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弟子回到了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四日】一九九零年,我在工作中忽然昏迷,心脏停止了跳动,送到医院,瞳孔已扩大,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当时诊断是心肌梗塞,后经全力抢救,我苏醒过来。以后的几年中,每年都得连续住院一段时间,即使不住院,也得点滴维持生命。

一九九六年年末,我去妹夫家串门,妹夫说:“给你看一本好书。”我一看,这本书用非常干净的手帕包着,封面很好看。翻开书,越看越爱看,爱不释手。我于是跑到齐市气功协会问哪有法轮功炼功点,他们指点我去丰恒小区,后又在家附近找到炼功点,有七、八十人。每天早上四点开始炼功,晚上六点以后学法,有时去晚了也有人主动让地方。

在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中,我的心性提高很快,用法归正自己各种不好的思想念头和观念,身体变化很大,身轻如燕,走起路来耳边呼呼生风,骑自行车骑的飞快,年轻人都赶不上我。一九九七年初冬,我和炼功点上的大法学员去畜牧场洪法,骑自行车去,骑自行车回,学法炼功一天也没有耽误过。参加市里法轮大法协会举办的集体炼功、洪法活动,在我的记忆深处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回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我们最后一次在联营商店对过的小广场炼完功,从那天开始,我们这个点便在邪党的迫害下被迫解散了,我们失去了炼功环境,大家迷茫的不知所措,更不理解这么好的高德大法政府为何不让炼?

不久,市教育局来人找到学校领导,问学校有没有炼法轮功的,校长说没有。过后找到我,说不要炼了,再炼就把他这个领导坑了,否则就上报抓人。由于当时自己强烈的怕心和对人的情面放不下,就说不炼了。同年十月我退休回家后,自己偷偷的在家炼,渐渐的自己疏于修炼之事,回到常人中。二零零一年我患上脑血栓,身体留下了后遗症, 二零零二年又迷失于佛教之中,内心无比痛苦。

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抛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直到二零零六年秋,一位小同修多次上门找到我,给我送来了师父的讲法,给我讲真相,给我送来《明慧周刊》。慈悲伟大的师父再次挽救了我,在师父的引导下,我站了起来,闯过了一关又一关,终于走上了回家的路。在师尊的呵护下,感到无比温暖,象个流浪多年的孩子又找到了家。师父没有嫌弃我这个弟子,那种从新融于大法修炼的幸福,时常让我泪流满面。

真心呼唤那些依旧沉迷的与我有同样经历的大法学员:莫迟疑,快猛醒,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回归真正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