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几位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

* 我修炼大法后附件炎、胃炎、乳腺增生等都好了,精神也好了,家里一直不富裕,供两个儿子上学很困难,修炼后身体好了并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供我儿子读完了大学,一家人真正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美好。

7.20江氏集团镇压大法后,湖北安陆李店派出所多次到我家骚扰,要我放弃修炼。我是亲身受益的怎么能相信电视的谎言呢?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年底李店派出所正副所长,红石村主任,书记等6人天未亮就翻墙進来撞开门抄走了大法书七本、炼功带、录音机等,并把我也带到了派出所要我写保证,我没有屈从。

2000年上半年,李店派出所和红石村主任、书记共8人一起到我家威胁我,房产证也要拿走,我病中的丈夫与他们讲理,他们就要打我丈夫,被邻居们来拦住了,但房产证还是被他们拿走了。要我拿3万元去取回,我们一直没有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

2001年上半年,为避免邪恶的迫害和连累家人,我准备到广州打工。七月份,主任、书记、李店派出所所长等6人又到我家,见我不在家把我丈夫抓到派出所关押了一天,直到我放弃了广州的工作后。公安局政保科陈新润等6人还到我家抄家,把整个房屋翻了一个底朝天,什么也没找到。

2002年十一月份,李店派出所胡所长又带了8个人闯到我家,没等我吃完饭就把我拉上了警车送到河西洗脑班,关押了10多天。自从7.20以后他们经常三更半夜敲门骚扰,我家人签字保证,我及家人、亲友从精神、肉体、经济上的都受到了许多迫害。不管江氏集团怎样疯狂,我要紧随师父的正法進程,一修到底。

* 我是安陆市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因患有多种疾病:高血压病、风湿病、乳腺增生、胃病。打针吃药无数,花了许多钱,给家里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但是病情无好转。每年夏天,常常咳嗽不停,夜间不能入睡,吵得家人也不得安宁,每年长达几个月,同事们开玩笑说是“百日咳”。

1997年,再次咳嗽,我到医院输液,一位法轮功学员对我说:“我以前一身病,后来炼法轮功炼好了,你也去试试看!”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情走進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经过三天的修炼,病情奇迹般的好转,夜间能睡个安稳觉了。从此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各种疾病全无,身体轻松,心情愉快,家庭和睦。

1999年7.20后,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公安局恶警数次到我工作的地方骚扰,因单位领导怕受连累,将我辞退。我本是一名下岗女工,找到一份工作是多么不易。只因为我为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修炼了法轮大法受到它们如此的迫害。不仅如此,后来他们又到我家里来骚扰,原来和睦的家庭从此也不得安宁。

一日,二位老同事到我家来看我,我家附近一位监视我的恶人给派出所打电话报警,恶警们迅速将我家围住,并翻墙而入,气势汹汹的将我二位同事進行盘问,当我二位同事回答它们说不是炼法轮功的,恶警们还不相信,企图将她们带回派出所進行关押审问,后来打电话到单位核实后,才将她们放行。

“十六”大前夕,他们又无故将我绑架到洗脑班关押了二个星期。逼着我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录象,强迫我写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所谓的保证书。我深知大法的美好,和给我带来的幸福,坚决不配合邪恶,后来他们就自欺欺人的自己代替我写所谓的保证书。

宪法赋予每个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但是我的信仰要被它们剥夺。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个具有“真、善、忍”的人,做一个好人,但是他们要把我转化。你说把一个好人往哪儿转化?真邪恶!

* 我是安陆市的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因患有风湿病、附件炎、乳腺瘤,我每天得看着时间吃药,每隔2个小时吃一次药,仍然毫无好转,就在医生让我准备做乳腺瘤手术的前一天,我听一位炼法轮功的学员说,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她以前有好几种病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進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从此,我百病消除,丢掉了药瓶子,再也不用看着时间吃药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心情也愉快了,家庭也和睦了。

就在我修炼法轮大法将近半年的时候,江氏邪恶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因为一位同修被关押刚被放出来,就在我去探望她的时候,被一个监视她的恶人撞见了,就这样我被送進拘留所关押了半个月。

在这以后,公安局、派出所的恶警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我家里来骚扰,原本平静的家庭,全因为他们的到来,而不得安宁。

2001年3月8日,他们又将我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关押了一个月。在洗脑班他们逼着我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录相。强迫我写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保证书。因为我深知大法给我带来的健康,带来的美好,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他们就找我丈夫,我丈夫又找人代替我写了所谓的保证书。

宪法赋予我们每个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按照师父的要求提高自身的道德水准,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具有“真、善、忍”的人,他们却要把我转化,你说在哪里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他们把一个好人往哪儿转化?

