,以后会很好的。”又把我拽回到那个屋里。我恍恍惚惚的想,做人好难哟!死又死不成,活又活不好,是哪位神仙,菩萨救我,那就请您给我指条生路吧?我把求生的希望全寄托在神仙身上。

四清运动结束后,啥问题没有,莫名其妙的折腾我一年多。这时,一位亲戚来找我,他跟我说:“你这妹娃子,魔难这么大,是很难解脱的,跟着我去学佛吧!”从此,我進了佛门,皈了依。我全身心的投入佛门,有空就往庙里跑,一心一意为庙里服务,做了不少事情,一晃就是二十多年。

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肝、胆、肾、心脏、胃全都有病,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好的。药物不断,常住医院治疗,魔难根本就无法解脱,身心更不可能得到升华。庙里也不清净,大肉偷着吃,麻将照样打,争争斗斗时常可见,物质利益高于一切,实质是一个旅游场所,为谋求效益的一个经济实体。这里哪是修炼呢?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对着苍天祈祷,上天呀!我要学佛呀,请神灵开示我吧!

二、得法

离开佛教后,我漫无边际的游荡。练什么功呀?打什么拳呀?跳什么舞呀?我都去尝试了,都不是我要的,总感觉不对路。有一天,也就是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我到公园里转悠,一熟人拉着我说:“走,去炼法轮功,这功法太好了。”

可能是缘份到了,听到法轮功这几个字,就觉得很新鲜,一下子精神起来了。到了那里我站在后面,跟着前面的人做的动作做。做了几个早晨,五套功法就学会了。同修又帮我请来一套大法书籍。从此,我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修炼法轮功确实好。五套功法炼下来,心清体透。好啊!真是好啊!三个月修炼过去,我的偏头痛、鼻炎、喉炎、哮喘、胸膜炎、胆囊炎、肝炎、肾盂肾炎、胃炎、胃下垂、肠炎、盆腔炎、子宫肌瘤、痔疮、类风湿关节炎、风湿心脏病,皮肤奇痒症等疾病全不在了,不翼而飞。那种身体没有病的感觉太玄妙了,全身像一个面包,松软软的。我的胃口也好了,冷的,软的,硬的食物都能吃,走路生风,做啥事不知道累,爬上坡后面就象有人推似的,非常轻松,神奇呀,太神奇了。我那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每次炼功时,当炼功音乐一响,我就觉得师父站在我跟前。师父的声音,好亲切呀!好洪亮、威严、神奇哟!那冲的声音,如神雷闪电,刺破长空,直冲天顶。那灌的声音,惊天动地,好似泰山压顶,直通地界。从此,我参加一个集体学法组学法,固定一个炼功点炼功,风雨无阻,按时参加学法炼功,脚踏实地的修自己,忍痛割私去执著,一心一意的修大法。

师父讲:“你几百年得不到一个人体,上千年得到一个人体,得到一个人体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个石头万年不出,那个石头不粉碎了,不风化了,你是永远出不来,得个人体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人身难得,讲这个道理。”(《转法轮》

学了师父讲的这段法,我的眼泪刷的一下流了出来。是呀,我只想解脱自己,不珍惜这上千年才得到的人体,细想起来,我好自私呀!要不是师父管着我,不让我了却残身,我将会铸成大错,失去万古机缘。师恩浩荡师恩重,是师父救了我。如今我又得到大法,确实我太幸运了。怪不得我在跳崖时,那个拽着我不让跳的神灵直告诉我:以后会很好的,以后会很好的。

我这个被师父从地狱中捞起来的人,面对师父的法像以泪洗面,双手捧着师父讲的大法,倾诉着我尊师信法的心声。生生世世寻大法,千年万古盼师尊。我会珍惜这万古机缘,不管出现风吹雨打,不管是惊涛骇浪,我会坚如磐石,志如金刚,坚定不移的助师世间行。我会按照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不偏不倚的一直向前走,任何人,任何生命都别想动我的心。我恭恭敬敬的给师父上炷香,磕了九个头。

三、学法

师父在《拜师》一文中告诉我们:“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我悟到一个真正的修炼者,必须持之以恒的反复通读大法才成正果,不学法,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我没读过书,不认识字,捧着《转法轮》、经文和师父在各地的讲法,我都不认识。在学法点上我跟着大家读,读到哪儿我也不知道。回到家里就更没办法了,捧着大法两眼泪水直往下淌。

一位同修跟我说:“苏大姐(化名),这部法不得了,太神啦!我看到每个字都变成了佛、道、神,有时看着看着显现出天界的亭台楼阁,仙雾缭绕,紫烟冉冉上升,五彩缤纷,玄妙至极。”

