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路 否定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遭到了严重破坏。单位领导以我不写保证书为由,停发了我的工资,停止了我的工作。我在单位,前所未有的被孤立、排挤和冷落,是师父的“真、善、忍”法理引导着我走过了那段最艰难的岁月。

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我是怎样运用大法赋予我的智慧,破除公安局和单位强加给我的迫害,以及我是如何讲真相救众生的。

二零零二年一月,在我三次被绑架之后,换了住所,搬進新的房子不到一个月,公安局指使辖区派出所到我家骚扰。他们五男一女骗我开门之后,“忽”一下冲了進来,为首的一个向我要身份证、户口本,并把他的工作证拿给我看,说是派出所的。我不知该怎么办,心中求师父:让他们什么也看不见。

他们進屋就翻,最后什么也没翻到。为首的那个人气势汹汹的问:说,你对法轮功什么认识?我说:国家哪条法律规定,老百姓思想想啥还给定个罪呀?他立刻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来,刚开始的嚣张一下子没有了,张口结舌说不出话。过了一会,他又说:我们这也是工作。又拿他的工作证给我看。我告诉他们:犯法的事我不做,你们公安局凭什么到我家来工作?僵持了一会,另一个人叫嚷:说,你还炼不炼?我一字一顿的告诉他:“拒绝回答你这个问题。”他恶狠狠的说:你不说,我有办法让你说。我告诉他:你真邪恶,老百姓不说话,你还要逼着人家说话吗?我还告诉他们:如果到我家来做客,好茶好水招待你们,如果因为炼法轮功问题,我不欢迎你们,希望你们永远都不要到我家来。他们觉得太没意思了,灰溜溜的离开了。

二零零二年七月,公安局以了解情况为由让我去一趟,我没有犯法的事,便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们威胁我一切后果自负。我想,只要我不主动送上门去等迫害,他们决不敢到单位绑架我。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我一直在想: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是最美好的,是最神圣的,是人人都应该尊重和敬仰的。因此,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形式的迫害是我们在正法修炼中必须要做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单位领导以我拒绝写不炼功保证为由扣发了工资,停止了我的工作,并以“传播习炼法轮功”为由年终考核不合格。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几年我一直在思考怎样否定邪恶的迫害,怎样反迫害,怎样在否定迫害中救度众生。我在思想中也不承认这场迫害。但仍然不知道如何做才能结束迫害。五年来因为制止不了这场迫害而感到很苦。

我不断的学习师父讲法,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讲真相不要讲高,就讲对信仰自由的迫害,对人权的迫害,人就能理解。我终于明白,单位扣发工资、停止工作这不是对我信仰自由的迫害吗?这是站在世人的理上认识。反迫害,救度众生就得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的理去讲。修大法、做好人,没有任何外在形式上的东西。这根本就是思想领域里的事情。我的行为没有任何违法的事情,而且我是国家公职人员,领导怎么有权力随便扣发我的工资呢?虽然有邪恶因素的参与,但是如果人的表面明白人的理,不敢做违背常理的事,那么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就没有招。

二零零五年八月,我给领导写了一封信。信中明确指出: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那是我的思想信仰,思想领域里的东西根本不应该成为扣发工资的依据,更不应该成为年终考核不合格的根据。同时我找到国家人事部关于《国家工作人员年度考核管理办法》,明确规定考核工作人员要以“工作业绩”为标准。修了大法之后,我在单位更加认真的工作,不存在工作上的毛病和错误,这一点单位所有人都特别清楚。我要求单位如数补发五年来被克扣的工资,同时要求恢复我的考核资格。我还告诉领导,五年多来公安局和单位领导给我及我的家庭造成了巨大伤害,这是对公民思想信仰的迫害,希望领导本着对事实负责、对历史负责、对组织负责、更对职工负责的态度,挽回给我造成的一切损失。

我把信给了领导,回办公室等结果。领导以我曾被劳动教养为由拒绝补发工资。我据理力争:第一、我没看到关于劳动教养的判决书,当时扣工资的原因是不写保证书。第二、单位没有我被劳动教养的判决书,我想弄个明白单位根据什么扣的工资。稀里糊涂就被扣了工资而且不去问个为什么,这不是明摆着默认旧势力的迫害吗?在我思想中根本就不承认什么“劳动教养”,我在制止迫害的同时就是在救度参与迫害我的人。我据理力争要工资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就是反迫害、救度众生的过程。在这过程中,我逐渐跳出了旧势力设下的圈套,我坚信我生命的路是师父安排的,因为我是师父的弟子,我是修炼的人,我对旧势力否定了多少,取决于我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成度。我完全相信是师父安排了我,我就按着大法的要求去做,我就能彻底否定旧的一切。

我不断的利用要工资这种形式向包括人事局和财政局在内的有关人员讲大法真相和迫害真相,穿插我个人几年来的经历,告诉他们我们就是有信仰,中共为什么要压制人民的思想啊?人民思想想啥也要受到限制吗?同时告诉他们我正在单位上班就被骗走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拘留,我们是无辜的,是被冤枉的。这是多么荒唐可笑的事情,一个政权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呢?

经我这样一讲,他们马上就明白了,不再给我要工资设置阻碍,转而同情我,同情大法弟子。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造成不了迫害。最后,领导确实认识到了迫害我的错误,并表示:确实做的过份,咱们对不起人,给我补发了工资并重新给我考核。在反迫害过程中,我充份体会到信师信法、正念正行有多么重要。既讲清了真相,又启发了世人的良知和善念,更减少了因迫害造成的损失。最后同事们都说:你这样做就对了,凭啥扣工资呀?

