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的过程及反思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 08年7月底,本地政法委610指使单位以加班的名义把我骗到单位,然后强行把我拉到洗脑班。

迫害之所以发生,表面上是恶人以奥运为名。我知道是长期以来自己有许多执著心及三件事没做好造成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修炼中总是明知故犯,长期没有改变自己的状态,不敬师不敬法(学法时躺着),发正念犯迷糊,炼功总是起不来床,从集体炼功到现在我在早上3:50起床的次数还不到10次,求安逸心,怕心等各种人心太多,自己也清楚也着急,但总是没改变,没做到真正实修,结果招来了这一迫害。

但即使这样,我也不承认这种迫害,我虽有许多人心、执著心,但这都是在法中要归正的,和迫害是没有关系的,况且师父更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也不承认。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答疑中说:“你能够走正,就是你正念很足,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你就否定着旧势力,你也是在走正你的路。”

刚开始我想反过来向他们讲清真相。因此我按时吃饭,向我周围的二个“陪教”讲真相,这个洗脑班每天下午总是发吃的喝的东西,恶人想让大法学员放松正念,我不被表面假相迷惑,余下的时间不停的发正念。这样过了二天,洗脑班的负责人及其他人没一个進我房间的,我觉的不对劲,心想:这完全是在耗时间,即使他们安排“犹大”跟我谈,我这也不是在他们安排的魔难中修吗?不行,我得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尊在讲法中讲了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指使。我决定绝食。

当我开始不吃饭时,首先“陪教”他们两个人就开始急了,她们说:“你不吃饭怎么行,是不是对我们有意见哪?别人陪你你就吃,我们陪你你就不吃,我们怎么承担的了这责任!”我说;“这是我决定的跟你们没关系。”她们又说:你不吃饭喝口水吧。我也不喝水。她们又说:你想跟谁谈,我们就找谁,你别绝食。我也不动心。

绝食第二天,洗脑班班长進来说:“你这是与我们对抗。你想自绝于人民,自绝于父母,告诉你,你这样的我们见的多了,你死了,她们(陪教)没有一点责任,到时候还给你录像。我说:你不要用党话来说我,我不存在自绝于谁,我是为了反迫害。他又说:谁迫害你了,你在这里吃的喝的跟谁不一样了?有空调,谁迫害你了。我说:你们把我骗来非法关押,我失去了人身自由,我在这里吃好,喝好,那不是配合你们迫害我自己吗?我又没做坏事。他说:你说这话,说明你根本不懂法律,你看看墙上,政府规定了你们是×教,你就不能炼,你就违法了,你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就应该遵守法律。我说:共产党在打击异己的时候,总是利用法律把非法变成合法,每次运动都是谎言开道。他又说:你不要跟我讲什么退党呀,什么苏家屯活体摘取器官呀等等,你有本事你到国外去炼,到台湾去炼,那里没人管你,你在中国就不行。你想通过绝食的办法出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走后,我想起老师的一首诗《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还有《去掉最后的执著》:“在过去一年中,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

我细细体会师父的法,并问自己:我是不是为了出去才绝食?不是,我是为了反迫害,是为了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我必须要正念正行,在难中还要放下各种不正的人心。因为在几年前的一次非法关押中,我也绝食过,那时法理还不清楚,因此好象有一种赌气的感觉,在绝食难受的过程中,人心也重。

这次我绝食的基点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但思想也时不时的反映出:某某同修曾绝食过9天,我会到第几天呢?这个思想一出现,我就觉的不对头,怎么能自己给自己定时间呢?不对,这不是我的思想,否定它。每个人的业力大小不一样,承受能力也不一样,怎么跟别人比呢?一切应由师父安排。在绝食难受的过程中,我默默的对我的肚子说:你是我身体的一部份,你应该配合我反迫害,不要让我太难受。

又过了两天,洗脑班的人就跟我说:你再不吃,我们就要灌食了,那时候你也死不了,但是人也难受,你还是自己吃了最好。我还是不动心,师父说了:“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但偶尔也会往外翻出一些景象,如:被灌食的场景,插管子呀等等,马上我又否定它,心想:旧势力总是让我承认它,往我思想里强加一些东西,我一概否定。不管你灌也好,不灌也好,我还是按我决定的路走下去。《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相、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

第五天,他们强行灌食,用开口器把嘴撬开,灌了一点牛奶,一天灌了三次,灌完后他们说,你看你绝食的目地还是没达到,也灌進去了,你就自己吃吧。我心想:我也不是为了绝食而绝食,是为了反迫害,只要我的心不动,灌不灌進去又有什么关系。他们还说:本班长慎重向你保证,你在这里不会受到任何体罚,刑罚,但你要遵守这里的纪律,怎么样,你就吃吧。我还是摇头。他们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给你个梯子你就下来,你还在犟什么呢?“犹大”也说:《转法轮》里也没叫你绝食呀,况且你这个办法我们2002年就用过了,那时候绝食都灌,灌了之后互相问:你灌進去了没有?灌進去了,灌進去了就吃了,现在都不用这个办法了。我听了觉得挺可笑,他们根本就不懂修炼。

第六天,医生测血压和心跳时,我心里想不正常不正常,结果我心跳很快血压也不好。他们就说:我们放你回去,你把这水喝了我们就送你回家。我不喝。他们说:你都要回去了,把水喝了别让你妈妈看见你脸色不好,免得她伤心。我说:我只有回到家才喝。他们看欺骗不了我,只好无条件的放我回家了。

经过这次迫害,我越发体会到了师父说的越最后越要精進的道理,本来这次迫害是不应该发生的,自己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发现周围很多同修都和我有类似的状态,学法、炼功 、发正念都没有严格按法的要求去做,懒惰、求安逸心长期不去,真的很危险,这已经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希望同修们有和我同样执著的一定要赶快改过来,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