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在救度众生当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九日】这个话题说起来,心是沉重的。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不知有多少同修被抓、被打、被判、被迫害致死,而这些同修都是走在助师正法的前列,他们走了一批,又起来一批……永远不倒,给人一种前仆后继的悲壮的感觉。

最近,我们这里又有几位做的很好的同修,在讲真相中被邪恶绑架了,至今没放。他们都是我们这里救度众生的主力,劝退救度了很多人。他(她)们为什么被抓呢?有些同修迷惑了,放缓了救人的脚步,认为:越精進,越被抓;当协调人的目标大,易出事;做资料的是邪恶迫害的重点,容易招致邪恶的迫害,抓住就得判几年、十几年等等等等。

作为修炼的人我们不能只看表面的现象、向外看;我们应该向内去找,找我们这颗心,肯定是我们这颗心出了问题,是我们证实法中心境不纯,而不在于我们做什么。

我们都看到了,这些年当中有很多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同修被绑架,损失相当惨重。究其原因,问题就是出在我们的心上。我们做资料也都在注意安全,都要在比较隐蔽的地方做,这是在我们心里还不稳的状态下,所采用的一种方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的人可能不同意我的观点:有的气功师不是教人家采取什么手法吗?可以守一、观想、意守丹田、内视丹田或者是念佛号等等。这是一种方法,但它不只是一种方法,它是一种功夫的体现。那么功夫就和我们修炼的心性,和我们提高的层次就有直接关系了,他也不是专一的采用这个方法就能静下来的。”如果我们在救人当中,有了执著时间的心、干事心、显示心等人心,那么这个方法就不灵了,就要出问题。我们只有不断的修自己的心,提高自己,去自己的执著心,达到一心不乱的去救人,才能保证这种方法有效。

我们这里有一位做资料的同修,前些年有一个被绑架的同修说出了他,邪恶找上门来,他被迫流离失所,因此他在邪恶那有了名,成了重点,还被非法通缉。在流离失所当中,他又做起了资料,同时他开始大量学法,多发正念,多看《明慧周刊》,所以他变化非常快、非常大,不再象以前在法上很糊涂,变的法理清晰,说话、做事都在法上了。后来,为了方便救人,他又回家做了。按照人的理衡量,他一回家就得被抓,还胆敢做资料。当时就有常人说:他甭回来,一回来就得被抓,就得判几年。然而,修炼就是修炼,修炼不是走的常人的理。结果,邪恶没有来。形势“紧张”时,邪恶找其他同修签字、恐吓,却从不理他,好象没有他一样。这样他一直平稳的在家做了近三年。

可是在这三年当中,他的显示心渐渐起来了,师父虽多次点化,他也没有特别重视,结果,有同修被抓又说出了他,邪恶那里又有了他的名,并三番五次找上村来,要到他家里看看,幸亏都被村支书给挡了回去。最后,支书说他:如果你再这去那去的,出了事我也保不了你,乡里也保不了你!他一听,这不是师父在警告自己吗:你的显示心再不去,师父保不了你,谁也保不了你。他恍然大悟,于是他就多学法,多发正念,把这个心去了。从此,邪恶又不找他了,又忘了他。

如果这位同修,修的严谨一些,有了显示心及时去掉,就不会出现中间的麻烦,就不会被人认为是做资料造成的。可见,显示心才是个祸害,这个显示心搁哪,哪就会出问题。

有位做协调的老同修,奥运期间受到监视,有些压力,说:我那次要不去跟着要人,邪恶就不会知道我。也有的同修说:谁谁要不把我说出来,邪恶那里就不会有我的名。我们可别被表面的假相迷住,可别把这个当成坏事。表面的情况是由背后的因素促成的,背后的情况是你的人心该去了。小小的邪恶算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物件、一个小小的东西而已,它们之所以能存在,是师父在利用这些东西,叫我们发现自己的执著心,去掉它,好提高自己,成就自己。因为一切的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与掌握之中。

我们有些同修是在邪恶那有了名、挂了号,但那也是暂时的,你的状态也不是固定不变的,如果你多学法,使自己提高上来,去了执著心,你的状态就会变,邪恶那里就没了你的名,因为有相生相克的理在。说邪恶不知道你,你可别庆幸,一旦你有了执著心,邪恶那里立即就挂上你的号,邪恶就要动你。所以,邪恶那里挂的根本就不是你的名,挂的是你那颗该去没去的人心,你的人心没了,你做什么邪恶都不会理你的。

显而易见,都是我们的争斗心、显示心、干事心、妒嫉心、执著时间的心、依靠心及执著利等等各种人心在背后作怪,才造成表面现象的复杂与多变,才造成我们那么多的同修被迫害。所以,这些人心才是祸害的根源,所以,我们修心是何等的重要。所以,我们一定要多学法,多发正念,在救度众生中,及时发现、去掉这些人心,修好自己,才能经常保持一个良好的修炼状态,才能保障救度更多的世人。因为我们就是在救度众生当中履行自己的使命,修好自己。

以上是自己所悟,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