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安陆黄学军遭九年迫害 生活无着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日】黄学军,湖北安陆普爱医院职工。九年来,黄学军被安陆市国保恶警、孝昌“610”等持续迫害,曾被非法关押在孝感劳教、沙洋劳教所、孝昌看守所等。2008年4月份,流离失所的黄学军回到单位要求上班,医院院长赵国升、副院长邓友法、刘骏配合听从“610”恶人聂汉章的旨意,不予安排,使黄学军全家生活没有来源。

黄学军是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前,人生迷茫,不知为什么而活着。得法后,家庭和睦,身心健康,活得充实而有意义。过去折磨黄学军十几年,中西药都未治好的慢性鼻炎、咽喉炎,不到半年不翼而飞。工作中,讲道德,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任劳任怨,管药时的巨额回扣一分钱都不要。这部使民众道德回升、身心健康的高德大法,却从九九年至今遭到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黄学军全家从此陷入红色恐怖下的深渊,失去了往日的快乐与幸福。

一.安陆市国保恶警非法审讯、监视居住

99年7月22日晚,黄学军被安陆市国保恶警涂亚东、恶警梅德安、恶警陈新润非法带到公安局审讯,并要求黄学军写“不修炼的保证”。当晚抄走大半箱大法书籍与大法录音、录像带、师父法像等私有财产。恶警陈新润对黄学军进行非法监视居住。

99年10月份,黄学军和安陆市几个大法弟子商量到北京上访。恶警涂亚东与陈新润将黄学军带到公安局非法审讯,黄学军义正词严,当时被释放。三日后,黄学军在单位上班时,恶警陈新润、黄亚军将他带走。当时国保队长李某将黄学军非法送到孝感,劳教一年。

二.被关押孝感劳教,遭毒打酷刑

在劳教所,黄学军受到了各种非人的待遇。在劳教所恶警的授意下,纵容犯人随意折磨黄学军。比如,用头呈九十度“挖墙”、“贴墙”、罚跪。用笤帚抽打的全身是血印,用碗口粗行军床的方形棒子打后背,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冬天在雪地里冻得呕吐近休克,夏天在太阳下曝晒做苦力,死皮一层层往下掉。不准睡觉,逼着看诽谤大法的书、录像,洗脑、精神折磨,要他写假“保证”,包“转化”的恶警好领效益工资……

三.再遭绑架

2000年10月份,黄学军回单位后,三个月单位不给他安排工作,劳教期间的所有工资都被非法剥夺。

2001年8月29日,黄学军讲真相被不明真相者告发,在单位上班时,被孝昌“610”三个恶警与安陆恶警陈新润绑架,陈新润拳击黄学军。

在审讯室里,黄学军声明:“我没犯法,你们不配审问我。”黄学军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一司机进来对黄学军拳打脚踢,黄学军不理他;另一恶警进来,把黄学军双肩架起,用膝撞黄学军前胸,用手臂上肘猛力撞黄学军,又把黄学军头往墙上撞,边撞边叫:撞死算自杀。

黄学军始终不语,该恶警恼羞成怒,用电棍威胁黄学军。又拿来一把铁丝准备抽打黄学军,被另一警察挡住。就这样2天2夜未合眼,没吃一粒饭,没喝一滴水。头部是伤痕累累,腿上是血痕斑斑。

还是没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一科长恶狠狠地将黄学军送到看守所,口里不停发狠:“看我怎么收拾你。”

过了3天,法制科派人来非法提审,黄学军说政保科恶警对他行刑逼供,并把腿上伤痕给他们看。他们问黄学军在家炼功没有,黄学军说:怎么不炼?恶人问黄学军怎么认识法轮功,黄学军说:法轮功是真理。

四.沙洋劳教所迫害遭洗脑

在孝昌看守所,黄学军绝食6天。被非法关押1个月后,恶警把黄学军送到沙洋劳教所。

进所第一天,恶警强迫黄学军蹲在地上,不让上厕所,并强迫黄学军写“保证书”。黄学军不答应,两恶警把黄学军双手反铐,按在地上,用电棍电黄学军后背、脸。

在沙洋劳教所前半年,恶警为强迫黄学军放弃信仰,强迫黄学军背监规。每天晚上只睡几小时,采取各种体罚。如用两刑事犯把他牵着跑,累得他精疲力竭,半死不活。“蛙跳”,几小时蹲在地上来回跳。跳完后,黄学军第二天走路都跛。连续做几百个上下蹲、几百个俯卧撑。再就是所谓的“蹲姿”,一只脚一蹲就是几个小时,蹲得他头昏眼花。

一群群犹大来对他进行断章取义、歪曲事实的说教,威逼利诱地劝他写“保证书”。再接着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带、洗脑,直至背叛大法。在这种情况下,黄学军违心妥协。

五.安陆国保大队继续迫害

2002年8月份,黄学军回单位后,劳教期间的所有工资又都被非法剥夺。上班后三个月的效益工资被单位书记施发斌全部取消,并要黄学军写“保证不炼”。

2004年3月份,安陆国保队长唐建国带领女恶警陈旭东、恶警黄亚军等在黄学军上班时,把黄学军从工作单位抓走,并非法抄家。恶警柯继成(音)、陈旭东、陈新润、梅德安、李凌对黄学军非法审讯。

两天后,伙同安陆“610”恶人聂汉章将黄学军送至武汉汤逊湖洗脑中心一个月强制洗脑,费用全部逼迫家人承担。在洗脑班,不让睡觉,每天逼着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两人24小时监控,然后威胁黄学军说要判刑。

2004年9月份,黄学军在车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出卖,被烟店派出所非法抓捕。恶警用手铐铐着黄学军,恶警黄亚军一边搧黄学军的耳光,一边非法审问。后黄学军被送到市看守所,在看守所照样炼功、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喊“法轮大法好” ,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无条件释放。

2007年3月22日,上午八点多,黄学军正在上班。安陆国保队长唐建国、恶警黄亚军带领云梦国保队长张黎明,恶警喻猛、恶警阮运平和另一名恶警,非法将黄学军抓捕。云梦四恶警将黄学军带到云梦国保办公室非法审讯。在办公室,张黎明搜走黄学军现金200多元,100多元的手表,没有任何手续。黄学军讲真相,说共产恶党迫害好人,希望你们不要助纣为虐,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恶警喻猛对黄学军行凶。

当天,黄学军被关进云梦看守所。在看守所,黄学军继续炼功,恶警(音邱姓)唆使一个杀人犯、一个吸毒犯、一个盗窃犯把黄学军往死里打。打得黄学军半月不能动弹,胸骨几乎骨折。

3月22日当天,安陆国保女恶警陈旭东伙同云梦国保队长张黎明非法抄了黄学军家,把黄学军的家用电脑抢走,也没有任何手续。黄学军多次向安陆国保索要私人财产,队长唐建国以电脑有法轮功信息为由不予归还。

恶警喻猛到看守所非法提审黄学军时,黄学军要其归还钱物,他对恶警阮运平讲,说是充作了油费,至今不归还。

黄学军被非法关押近四个月,云梦伪法院以取保候审放黄学军出来。回单位工作不到两月,云梦伪法院想对黄学军进行开庭审判。为了避免再次受到迫害,黄学军被迫流离失所在外。2008年4月份黄学军回到单位要求上班。院长赵国升,副院长邓友法、刘骏积极配合“610”恶人聂汉章,不予安排,使黄学军全家生活没有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