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后面的从今天做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相比多数能坚持做好三件事的同修来说,我已经是很差的一类学员了。99年迫害开始前虽然已经开始学法炼功但并没有认识到修炼的内涵是什么,只因为对现实生活的不满(父母长期不和,家庭环境很不好,内心痛苦)而心存赶快脱离这里的想法,带着很强的求心还不自知,不时仰望天空期望着师父快带我走,却不知修炼要扎扎实实修这颗心才可以提高。后来又在情的作用下做了大坏事。迫害开始后,自己由于不能真正实修,也认识不到自己应该怎样做,由于固有的常人心,受到误解不愿辩解,所以即使知道大法是被冤枉的也不想去说,心想谁愿怎样就怎样吧,我心里明白就行了。后来看到师父关于弟子讲真相的讲法,特别是说到不能走出来的人将被淘汰掉,心里害怕了,就强迫自己做些讲真相的事,却不是真正的慈悲心,所以效果也不好,还给自己带来麻烦。

就这样我学法做三件事的状态是起起落落的,多数时候是处于矛盾的痛苦中,知道应该去做什么,但不能实修的状态下使做事成了自己衡量能不能行的“成绩”,把做事看的很重;怕心始终伴随,有时几乎使我怕到心脏出现异常,全身发麻,几乎昏厥。就这样做成一件讲真相的事就觉得自己有一点成绩了,应该算是走出来了,不会被淘汰了吧;做不成,效果不好,就心情很差,觉得自己没希望了,好象世界末日要来了一样焦虑、烦躁、无精打采、发脾气。有时觉得自己的心态太不好,学法都学不進去,就用常人的办法解决,比如看电视,玩电脑游戏。

说到这里我都觉得这哪是修炼人的状态,根本是常人,连一般常人的状态都没有,我是不是修炼人?怎么成了这种状态,这样下去不得了啊。突然想起师父的一句话“我就要你那颗向善的心” (《悉尼法会讲法》)。是啊,我只执着做事,好象做的越多“成绩”越好,就可以圆满似的。这不是走偏了吗,做事的前提首先是自己能精進实修啊,带着强烈执着做事,效果也不会好,就算做了很多,自己没提高也只能算是做好事了。

多日来自己被这种不正确状态困扰着,我想根本原因是自己还没有真正下决心实修自己,也许是自己得法后做的大错事增加了修炼的阻力,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修,但现在我能感觉到师父还在管着我,那就什么都不要去想了。虽然几乎失去一切机会,但师父也说过“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北美巡回讲法》)我想还是静心学法,真正放下一切执着,用心学法吧,不能真正得法,执着做事有什么用呢,也不能真正救了众生。所有干扰学法的思想和身体感觉都不是自己,那么它们所带来的干扰能是自己吗,一定不是自己。一切不符合“真、善、忍”宇宙特性的都不是自己,虽然此时一些人心在动,在力图继续存在继续干扰我,但我知道它不是我,我要分清哪个是真正的自己,真正去修自己,因为我已经切实体会到不修自己就会走向毁灭。多少次梦见自己走在空旷的黑夜里,楼房也是空的,黑暗中没有人,有时只有自己的小儿子,有时有那么一两个自己曾经讲过真相的人,这就是我的宇宙吗?没有光明,这正是我的心理状态。师父说的“在阴暗中偷生”,为什么在这万古不遇的被救度的唯一机缘面前要选择放弃,为什么?唯一的原因是选择放弃的思想根本不是我,而是注定要被淘汰却因为我迟迟不能分清而苟活到现在的旧宇宙的败物,“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它在干扰我的思想,让我总也静不下来,头脑里时时反映一些不在法上的念头,还以为是自己,那个一直对自己修炼没有信心的东西,一想就灰心丧气的东西能是自己吗?难道师父当初选择我得法是看走了眼吗?师父现在还是没有放弃我,不要再让师父失望了。

从现在开始,我要做一个真正的修炼者,放下一切执着,“排除干扰,以法为师,扎扎实实的修炼”(《法轮大法义解》)。同时做好另外两件事,一切都在其中了。

我想和我情况类似的学员可能还有,只希望我们都能坚定下来走好以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