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文化:从留学做伪到奥运造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上个世纪90年代初,在我居住的北京甘家口一带,有很多民工蹲在马路边上揽一种很特别的生意,最火爆的客户是联系出国留学的学生。这个生意就是私刻印章。手里有了毕业学校的教务公章这个宝贝,大学文凭和成绩单那就可以随心所欲了。

去年看到一封国内朋友上高中的女儿申请美国大学的推荐信,小小年纪就挑头组织了一次社会调查,而且调查报告还如何如何了得。过了一年,我才听朋友说,哪里有什么社会调查,那封信是花钱找中介公司胡说八道的,骗老外的。还说这种公司在中国多得很。从数百元到几千块钱一封的推荐信和申请美国大学的作文(ESSAY),到几万块的一条龙国外大学申请服务,应有尽有,服务周全。在加拿大还发生过因为校方发现该校三个学生的作文一模一样而被开除的事情。

真可谓造假“形势喜人”。二十年前,私刻公章的农民工只能蹲在马路边揽生意,今天中介公司的高级白领是坐在现代化的写字楼里摆弄着电脑搞假生意。很显然,造假走向了正规化,公开化,职业化,社会化。这个趋势真实反映了大陆表面经济繁荣的背后,社会诚信和道德的极大堕落的过程。

在中共最大的向国际社会露脸的面子工程“北京奥运”上,这种道德下滑的后果得到了充份的展现。假焰火,假演唱,假钢琴弹奏,假少数民族,假观众,假示威区,假年龄……奥运造假,成为西方媒体一片哗然的新闻。可是,长期在中共的造假文化中生活过的人们,并不觉得这些造假有什么。

这才是中共“假文化”的可怕之处。当年不管是私刻公章的农民还是拿到了公章的学子,总是偷偷摸摸,连家人可能都要瞒一瞒。到了今天,中共的“假文化”把造假当作了聪明,人们“堂堂正正”“理所当然”的造假。你要是反对这么做,反而成了异类。

有人说美国总统不也说谎吗?为什么中共就不能造假?

这个问题可以从三个方面看。第一,一件事是对还是错,要以人类共享的道德准则作为判断是非的标准,而不是以某个人作为标准。撒谎就是撒谎,就是不道德的,是非就这么简单。现在有人用别人如何来为中共开脱,本身就是在道德败坏后的心态反映。第二,就是在中国爱造假的人到了西方也懂得信用的重要,诚信是生存的保障,这是大家都公认的一点。所以,用美国总统说谎来对比中共的系统造假并不合适。西方社会有言论自由、媒体自由等起到的监督作用,西方人造假,总体上说还是个人或一个小集团的行为,不同于中共从政党、政府蔓延到了整个社会的造假行为。第三,在谎言被揭穿后的反映不一样。西方社会基本上还是把说谎当作丑事处理,当事人会感到羞愧,就是总统也要向社会道歉。而现在我们很多中国人觉得造假无所谓,甚至还有理,这就有些不对头了。

其实,很多中国老百姓也看到了这个问题,也希望中国能恢复成讲究诚信的社会,只是觉得大家都造假,自己不如此的话,如何在这个社会生存呢?而且感到个人的力量太渺小,就自己一个人讲诚信对社会并没有什么大影响,很无奈,也就随波逐流了。

所以,问题还是出在中共那里,只要中共还在一天,这个造假的大环境就存在一天,人们的无奈就延续一天。退出中共、解体中共就成为了恢复中国古老道德传统的前提。同时,中共解体后的信仰自由,将使更多的人们在正信的引导下找到自我提升道德的途径。比如,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明白了人生的意义,酷刑和暴力洗脑也改变不了无数法轮功学员对“真”的追求。虽然修炼人不把提升人类道德作为目地,但是这种正信激发出的出自内心的自我净化的道德力量,客观上能从根本上恢复我们民族的道德精神。制止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退出中共、解体中共,也就与每个人的未来都息息相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