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发正念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一日】近期看到明慧网上有一些关于发正念的体会,我也想谈一下自己几年来发正念的体会,与大家交流共勉。

我周围的同修发正念的方式很多,有一开始就嘴唇动个不停,直到基本的15分钟时间结束才停下来,与其交流也不改变做法;还有的自己想到哪里就写张纸条,里面罗列了很多具体内容,发给别的同修;当有同修被骚扰或被抓时,当地几个协调人就起草名单纸条下发,说是给被迫害同修或针对某件事发正念,但一些老年同修有些困惑,说不知怎样发正念,于是协调同修们又起草了参考纸条……

我对发正念的看法是,就按师父最初发表的关于发正念的口诀及要求来做,随着正法進程再按明慧网整理的来做(其实还是按师父要求做),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师父发表了经文《彻底解体邪恶》,我就在整点时加進了其中的“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师父发表了经文《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我就又加上了“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这句话,我个人感觉这样发正念是最有力量的,这是师父在不同正法進程中讲的有关发正念的法,是最全面最合适的。当然,我不是不给同修发正念,我每次发正念都是念这样很简练的口诀及语句,再想一下具体人或事,不加工成具体一大堆语句(只是一种宇宙信息),尽量达到不影响自己集中念力。

另外到邪恶聚集的地方发正念,我也是如此,我觉的师父赋予我们的佛法神通怎么能局限在这么小的范围呢?大家发正念太具体了,就会有很多方面顾及不到,邪恶还会有存留空间,拿我们地区年初至今为例,多名同修相继被抓被判刑,有时一周之内发好几张发正念纸条,陷入了一种被邪恶牵着鼻子走的境地,我觉得除了其它因素之外,如果大家发正念都不限制自己的话,每次发正念都象全球发正念那样最大范围追找邪恶,大法弟子不分地区都这样发正念,形成最强大的整体,一定会更有力的清剿邪恶,使其无处躲藏。我们身在当地,即使不叙述有关清理当地邪恶的语句,近距离的能量应该是最强的,顺便就把当地邪恶清理干净了。

而且要变被动发正念为主动除恶,不要等邪恶搞事了或非法抓捕骚扰了同修才重视发正念,尤其近期奥运前后邪恶集中出动时正是清剿它们的好机会,更不应该错过这样的除恶良机。为此我们几个同修合作写了主动除恶的倡议文章,买来本市地图,将邪恶主要聚集的地点绘制成图并附以文字说明以及乘坐的公交车班次打印出来发给大家。

关于发正念的地点,针对我们市邪恶的聚集情况,分为主要的两处,一处是以610政法委掩藏处为主,周围是邪党市委、政协、法院等部门所在地;另一处是市政府、公安局、国安、法制办等部门聚集处,我们每天坐公交车或打出租车去发正念解体邪恶。当然过程中符合常人状态,去附近的小餐馆以吃饭为由坐下多停留一会儿,顺便将孩子放到座位上减轻体力负担(这样效果更好一些),表情自然祥和。其间也出现一些干扰,比如孩子身上大片长红包,拉肚子,我的小脚趾肿胀影响行走,但邪恶的伎俩没有阻止得了我们除恶的信念,而且奥运过后,我们打算继续坚持下去。走出去发正念和在家发正念效果就是不一样,我们小组遭到“脑血栓病业”假相迫害的同修在家发正念注意力集中不起来,放下怕热怕累怕花车费的私心坚持坐车到邪恶黑窝附近发正念后,情况大有改观,身体状况明显好转,常人亲戚不再说负面的话,自己也逐渐变得精進起来。

关于发正念的频次,我是在基本保证全球四个整点和当地三个整点的前提下,随时随地发正念,发正念形成习惯。我孩子小,家务多,有时不能静下来坐在那里发正念,那我就多发正念,手里有活或抱着孩子时也发正念,效果不是最好也还可以。

讲真相、刻光盘、发真相资料时事先也都静心发正念,充份运用师父赋予的佛法神通,确保做事顺畅,高效利用有限的时间。

个人体会,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