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慈悲来对待组建学法点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本地区比较偏僻,去年,在广州学员的建议下从新成立了学法点。在一位同修家里,十来个人每星期一次,组织大家一起学法,收到很好的效果。大家都觉得提高很快,同时要求参加学法的学员越来越多。我就跟协调人商量,能不能多开几个点。当时,协调人不同意,她跟我说,你不了解当地学员的情况(我被迫害几年,从外地流离失所回到当地不长时间,确实对当地学员的情况不很了解),但我出于安全的角度和希望更多的同修有集体学法的环境,同时帮助新学员解决一些修炼中的问题。可是,协调人当时不同意,我就回应一句话:你向内找吧。

我想这个问题先放一下吧,以后再说。过了一段时间,有一些同修出现被恶警到工作单位里干扰了几次的现象,同修们找到我们说:会不会被恶警跟踪了。为了安全起见,我又提出了分开学法点的建议,这次他们接受了。我和他们讲:其一可以遍地开花,第二让他们走自己的路,再一个就是让老学员成熟起来,管好一个点,又可以提高自己,又可以负责起来,带好新学员。

二零零七年初,一个学法点一分为四,组织起来了,第一次学法反映很好。新学员很踊跃发言、老同修在法理上给他们解答修炼中遇到的问题,同时引导新学员遇事以法为师,现在很多新学员都加入到做好三件事中来。当时,我和协调人交流这件事,协调人也都悟到了正法洪势已经推到这里,是师父推着我们往前走了。

经过几个月来的学法,大家围绕“三件事”怎样做得更好,想出了不少办法,其中有同修说最好有我们的小册子,有我们当地被迫害、讲清真相的资料,并且由我来负责。当时,我也不知道怎样做,但还是承担下来。参考别人的小册子,经过摸索,终于做出两期本地区的小册子,并且在本地区大范围做了两次真相,接着又做了两期本地区真相单张,发到明慧网上去。从此以后,我们本地区有了自己的真相资料,大家做真相、劝“三退”方面更加努力了。同时,很多同修打破了障碍,在安全情况下,也都加入到上网下载资料的行列。

自从分别建立学法点和编辑资料以后,我自己在提高心性和修去执著心方面确实提高了不少,但也因为有了一点点成绩相应产生了欢喜心、懒惰心和其它隐藏很深的执著心。本应自己负责的学法点也很少去了,找借口忙,渐渐的由于自己的执著心促成了不少问题。有些学法点好象难以维持下去,由原来差不多十来个人的学法点,有时只有两个人在学,或无故取消。

怎么会这样呢,我静下心来学法和回想这几个月来自己的一言一行,惊讶的发现自己一直用做事心来对待这件事,并没有真正用慈悲心来对待每一位同修,师父在讲法中也讲了“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而自己一直要求别人怎么做,对协调人讲话都是一句话叫她向内找了事,并没有做到慈悲、宽容别人,包括同修指出我有急促心,我都找借口说正法急来应付(其实正法是老师有序的安排,我们只是抓紧时间救度众生而已)。

带着一颗执著心去负责这件事,结果是事与愿违,产生了不少矛盾,这才想起协调人说我并不了解当地学员情况的话来。但问题出来了可不能绕着弯走。我就静下心来好好学法,然后向内找自己:建立学法点的初衷主要是想让能更多的同修有集体学法的环境,老同修负责学法点的同时抓紧时间学好法和带好新学员,在学法中升华自己,知道自己要怎样做,条件成熟的点还要成立资料点,以适应正法的需要。可我在这一过程中只重视建立、稳定学法点和最终能不能达到他们自己印资料为目地,用的几乎是常人的一套管理方法,并且基点也没摆正,为了建立而建立,为了做事而做事,认为管理好了,做资料、救人也就顺理成章是他们的事了,过程中体现不出我的善心和慈悲心。

另外,救度众生方面,并不是一、二次图个轰轰烈烈就行了,我们出去做事,主要是讲清真相,不须要别人知道和夸奖,因为我们修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我们越是静静的、越是没人知道的情况下,用最快的速度、最快的时间、救度最多的人为目地。所以,救度众生要持之以恒用善心和慈悲来对待。我们所做的一切最终无非就是为了救人。

想到这我就去找了几位同修商量,发生这些事不能抱着任何观念来处理,或每个学法点出现的问题并不是说用埋怨和指责就会做好的,而应该是“不出现象常人一样的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转法轮》)。因此,我就提议每个月另外组织一次各小组负责人学法交流会,针对每个点出现的问题在学法组上解决,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他的事,我们是一个整体无分彼此。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我对待同修也应该象对待众生一样要慈悲他们。

现在,学法点还是四个,学法的时间、地点、形式由各组自定,虽然未达到预期效果,但我们只要用心去做,一定会在这个过程中提高上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