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奥运前封网看中共消息封锁手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三日】奥运开幕前,不到十天的时间里。中共因审查、拦截所谓“敏感性”网站,再次将其侵犯人权的恶性曝光于世。一时间,全世界所有尊重言论自由国家的主流媒体立刻将焦点集中在中共封锁互联网上。

被中共拦截的网站包括大赦国际、记者无疆界、BBC中文网、德国之声等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的网站,法轮功、西藏团体等信仰团体,以及与六四话题有关的网站。虽迫于压力,中共取消了对部份网站的拦截,但是,对法轮功、西藏团体等信仰团体的网站并没有解禁。

网络封锁发生在中共申奥之前

先被拦截,后被解除拦截的网站包括大赦国际亚太项目副主任Roseann Rife并没有被取消拦截的举动迷惑,他说,“无论任意拦截,还是取消拦截某些网站,(中共)都没有承担起遵守信息和表达自由国际准则的责任。”

中共不遵守信息和表达自由并不是在奥运之前或期间的表现。八月一日,法轮功学员何立志在加拿大国会记者招待会上讲述的自己的遭遇发生在八年前。仅仅因为通过代理服务器在中共禁止的法轮功网站上下载了五篇法轮功真相文章,打印并寄给亲属,他就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另一个证人也来自加拿大,他是现在居住在卡尔加利的刘文宇。刘文宇和妻子姚悦都是法轮功学员、清华大学校友。二零零一年,姚悦因为从法轮功网站下载讯息,并打印散发揭露迫害的传单而被非法判刑高达十二年。

这样的例子在法轮功遭受迫害的九年中,发生了多少,到目前无法统计。但是,我们知道中共使用监控、封锁网络的“金盾工程”前期工程耗资八亿美金,折合人民币超过六十亿。“中国整个网络监控系统的主要由中国的公安部和国安部负责运作。”“主要由公安部下属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负责。同样这是一个从中央到地方的庞大机构,在各个省会、地级市,一直到县级市都设有网络安全监察处、监察科、或监察支队。目前,公安部下属大约有编制人数多达三十余万人网路警察……”(《中国互联网监控被用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调查报告》2004年)。

“在中国因网上发表异议或交换信息而被捕、遭禁的人数激增,仅仅在2003年一年中,被捕的人数就比往年急剧增加了60%。目前中国至少有54人因为在网上发电子邮件,建立网站或者交换法轮功信息而受到囚禁。”(《大赦国际》2004年1月28日)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4年的数据,“从1999年7月到2004年4月期间,不完全统计有108名法轮功学员由于上网而被监禁、劳教,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间接封锁信息:利益收买卫星公司 阻止自由信息流通

奥运会,让全世界真实地感受到了中共武装到牙齿的网络控制。但是,在阻止自由信息的流通上,还有隐藏在许多不为人察觉的事件背后,这些事件很有可能看上去只是一次普通的商业纠纷,甚至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但是,如果你愿意探究,就会发现问题的实质。

最近发生的,一连串的欧卫风波就是如此,六月十六日,欧洲卫星公司以“电源供电出现异常”为由,关闭了新唐人通过其W5卫星向中国大陆播出的卫星转发器。七月十日,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记者无疆界组织发布消息说,欧卫公司关闭新唐人的大陆信号并非它所宣称的“技术问题”,而是早有预谋的政治举动,是欧卫公司总裁GiulianoBerretta为取悦中共和换取商业利益,在奥运召开前几周这个中国民众最需要听到未经媒体过滤的信息的时候,刻意关闭了新唐人电视台。

掌握了有关证据的记者无疆界表示,新唐人电视台的节目让中共不安,因为通过卫星,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可以看到新唐人电视台的节目。欧卫在奥运会的前几周中断新唐人的节目,是欧卫为了获得新的交易。

十八天后,美国负责管理《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等美国对外播出的政府机构BBG公司和欧卫分别向新唐人发出通知:因BBG即将取消与欧卫的合同,欧卫将随之彻底取消新唐人在W5卫星上的播出合同。这一切都发生在奥运前夕。

全球有兴趣报道“中共控制自由信息传播”的媒体如果能够真正的挖掘欧卫关闭新唐人电视台信号等事件的始末,对欧卫、BBG等公司提出有关问责,就立刻可以看到中共除了拦截互联网以外,在拦截自由信息上所下的功夫有多么深。

面对信息拦截 法轮功学员做了什么

中共之所以拦截信息,是因为海外的有识之士在曝光中共的罪行。因为中共目前控制着全国的媒体,中国老百姓无法得到官方喉舌之外的真实信息。一旦自由信息畅通无阻的传入中国,中共几十年践踏人权、迫害信仰、贪污腐败的累累罪行就被公诸于众,那时,中共一天都无法存在。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惧怕自由信息的原因。

在被迫害期间,法轮功学员仍然顶着各方面的压力,通过媒体、互联网,并开发出各种突破网络封锁的工具,让中国大陆的民众通过自由的网络了解真相。在天灭中共之前,退出党团组织,为自己和国家开创一个美好的明天。也是有实践真善忍真理的人,才能做到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