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捐款看党性毒害人性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二日】汶川大地震,灾情十分严重。汶川人民的生命安危,生活处境牵动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的心,五湖四海伸出了援手。自觉自愿的捐款,捐物,不求名,不为利,不靠谁行政命令,不用政府号召,出自人善良的本性,民间出现了感人的赈灾热潮。可是,人善良本性的迸发,民心、人性的复苏令中共邪党十分惧怕,它赶紧伸出黑手抓民心,冠以“党”、政府的名义,及行政的方式组织捐款、捐物,可贵的民心善念一旦被揽入“党”的怀抱,原本非常好的好事、善事就变了味。

如有的单位派发捐款是从职工的工资中直接扣除;有的社区下定额挨家挨户去要,虽然钱不多,却有了“党”说了算,令人反感的“党”味。人先天的本性善念失去了本人表达的权利,人先天的本性善念被掌控、主宰、被“党”掏走了,有的人就是出了钱心里也不舒服。有的单位,把人们的捐款张榜公布,领导打头,数额一般比群众大。有的单位张榜排名也是由钱的多少从前到后来排,使的有些人碍于面子,不得不向数额大的人看齐。

尤其“党”号召捐的那个“特殊党费”,在“党”的监督下,不交也得交。有的单位党支部与党徒之间“要你干啥没商量”,一百二百直接从工资中一扣了之;有的党徒交了这个“特殊党费”并没有感到有特别的殊荣,反而心里不平,说,交了一次交二次,这些钱谁知道拿去干什么哟?谁知道能不能到灾区灾民手中哟?泸州有一老干部捐款一万,他那一圈子里人很难做到与他看齐,底下叽叽咕咕埋怨,说,把我们大家框起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拿出一千元钱买个过的去的面子。

中共以“党”的名义或行政方式发起的捐款,看你响不响应,也是邪党在看某某某是否听了“党”的话,某某某是否仍在“保持一致”的一种阴险的检验人心的手段,谁愿意公开表示与“党”有二心呢?一旦被“党”看出有二心,被当作异己对待那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历史的教训太恐怖了。作为中共党徒、邪党干部,此时更要表现出其“党”性原则来,“党”叫干啥就干啥,党叫捐款就捐款,“党”要多不给少,给“组织上”表的忠心超过了对灾民的关心,几十年来中共就是这样不断的以“党”性取代中国人的人性。我们中国古老的传统道德水平很高,人做了好事不留名,默默帮助人不叫人知道,不求回报,人的本性保留的很好。只要人善良的本性尚在,不用谁动员、号召,不用耍花招明示暗示,也用不着搞明自愿暗摊派那一套,人都会自觉,发自内心的伸出援手,而这个“党”最蔑视的就是这些中华传统美德,一贯体现“我说什么谁敢不听?”“我要你干什么谁敢不干?”独揽天下,独揽人心,用专制的“党”性去污染、扭曲中国人善良的本性。

泸州市一所中学,向学生规定每人必须捐款,高不封顶,最少的不能低于十元。泸州又一所中学专门开大会作捐款动员,会后,某班的班主任就立刻为全班同学垫资四百元,每个同学十元,叫班上的团干部拿到校领导那里去交,并向同学们说明,你们没有收入,十元钱表个心愿是可以的。不料这个团干到领导那里一看,别的班捐的钱达两千以上,超过本班几倍,他觉得手中四百元钱比不过别人,拿不出手,不敢交,于是急急忙忙跑回来报告班主任。可怜的这个当团干的孩子,戴着听“党”话,做“党”好孩子的紧箍咒,唯恐班级落后,唯恐班级没面子,唯恐“上面”怪罪、批评,唯恐“上面”不满意,小小年纪不知何时染上了怪异的“恐党”症,还未培育成才的孩子背负着完全不属于他应该承受的心理的负荷。

班主任当然也是“恐党”症患者,凭经验,他当然知道如何表现在“党”的眼皮下才算过得去。于是,他立即召开全班大会,说,全年级就我们班捐的钱最少,不行,我们增加吧,每人捐五十。这时,全班哗然,同学们纷纷表示不同意。班主任老师就一个个登记。有的同学本想捐二十元,一看前面有登记表态捐五十的,就不好说什么,也硬撑着报了个五十。几十元钱或者就是孩子半月的早餐,几十元钱的额外支出对贫困家庭来说就会造成负担。在学校这个有“团”组织,有“党”领导的环境下,对学校的任何指令人人要表态,要表现,有的同学即使有困难也顾不上那么多,这一关咬咬牙也的挺过去,别人出就跟着出。

这时,班上有个同学正埋头做作业,老师问到他跟前,他只管做作业没看见老师的脸色,也不理会其他人捐多少,一口报个二十元,老师看他几眼想暗示他,可他头也不抬,老师不满意的摇摇头,其后的同学都纷纷效仿只捐二十。看来这个班的老师卯大劲凑上的钱最终也攀不上高峰,买不到特别光鲜的面子。

其实,每个国家都有特别的资金储备用于应付天灾人祸及不可预料的突发事件,人民所纳的税里已经包含了应付国难的风险金。每个公民,特别是孩子何须承担这些呢?他们有什么义务与责任承担这些呢?捐赠表达爱心、善心是个人的行为,不应受任何形式的摊派所制约。人人都懂得,扶弱济贫,见义勇为,救人于水火以及捐赠救灾是人的高尚的行为,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是人应该具备的本性。而中共以“党”的名义、政府行为搞的各单位有组织的捐款活动,其捐款行为是有压力而为,散发出攀比、浮华、好大喜功、讨好、卖乖、造声势等等邪党文化毒素 。令人心痛的是,在学校这一块,也不能幸免被专制的“党”文化污染。捐款,是校领导授意的,带有摊派性、监督性,学生捐多捐少要让老师满意,老师明示暗示“凑”出来的钱要让学校满意,学校报出的款额要让“上面”满意,“上面”要挣个“政绩突出”的表扬,让上“上面”更满意。层层满意如层层的重负冷酷无情的摧毁孩子们的善良与纯真。因为捐款所体现的是听不听“党”话,响应“党”号召是否积极的“党”性,完全失去了原本高尚、纯真的人性表达的美好意义,已不再是人真实表达善念的纯洁行为。

中国人的思想与行为被邪党操控了几十年,在中共邪党恐怖的红色专制下,人们被迫的、不自觉的放弃了先天纯真的自我,逐渐的以邪党的“党”性当作了做人的标准,逐渐的忘记了真实的自己,忘记了自己真实的本性。比如说中共污蔑诽谤残酷迫害法轮功,从人心讲人们总觉得中共做的不对,可慑于强权尽量压抑那个真我去“保持一致”。可怜的青少年孩子们步前辈的后尘,他们所承受的心灵扭曲的痛苦何止只是捐款这一点点?在学校有学习的压力、成绩排名的压力及与学校升学率相关学校荣与辱的压力,还有学生不该承受的肮脏的政治压力,如反对法轮功必须签名表态;诬陷诽谤法轮功的邪恶宣传写进教科书逼迫去看、读、背;考试必须填写反法轮功的试题才可得分等等,孩子们遭受种种封杀人性的精神迫害是人们意识不到的。邪“党”的“党”性牢牢控制、毒害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