我听的神了,好似身临其境,想着想着突然使我一惊,心里豁然亮堂了。是呀,修炼怎么能被文化卡住了呢?有师在有法在,我是大法师父的弟子,我必须要同化大法,必须用这部大法来造就我这个生命。我求师父给我开智慧,我跪在师父法像面前说,师父呀!万古等待就是为得法,可怜弟子是睁眼瞎,恳请师父帮我想办法呀!这个愿望一发出,我就觉得头脑开窍了。翻开《转法轮》一看,很多字都认识了。就是不认识的字,只要顺着前后字的意思读下去,一问人家基本是那样。集体学法我也跟得上了。这部大法我就这样在很短时间内我自己就能通读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叫我好好学法的。

当然,我决不会辜负师父的期望,师父的苦心我非常明白,我会抓紧一切时间学大法。学法也不容易,经常遇到方方面面的干扰。最为突出的是瞌睡、疲劳。学法就打瞌睡,有时书就掉到地下了,你去睡觉还睡不着。我知道这是邪恶在干扰,不让我得法。这怎么成呢?任何生命都不能干扰我修炼,任何困难都不能阻挡我学法。打瞌睡,我就站着走来走去学,我跪在师父法像面前学,我盘着双腿学。总之,我就是要学师父传给我的大法,每天至少两讲,有时耽误了也要抽时间补上。但是,收效不理想。

后来,我认真的看《明慧周刊》上同修写的文章,不断和当地同修切磋交流,才明白一个理。修炼人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与自己修炼有关,往往还是自己那颗心促成的。跪着学盘腿学,走来走去学,都是用人的观念、人的思维方法想出来对付瞌睡魔的一些办法,是不起作用的,不奏效的;必须站在法上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问题,去掉执著,才能解体邪恶,提高上来。这时,我才知道修炼人还有这么多名堂呢?想做好一件事情,会有那么多的干扰、困难和魔难。

同修的指点,使我头脑清醒了,我学法打瞌睡是我的欢喜心促成的。我这个大文盲,突然一下能通读一本大法,认识那么多的字,怎么不高兴欢喜呀?邪恶看见了,好呀!我叫你欢喜,让你读书打瞌睡,读不下去。它钻了这个空子。师父给我开智慧,是让我好好学法。宇宙大法博大精深,一辈子都难悟通透一层法理,你欢喜什么呀,太不自量了。你这不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吗?你才开始学法,入没入门都还难说,你高兴什么呢?

打这以后,我头脑冷静了,不再狂热了,毕恭毕敬的老老实实的通读大法。学法前,洗手梳妆,坐正姿势,归正心态,然后打开大法,逐字逐句,每个标点符号的语气都读出来。读起来法理清晰,头脑清醒,不再打瞌睡了。越读越想读,身体热热的,小腹暖乎乎的,好象我的全部生命和无量众生都被沉浸包容在大法之中。

慢慢的,我明白了好多好多的东西:我为什么来到这个人类社会?来到这里干什么?人为什么有生老病死?这里的一切为谁而存亡?宇宙和天体是怎样在运动?这一切的一切,我这个农村妇女,大字不识的老粗竟能知道这么多。和常人交谈起来,见我这个老太婆谈吐自如,入情入理,顺理成章,不可思议,还不知道我有多高的学历呢!是呀!师父的弟子谁又不是这样呢?个个都是有很大本事的。

四、洪法

从我的实修历程中,深刻体会到一个人得到大法实在是太幸运了。还有那么多世人迷在常人社会中不悟,在大灾大难中苦苦挣扎,实在太可怜了。洪传大法,让他们得法,让更多的众生得救度,应是我们的责任。

我从邻里乡亲开始洪法,给他(她)们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教他(她)们炼五套功法的动作。近处洪传完了,就往远处走。背着录放机,带着师父的讲法录像带、教功带,拿着大法书籍,随同其他同修一起串乡镇、走乡村。逢人多的地方,就扯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起教功挂图,放起炼功音乐。几位同修一起演示五套功法动作,其他同修就给世人洪法,讲大法的美好。愿学的当场就教五套功法的动作,就看师父的讲法录像。这个地方做完了,又换一个地方。有时,一天要走好几十里路,也不觉得苦和累。晚上住扁担旅社,随便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就行了。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去哪里。我们几个人曾到过千里之外的深山洪法,使那里很多人得法,虽然很辛苦,大家心里都乐滋滋的。

