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亵渎了法律

曝光浙江十里坪劳教所的黑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三日】我丈夫是武汉法轮功修炼者,因为修炼法轮功对他的身心健康有极大的好处,所以一直没有放弃。

今年三月,他去浙江乐清虹桥做事,无故被乐清公安局拘留。五月份,由浙江省衢州市龙游县十里坪劳教所,寄出一封红色的打印的“入见通知书”,里面的内容全是吸毒人员家属怎样配合他们帮教,打印内容的底下,另用人工手写着“入教个人接见每周五”。

接到信后,我暗自奇怪,怎么前后两件事的说法不一样啊。我决定独自一人去那边看看,并了解下事情的详细经过。但婆婆更担心自己的儿子,要陪我去,我想既然接到通知,那我俩就一齐去吧。

六月十九日是劳教所规定的探视的日子,我们婆媳两人乘火车、转汽车,在衢州当地人的指路下,终于在早上8点以前赶到衢州龙游县十里坪劳教所。在那荒凉偏远的地方,门口负责登记接见的人员把入见的手续办好后,要我们交十元钱的“见卡”,我说我们是外地的离这很远,不可能每周来探视。因而未办理。

我因为不知道丈夫被非法关在哪个队,于是就麻烦登记人员帮我们查找,那位人员在电脑上查出在四大队三中队,接着通知他们队,过了一会,登记人员叫我们在外厅等候,说我们接见的是炼“法轮功” 的,不能接见。我说:“我们是接到你们的信函来的,既然不能接见,你们就不应该通知我们,而且把接见的手续都办好了”。登记人员说:“我们只负责登记,至于见与不见我们没有权力,有什么话你等他们队的领导来了再说。”

大约过了半小时,来了一高一矮,身着浅色工作服的两个人,那个矮个儿讲:“(我丈夫)是个好人。不能接见是上级的指示不能见。”

听他讲不能见,我十分生气,我与婆婆千里迢迢日夜兼程的赶早过来,是因为他们给我们邮寄的“入见通知书” ,我很气愤、很激动的大声质问道:“不能探视,那你们为什么要给家属发信函,并且手写‘入教个人接见每周星期五’? 我们千里迢迢赶到这里,你们又出尔反尔,你们完全说不过去,也没有道理,再说,他又不是坏人,既没杀人,又没放火,更没吸毒,你们也知道他是好人,你们口口声声讲领导决定,你们领导决定的条子批文在哪?” 这时引来一大批围观的群众,矮个儿说:“我们出来就是告诉你们,他的身体很好,见面不行,有什么话你们写信讲或我们转告。” 我说:“你说他身体很好,为什么不让他与我们见面呢?好与不好见了面我们才放心,现在你们连要他出来与我们见一面的机会都不给,光凭你一面之词,可信度大打折扣。一个好人受迫害被你们抓起来,还说他很好,真是无稽之谈,既然好,见一面又何妨,现在你们连见一面的机会都不给,还谈什么写信啊,这纯属空话。你们完全剥夺了一个好人的人生生存的基本权利。你们也是人之父母所养,他七十多岁的老母盼见儿子一面,这么老远的赶过来,你们就难道不能体恤一下?为之通融一下吗?” 矮个子说:“我做了二百多个法轮功的事情,你讲要遭天报,我每天都在做。”

因为我太激动了,以至于引来更多的围观者,这时那两个人见围观的人多了,自己说话的理由也不充份,就想溜走。见此情景,我拦住他们:“你们把名字留下来,我要叫人们知道你们劳教所的邪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矮个子想动手,场面很乱,后来他们趁人多时溜走了。

他们走了以后,有个开车的朋友告诉我:矮个子经常在这来回送人,在我们这按照正常手续是见不着人的,有钱能使鬼推磨,除非你们俩塞几百元钱给他们,才可以给你们方便,放你们进去见人。无论是外地还是本地,只要见家属的面吧,他们都是这句话,“上面领导不让见”,当你塞给他们钱以后,他们立马改变口气,“你等着我再请示下领导” ,不一会就可以让人见面了。还有你们带来的衣服吧,也不能带进去,这边劳教所给劳教人员发的衣裤都是有偿的,不能白发给他们穿,当劳教刑满释放的时候,这些穿着的衣裤等物品就按照天数计算,交清钱款才放人。出去的人不会要这些衣物,留下的衣物又可以转租给他人。如此反复。被劳教的人增多,管教所就增收“创富”途径;管教们都很富裕咧。

真是黑暗!一个政府的执法部门居然也把自己所从事的职业与金钱挂钩;做出如此龌龊的勾当,腐败,从上到下的腐败,这些人的眼里只有“钱”。

是谁在亵渎法律?浙江乐清市公安局无故抓好人,连个判决书都没有就把人转到衢州市龙游县十里坪劳教所,一个不吸烟喝酒的好人却被当成吸毒人员,居然还要家属配合戒毒!

在劳教人员的权力中明文规定,劳教人员享有通信接见的权利,然而事实上这些条例规定如同摆设,取而代之则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就是我见识到的浙江衢州龙游县十里坪劳教所的真实情况和所见所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