所以说大陆大法弟子都应该站出来反迫害。结束迫害需要大陆大法弟子起主导作用,不要怕艰难,难,体现出威德,难,也体现出救度众生的伟大。因为这是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大法是圆容的,我们走正修炼路,我们就能反迫害,我们就能救众生。

几年来,一直坚持在单位讲真相和三退,在要工资的过程中遇到一点小麻烦。二零零六年一月,单位一个倔老头向上级主管部门举报我在单位宣传法轮功和退党,等等。大局长威胁我:要去调查并重新处理我。我告诉局长:“我希望尽快调查,如果我确实有问题,我接受对我的任何处理;如果我没有问题,请不要听信谣言和侮蔑,尽快解决我的工资问题。”

当我知道我曾经帮助过的人出卖了我,开始我站在人的观念上衡量,非常生气和不平衡,想和他大吵一架,可是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再往前顶劲,真的是没有路,事情僵到这走不下去了,我感到非常痛苦,不知该怎么办。晚上下班骑车往家走,一路上心里念着“我是师父的弟子,我是修炼的人”,无数遍的念着、念着……

当我到家的时候,心中豁然开朗,心一下子轻松了,压在心上的那种无法言表的痛苦突然间消失了,是师父用法打开了我的心结,豁然间明白了一个理:这个老头并不是在害我呀,他怎么能害得了我?我是师父的弟子,我生命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他根本左右不了我的事。其实我应该感谢他:不管他出于什么目地,他还是帮助我洪扬了大法,把《九评》和三退的信息传递给了局领导,这是我想做而做不到的,我为什么还要恨他呢?为什么不谢谢他呢?当我想到这,心中那个美妙无法言表,二十分钟之前的那种痛苦被慈悲所取代。

第二天早晨上班,我见到了举报我的人,我告诉他感谢他帮助我讲了真相,把《九评》和三退的信息传递给了局领导,这是我想做而做不到的。他听到后,竟然有一种非常复杂的表情。后来他告诉我他非常后悔、感觉对不起我,借机我又向他讲了真相,把大法的美好和神圣带给他。

有一个老年同修,深夜坐出租车发《九评》,正往车上装麻丝袋子的时候,撞见了警察,警察问她们在干什么,同修机智的回答:“在搬家。”警察怀疑:“这么晚搬家?”同修回答:“白天干活没时间,只有晚上搬,搬家还挑白天晚上?!”同时没有一点怕心,照样坦然的往车上搬东西,于是,警察开着车走了,巧妙的避免了一场迫害。我感觉同修做的真好,既保护了自己,又避免了警察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同时又把《九评》发了出去,没耽误救度众生。

在这几年的修炼过程当中,我更加明白走正修炼路对救度众生有多么重要。表面上我们和常人做事很相似,但是基点不同、根本目地不同,我们不是为反迫害而反迫害,我们是为救度众生而做。他们只有挽回了给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他们的生命才有可能被救度。

师父的法一直指导着我,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迫害,一味承受迫害的本身是对法的侮辱,是对自己和众生的不负责,是不光彩的。

在正法修炼的这几年,我一直面对面向世人讲真相。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它犯了全宇宙最大的罪,它组织里的成员只有退出,生命才能得救。但是刚开始讲真相时,我不知从何讲起。捧读师父讲法,师父的讲法不断开启我的智慧。现在讲三退就比较容易。

一次在街上讲真相和三退,有一个人问我:你不怕我举报你吗?我告诉他:“我想你不会举报我,我讲给你的是你生命永远都受益无穷的,我在救你,你怎么会举报我呢?我想你决不会恩将仇报、不知好歹的。”一般人都会支持我,同情大法和大法弟子。当世人的良知和善念觉醒的时候,生命就能得救。我把讲真相、促三退都溶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工作中、及各种活动中。

我在办公室工作,就把大法真相、三退信息讲给到我单位办事的人、同事的朋友、同学等等,同时帮他们退出恶党组织。在交流过程中,有的同修不敢在工作场合讲,我没有这种障碍,因为三退是在救人,是最神圣、最伟大的事情,是师父让做的,谁阻挡谁是罪。从常人的理看,前提题是我们没做违法的事,我们就是在谈话,至于谈什么谁都管不着。因此无论在单位还是其他场合,我都堂堂正正的讲,讲邪党是怎样迫害法轮功的,我们为什么劝世人退党等,世人听了都觉的非常好。当我的境界符合了大法对我的要求时,我说出的话是最能打动人心的。

和世人面对面讲真相也是一个修炼和提高的过程。有时候遇到刁钻和固执的人,提出一些很难回答或很难解释的问题,有时我的解释自己都不满意,甚至有时就卡壳了。我想,我学这么大的法,为什么会被常人问卡壳呢?这一定是学法有问题。我就学法、学法,在看书的过程中,师父讲的法就点给了我。

不断的讲真相,不断的遇到问题,我就不间断的学法,问题就得到解决。我体会到这大法的法理太奥妙了,妙不可言!现在讲真相,没有能使我卡壳的问题。凡是听我讲真相的,他们都愿意听我讲,都说我讲的好,其实我自己最清楚:我的一切都来源于大法,是师父和大法开启我的智慧,赋予我的能力,让我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完成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