洪法一般都很顺利,但也碰到过干扰。一九九九年初,我们到一个边远地方去洪法。这里的世人很喜爱大法,一说起法轮功,都愿意学,很多人都来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个传一个,不一会传遍了周围所有的人。可是,却惊动了当地的公安派出所,以没有传功的合法手续为名,把我绑架到了公安派出所。

那个时候不知道发正念,也不知道公安绑架我的真实原因,但我心里坦荡超脱,全无怕心。我是师父用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修炼的大法弟子,我们所做所言所行都是按照大法的标准而为的。任何生命的干扰和迫害,都是对大法犯罪,它都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我坐在警察的车上,看到那几个警察挺可怜,他们来干扰我们洪法,其罪大如山,如何偿还?于是,我给他们讲起大法的美好,讲我学法炼功祛病健身的神奇疗效,讲我们如何做好人的高境界行为,把他们讲的乐呵呵的。他们问我:“这个功有这么好呀?”我看出他们没有不良意识,善心已被善化出来了,第二天一早他们用那个吉普车很客气的又把我们送回了原地。我们堂堂正正又在那儿洪了两天法,世人为我们捏了一把汗。

五、信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邪党使用了集人类历史最下流的手段,动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恶毒的方式迫害大法与大法修炼者,不少同修被恶警绑架到公安局進行残酷迫害,大量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被强行销毁。我心如刀绞,难受极了。在一片恐怖之中,我坦然自若,没有丝毫害怕的感觉。

我心里明白师父讲的是正法,是不败不破的成大苍穹造就众生的大法,任何生命都没资格、也不能去评说,我坚信大法能战胜一切邪恶。所以,恶警来到我家,我堂堂正正的站在堂屋中间,严肃的目视着他们,郑重的告诉这群人:我无所畏惧的死过两次,全身患十多种疾病,其中有两种病是绝症,全是靠炼法轮功炼好的,你们该怎么做,看着办吧!他们一个个呆了。停了一会,其中一人说:“这样吧!您把那些东西收拾一起,自己送到公安局去吧!”说完,这伙人就跟着他走了。从此以后,没人来找过麻烦,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我该做的事,一切照常進行。

那时,邪党到处设关布卡,清点盘查,十分嚣张。我们这儿没有真相资料点,全靠外地同修送,运送十分困难。从外送来点资料,首先要绕过公共汽车站的出站口,要走出很远的途中搭车,还未到前方的检查站时,又下车步行一段路绕过检查站再搭车。送资料的有的同修象这样躲检查站四、五处,实在辛苦。要是天晴还好,赶上下雨天,或是三伏天,肩上挂着一大包,手上提着两大包,足有百斤以上重量,那个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他(她)们凭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有一次,我背着一背篓东西回来,途中碰见一同修数落我。你一天在忙啥呀,不要怕,快出来做大法真相工作呀!修炼人做啥事,是要为大法负责的,为同修负责的,不能考虑个人的什么东西。我只好说,我修的不精進,对不起同修,我会尽快赶上来的。还有一天,家里来了几位同修,其中还有是外地人,進屋就讲,我们是来落实某某人的问题的,他在给你们送资料时,贪污了好多好多钱。这些人说的就是我前面讲的那个十分辛苦的外地同修。当时,我就想,修炼人师父管着的,就是做错了什么,大法会管的,怎么这些人象常人纪检部门派的工作组那样,搞起深挖细查来了?我对涉及证实大法工作,尤其是资料点的事情非常敏感,不会给任何人透露半点信息。我告诉她们:我修得太差,只在家学法炼功,不与外人接触,你们说的什么全不明白,就这样把他们打发走了。

其实,宇宙大法造就的生命,我们都应相信大法弟子,因为他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就是有什么问题,也是修炼过程中的问题,我们要站在法上对待和处理这些事情,应该善待我们的同修。善待同修实质是一个信不信法的问题。我们要坚定不移的相信大法能造就众生,大法能救度世人。我们在讲真相劝三退中,在处理一些问题时,或自己在过关中不尽人意,往往就是在信师信法上缺乏坚定信念而造成的。如果我们有这一坚定信念,很多事情你都会看的透透的,你会把它做的好好的。

