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依赖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最近我生活中经济上相对紧了点,今天我因为有应酬缺钱,而打电话向母亲(同修)寻求帮助,以往我生活上一旦有困难,母亲不管自己怎么困难总是帮我解决,今天本来她也答应帮我出钱了,但最后她随口说了句:“你也不要认为我们工资高你就觉的这样是应该的”。一下子刺激到了我的心,心里就不高兴了,就说:“算了,我自己再想办法吧”,就把电话挂了。

自己感觉不大对劲,就向内找找,一下子发现了一颗强烈的依赖心。回想一下,自己在家里是最小的,从小都是别人呵护我,大小事情都是家人帮我做的,我也形成了一个依赖别人的习惯。仔细想想方方面面都能体现出这颗依赖心,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重视的。比如:生活中一遇到困难,也不管别人怎么样,总是先到处寻求帮助;平时在单位里总是愿意和比自己大的女性在一起,潜意识里有一种希望被呵护的依赖心;在社会上一遇到什么事情首先想到我有没有哪个朋友能帮上忙,而不是先自己去解决;就连找对像也是因为看到妻子比较勤快而且看上去比自己成熟,心里觉的她能够照顾自己才定下的;平时一觉的身体难受的时候,马上就开始想自己是炼功人,而平时或安逸的时候却做不到这样,潜意识中掺杂着依靠大法帮助自己解决困难的心。平时自己也知道修炼不能依赖常人,但是发现自己潜意识中还有一种依赖外部常人环境的变化,比如比较喜欢看动态网上哪个首恶之徒病重、某某人支持大法、哪里又有什么出事等等之类的消息,实际上是希望外界发生什么变化,使自己在做正法工作的时候能够变的更容易、更安全的一种依赖心。

一九九八年我正式开始修炼的时候,什么事情都看辅导员和老同修的,而忽视大法的要求,喜欢跟在辅导站的同修后面,心里觉的他们修的好在修炼上可以依赖,自己跟着学应该能提高的快,后来摔了大跟头才醒悟过来。最近几年,由于九九年后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和外部环境的宽松,在求安逸心的带动下慢慢自己放松了,炼功几乎荒废,很长一段时间因忽视学法而沉迷于网络游戏,并且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迷于网络上色情的东西(虽然每次看完都后悔不已,但过一段时间放松时又会重犯)。自己经常在想九九年以前,我和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的那个时候,这些东西我是都能克制的,对我也起不了什么大的干扰作用,心里想再有那样的环境多好,我一定会做好,实际是想依赖外部环境带动自己做好,而自己不想去精進。虽然集体学法的环境是很重要的,但是不管什么样环境,都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以法为师做好,才能精進。

仔细想想,发现依赖心是一种自私的体现,是一种向别人无限度的索求、而自己却不想付出的“自私”的表现。当自己所依赖的没有按自己的意愿实现,就会觉的心里不平衡,甚至会产生气恨。并且依赖心会使自己的能力被限制的发挥不出来,因为依赖心使自己觉的别人做了,自己不用做也能得到了。当没有什么可以依赖的时候,这才被迫去发挥自己的能力。这也是我对讲清真相的事想做好但怎么也紧不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以后我要去掉这颗依赖心,真正去考虑别人,修成师父要求我们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才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