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中的不平凡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我是一个文化不高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四岁了。十几年的修炼道路平平常常,更没有做出通常人们认为的那种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大事。

我的修炼道路就象一条涓涓细流汇成的长河,诉不尽恩师的佛恩浩荡,更讲不完大法的神奇超常。下面是我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同分享。

脱胎换骨 家人信服大法

我有幸在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在一气呵成的看完《转法轮》后,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坚修到底。

得法不长时间,几十年的疾病就在不知不觉的修炼中消失了,这使我的家人和周围人对大法都产生了好感。特别是在一次大的消业过关中,自己心性得到了升华,同时,也向家人和周围人证实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当时排的都是脓水,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两个多月,身体明显的消瘦。接踵而来的心性考验更大。儿女们不修炼,开始担心我了,怕我出危险,非要我上医院不可,左劝右劝。我一点不动心,心里非常清楚这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消除业力,是好事。所以,无论怎么难受,别人怎么劝说,我就是不动心,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两个月后,我便脱胎换骨,象换了一个人一样,身体更加轻松健康。这件事情也使我的家人更加信服大法了。

“七•二零”上访

“七•二零”以后,大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遭到了破坏,一些辅导员被非法抓捕,一时间那真是黑云压城,电视、广播整天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别说去天安门讲句公道话,即使足不出户都会时时受到攻击。因此一些学员经过冷静思考,开始陆续自发的走出来了,我决定也去北京上访。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我和另外两个同修一同出发了,当时心里只有一念: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尊敬的师父说句公道话,其余的就什么都不想了。

到了北京,在去天安门广场的路上遇上了很多全国各地来的同修,有海南的、山东的、九江的,我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素不相识,但大家的心贴的很近,是大法把我们紧紧的凝聚在了一起。很快大家便不约而同的陆陆续续的去天安门证实法。

我们同行三人径直走到广场中间,面对着天安门席地而坐,开始炼第五套功法。那一刻,我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师父,弟子上天安门证实大法来了!这一念一出,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能量带动着急速的向上旋,差点没悠起来,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来的玄妙啊。当时有一对年轻人可能受到感动,拿起照相机就照,结果警察上来连他们也抓上了警车。

在省公安厅驻京办事处,我给一位家属讲真相。她提到师父吃药、有药费收据。我说:这纯属造谣污蔑,我们师父根本不吃药。因为我和师父同是粮食系统的,我最清楚那是怎么回事。那时每个职工每月药费标准是七元钱,有的人不够用,就顶着别人的名看病、开药,这是经常的事儿。我这么大年纪修炼大法几年了,都没吃一粒药,全身的病都好了,你想想我们师父怎么还能不如我们?这位家属听我这么一说之后便不再吱声了。

后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顺利的回到了家中。

我也建立了家庭资料点

说来可能都没有人相信,像我一个这么大年纪、没多少文化、连键盘都没摸过的老人,几年前竟然也建起了家庭资料点,现在不但能自如的上大法网站,自己还能做下载、打印等一系列的工作,不但解决了周围这一片资料紧张问题,还能给同修提供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和许多同修需要的讲真相资料。同修们可以想象,这其中又溶入了师父多少心血啊!

“七·二零”以后,在大陆这种特殊环境下,同修互相之间基本都是单线联系,资料来源有时很紧张。我们十几个同修一直比较坚定,互相保持着联系,三件事都是主动去做,发资料、挂条幅、传《九评》等样样多做、做好,而且都是主动去联系寻找资料来源。可是在二零零五年五月份,由于我们的一位负责资料的同修被抓,一时间资料中断了,大家都很着急。恰巧这时被非法关押了近两年的辅导员回来了,看到这种情况她也很着急。那时她在外边流离失所,就建议在我家建立资料点。

这一下我可犯难了:自己年纪这么大,没多少文化,电脑、打印机这玩意儿从来没摸过,怎么办呢?转念又一想,救度众生这么急,大法弟子干什么都行,需要我干的就不应回避,再说,也许这是师父给我修炼路上安排的新的内容呢。于是自己不再多想什么,就答应下来。

说干马上就干。我先拿出五千元钱叫懂技术同修帮我买设备、耗材。设备运来了,往我家地上一放,嗬!三个大箱子,当时我的脑子就“嗡”的一下。我能行吗?转念一想,为救众生做讲真相证实法的事,师父会帮我,我能行!很快设备组装起来了,我开始跟同修学打字、上网、打印等等。操作键盘的手犹如千斤重,全身的劲都往键盘上使。为了便于记忆,我让同修把操作流程一项一项记在本子上,硬背下来。因不懂拼音,就直接学五笔打字,终于自己能独立做简单操作了。回忆第一次自己发“三退”名单,仅十几个人的名单就足足打了三个多小时!但我还是非常欣然,我毕竟能用电脑证实法了。

以后每一个“第一次”都令我非常激动:第一次下载《明慧周刊》、第一次打印大法真相资料时,那喜悦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我深刻体会到我的每一步提高都溶入了师父无数的心血和精力,我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我体会到当我们的心在法上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什么奇迹都能创造出来。有一次,突然上不去网了,打开机器里面的画面很乱,以前常帮我修电脑的同修又被邪恶绑架了,怎么办呢?我又不认识其他人,于是我开始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我想起以前同一个学法小组的一位同修,我想她一定能找到懂技术的同修,可是我俩有一年多没联系了,一时也找不到她。我就求师父加持,我上午发的正念,下午该同修果然来了。一问她真能联系到懂技术的同修。该同修非常热心,很快找来懂技术的同修,从新给我装了电脑,技术方面问题便得到解决了。

之后每当出现什么问题时,每次都能奇迹般的出现转机,有时是其他的同修、有时是常人帮助解决,反正类似买耗材、修打印机,装电脑等等等等这些事,从没影响了我们证实法的大事。

有一次,打印机出了故障,而资料急需打印。打印机墨盒得取出来,可是这台机器我以前没用过,墨盒卡在里边怎么也拿不出来了。我停下工作发正念,并请求师父加持。我再去卸墨盒时,手好象刚一碰到墨盒,墨盒就弹出来了,事后,才知道,当时取墨盒的方法根本就不对劲,得把墨盒移到左边出口处才行,可以说在中间位置上根本就取不出来,这一次又是师父帮了我。

还有一次,打印机出了故障,开机不一会,故障灯就一闪一闪的亮个不停,眼看着下载下来的《明慧周刊》等打印不出来。我和另一同修都不会修这个故障,又怕耽误了资料的发送,我俩都十分着急。同修走后,我开始静心发出强大正念,又请师父加持,我还与电脑沟通,对着它发正念。待我从新打开电脑一试,机器好使了!第二天,同修来了听后也很惊喜。

在做资料证实法的路上,有时干扰很大,比如,常常听到某某做资料的同修被抓了,某某资料点被破坏了,每当听到这些话时,我都能用正念抵制和否定它,不动心,一直坚信师父和大法,就这样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我没有多少文化,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