我们这里国安、公安部门有几个人很邪,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我想,这些人虽然很坏,和其他人比起来更可怜。一步一步的在往地狱里走,他还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我心里很着急。一天,那个迫害大法弟子的头儿来進早餐,一人坐在那儿喝豌豆粉,我心里突然萌发出一种要救他的强烈愿望。完全为了他好,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想法,我走过去和他搭起话来。局长,吃这个不经饿,一上午你挺得过去呀?他这种人由于职业原故,从来是拉着脸板起面孔对人,今天还有个笑脸。他说:“我有胃病,没办法,只能吃点软食。”我接着他的话说,讲起人产生病的原因。我跟他讲,病魔都是自找的。象你这种人,工作没有规律,饱一顿饿一顿,有个什么事,上头压下来,精神紧张的不得了,加班加点不能按时休息,还有不得病的。他笑着问我:“你是算命大师,还是心里医生?”我说,这些事算命的他也说不清楚。我告诉你,那些杀人放火做坏事的,为什么你能破案?抓住他。你们一定会认为是你们的工作能力强,业务精。不是的,是他的报应,自己作的。任何一个人做了什么事都要承担责任,做了好事得好报,做了坏事遭恶报。你们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罪大如山呀,大灾大难在等着的。他问我:“什么时候来?”我对他说,我不是给你算命的,我是给你讲一个善恶有报的天理。怎么化解呢?以后要善待大法弟子,牢记“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九个字。最好是不干这种工作。我们谈了两个多小时,早已忘了他是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局长,他听的很认真。后来不久,他真的调换岗位,改做其它岗位的工作了,弃恶从善,不再做伤天害理的事。如果他能够帮助阻止当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将功补过,对他是最好的。

还有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年轻气盛,迫害法轮功很卖力,我四次找他讲真相。第一次我给他讲做好人的道理,送他护身符保平安;第二次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天理,劝他善待同修做个好人;第三次送给他真相资料和上网卡片,让他放眼看世界;第四次给他讲真相,劝他退出党团队。还没等我张口说话,他就说,写个“退”大名字,说:帮我退了吧!我明白您的良苦用心了。

这不是我有什么能耐,我只是坚定相信“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要知道很多生命是为得法而冒天胆来到这里的,只要我们心态纯正,真正做到信师信法,什么事情你都会做好的,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会帮我们做。

六、护法

师父在《悟》中讲:“人世浑浑,珠目相混。如来下世必悄悄然。传法时,必有邪门干扰。道魔同传,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修炼初期,我对师父讲的法悟不上来,师父传这么大的法,这么好的法,谁敢来破坏?谁会来干扰?你能得到这个法算你幸运。所以,我啥都不想,整天无忧无虑,只知道学法炼功,洪法,见人就讲大法的美好,逢人就说这功的神奇。因为,在那些日子里,我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大法呈现的神奇。汪大姐的食道癌不治而愈;二十多年腰弯九十度的驼背,炼法轮功半年腰直起来了;小李的晚期肝癌也炼好了。好多好多的神奇事。

在邪党媒体攻击、诬陷大法时,我们这儿的报纸也附和着,说法轮功这不好,那不行。当时,我很是气愤,关你报社什么事吗?我们找报社论理,讲事实真相,他们在事实面前不得不登报声明认错。后来,邪党公开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制造谎言欺骗蒙蔽世人,煽动世人仇视法轮功。我们不顾一切,冒着风险走出去,在大街小巷里挂真相条幅,贴不干胶,发真相资料,唤醒世人,救度众生,改变修炼环境。在维护大法的过程中,我这个马大哈头脑才逐渐清醒过来。我们就是在维护法的过程中同化大法,不断向高层次转化,就是这样修炼。从此,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不在急躁走极端了,会冷静下来,按照师父的要求把它做的更好一些。

有一天,几位同修正在屋里学习师父讲的《淘沙》经文,看见外面冲着我家来了一人。等我下楼开门一看,人不见了,只见挂在门的门把上有一封信。拿去给同修打开信封一看,是破坏大法的假经文。我们当众销毁了,决不给破坏大法的邪恶给市场。就以这件事,从新和大家一起学习师父的《淘沙》经文,一起切磋交流体悟。大家站在法上向内找,发现假经文已传了一段时间了,它之所以有市场,是因有同修有求心促成的,觉得自己修的差,有强烈的提高层次的愿望。对于这种追求高层次、人心重的人,就容易上当受骗。大家觉得这件事十分严肃,时间紧迫,各自抓紧去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不几天时间,不仅杜绝了假经文的传播,整体在护法意识上也有所提高。

尊敬的师父,我修的很不精進,三件事做的不好,还有很多很多的不足,但我跟随师父助师正法没有二心。从今以后,我会按照大法的要求,向内找,修自己,去人心,抓紧做好我该做的一切事情,兑现史前誓约,完成我历史赋予我的史前洪愿。

由于修炼层次有限,我谈的上述体悟不免有错,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