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恶警绑架后抵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我因2000年12月13日進京护法,被黑龙江省鸡西市麻山区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一年,回来后,麻山区公安分局的警察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这么好的法,怎么会不炼呢!”他们就让我把户口迁走。我说:“在哪居住是我的自由,我不迁。”于是户口就被他们给非法注销了。

2006年,单位办退休,因为没有身份证,退休金一直无法领取。我记得师父说过“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2007年7月11日我到东麻山派出所办身份证,管户籍的警察说:你的户口被局长(郭兴德)给注销了,办不了。

大约上午9点左右,我找到麻山公安分局治安科说户口和身份证的事。告诉他们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的户口注销了,是犯法的,要负法律责任。他们只字不提户口和身份证的事,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和“三退”才能保命。他们说:“共产党给我开工资,并且今年又长工资了,我就听共产党的。”我跟他们讲:“你的工资有物价涨的快吗?再说了你的工资是你应该得到的,用不着感谢共产党。共产党解体了,你的工资会更高,因为没有贪污腐败了。”他们无话可说。就扯到2003年面包车洪法的事,说有好几个人,有人说我也去了。当时四个警察看着我(他们是治安科长江海宏、侯利、费胜华、郭某)企图绑架我。到晚上大约6点多,我想我该说的已经说完了,不应该在这里了,就请师父加持后,正念走脱。

2008年3月27日,我带着真相光盘、《转法轮》、《洪吟》、《九评共产党》还有录有大法炼功音乐的Mp3和录有大法真相的Mp4到牡丹江亲属家去洪法,亲属没接受。返回时,在牡丹江车站被三品检查验出有光盘,遭到车站派出所恶警绑架,被绑架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铁岭河铁路看守所非法关押。

从被绑架那一刻起,我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绝不能配合邪恶。在看守所恶警逼问我姓名、住址。我说:“你们别费心机了,我不会说的。”他们说:“你不说,我们也能查出来,什么时候查出来,从什么时候算羁押日期。”我说:“你说的不算,你们不应该绑架我,我一定会出去的。”他们又说些对师父不敬的话,我告诉他们会遭恶报的。他们说我咒他们。我说:“我是在告诉你们真相,因为你们说我们师父的名字都是在犯罪。”

他们把我往监室送时,又逼我穿号服,我说:“那不是我该穿的,我不是犯人。”他们说:“看一会怎么收拾你。”我不为所动。到监室之后,我每天坚持炼功、发正念。他们威胁谩骂,我根本不动心,而且还能入静。我明白“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炼功时,时常听到狱卒说:“法轮功真厉害”、“只要工夫深铁棒磨成针”。

开始我曾绝食十多天,后来想起师父谈到辟谷的问题时说辟谷“也是要消耗自身能量补充身体的,所以也是得不偿失”(《转法轮》)。我悟到我不该绝食,我要用大法赋予我的正念闯出去。

4月25日公安处去了几个恶警,其中一个恶警告诉我被劳教一年,问我要不要劳教单。还有住房钥匙交给谁。我说:“劳教单我当然要,因为这是你们的犯罪证据。至于房门钥匙不需要你们操心了”。我看到劳教单上写的是无户籍、无身份证号码。我说:“我既然无户籍,就不属于中国公民,你们无权劳教我,必须无条件释放我。”另一个恶警转移话题说:“一年以后,你还敢拿这些东西上火车吗?”我说:“我是在做好事,有什么不敢的。”他说:“那我还抓你”。我说:“那时候你还不知在哪个世界呢。再说,多长时间不是你们说了算的。”那人暴跳如雷破口大骂。我说:“看看这就是中国警察的形象。”他哑口无言。

在看守所,我被恶警孙义青、王洪涛打过。因不配合邪恶,5月13日上午,被带到铁路医院检查身体。下车时,我喊“法轮大法好!”恶警马福全把我头蒙住,推搡着進了医院。医生给我诊断出高血压和心肌缺血。但下午还是把我送到戒毒所。在戒毒所量血压,高压250低压120,戒毒所拒收。看守所恶警马福全托关系强行把我送進戒毒所羁押。

在戒毒所7天中无论打针、吃药,血压一直降不下来。戒毒所怕出人命,通知铁路看守所去接人。5月21日,我被押回牡丹江铁路看守所。直到6月4日才给我的亲属打电话说我病的很重,让去接人。亲属随身带的两百元钱被恶警王洪涛勒索去,并被逼打了270元钱的欠条,才放人。

这次被绑架主要是没有重视发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同时也暴露出自己还有对亲情的执著,也找到了几年来讲真相效果不好的原因,就是自己有争斗心,没有修出慈悲心来。表现在讲真相时没有耐心,带着强烈的人的观念。例如在铁路看守所时,同监室有两个刑事犯,其中一个是贩毒的,就认为这种人不会接受真相,而给另一个人讲。她就干扰,她一干扰我就跟她争执,结果我认为能接受真相的、还没有表态,就被释放了。我就给她讲讲试试,没想到我认为不会接受真相的她和另一个刑事犯却同意让我用真名给她们退出邪党的少先队组织。

我回到家,有同修善意的提醒不要产生欢喜心,其实我觉的我做的并不好,真感到心里很沉重。由于我的过失让师尊操心,同时也给同修添了很多麻烦,影响了同修的正常修炼与救度众生。如果不是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同修的正念加持,我是很难闯出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