*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我一直是在政府的迫害中生活过来的(包括家人也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九九年七月底,社区工作人员王丽华、片警到我家逼我交出大法书籍、炼功带,图片等大法物品,还要写什么不修炼的保证书。

九九年12月31日下午,王丽华带领东西湖区公安局一科干警唐某、宋某到我家,说是有人找我谈话,没有通知我家任何人强行将我带到东西湖区公安局一科,说出现了“法轮大法好“各种横幅,怀疑我知道×××功友的下落,在没有任何凭据的前提下,非法审问我。

晚上,6、7个人换班审问,其中有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大队长邱汉华,东西湖区公安局局长李光明,一科科长冯××工作人员唐某,我什么也不说,接着来了两个又高又大的恶警,用大衣包住我的头蒙住眼睛,从三楼绑架拖至一楼不知是什么地方,在这期间,将我双手反铐,拿电棍威胁我,还要我丈夫下岗,哥哥免职。

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千禧年的第一天,世纪之交的日子中,当人们沉浸在与家人团聚的幸福时刻)而我却被邪恶迫害戴着冰凉的手铐押到汉阳公安局养老院,更令人恐惧的事要发生,罪不容赦的邱汉华拿着师尊伟大的佛像逼我说出××功友的下落,把师父法像在我面前晃动,当时我被铐在椅子上,我去保护师父的像,还被邱汉华扇了两耳光,参加迫害者还有汉阳公安局李萍(女)等人。最后我被无理关押26天,扣押生活费400元,保证金5000元,在关押期间有几天不让上床睡觉。

参加迫害者: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大队长邱汉华、原单位电话(85817117)住宅电话(84823125)。

2000年3月份东西湖区政法委书记肖作义点名要抓我,于是(吴兴南村居委会工作人员王丽华、片警徐志海)去到我家骗人说新村派出所新所长找谈话,于是我准备到派出所跟所有人洪法,却被送進东西湖区吴家山气象局洗脑班,家人找关系将我担保放出来了,无理收取40元一晚的住宿费,工作人员的费用也要我交。参加迫害者肖作义原办公室电话(027-83891868)。

2000年7月16日,我准备上京说明法轮功真象,在汉口火车站被抓住送至新村派出所罚200元,后被关押妇教所15天,期满后紧接着送东西湖吴家山六支沟警校关押十几天,交100多元生活费。

2000年9月20日,做完家政在回家的路上见到了几个功友说了几句话,却被恶人举报,以说我進京护法为理由,将我强行送何湾劳教一年。

2003年6月10日,我被辖区片警刘正,工作人员李光明等6、7人强行绑架送進东西湖区法教班,虐待体罚,几天几夜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气温高达38-39度,不让洗澡,他们对大法师父不敬,把师父的名字写在地上,划一圈把学员强行推進圈中站在上面。我们由于不配合他们,他们恨得咬牙切齿,恶狠狠把学员的脚踩紫、踩肿,工作人员李俊杰、吴阿芳还把师父的名字写在我身上,用尽各种卑鄙手段,后被他们强行转化后,610还无耻的要求家人送一面锦旗。

2003年12月21日,一同修讲真象被当地居民举报,我去劝解,只因这又被送進武汉市第一收容所行政拘留十五天。

2004年3月10日中午,片警刘正和5、6名执法人员(当时执法人员刚喝完酒)闯入我家,只因两会期间要完成指标乱抓无辜充数,他们将我拖至楼下,在拉扯的过程中,我满手、脚全是血痕还光着脚,在群众的谴责声中才给了一双鞋,后被绑架至东西湖三店法教班关押,除此外还经常在特别敏感的日期,经常有居委会和公安的到我家中骚扰,电话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