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阳监狱黑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三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为了坚持我对“真善忍”的信仰,揭穿邪党在中国大陆铺天盖地的“一言堂”谎言,清除对广大民众的毒害,我将法轮大法的真相告诉民众,因此遭当局非法拘留判刑入狱。

我从小到大,受邪党洗脑教育多年,从学校到社会,所有的报纸、电台、电视大肆宣传都是“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取得的一个又一个的胜利”。甚至连监狱给我们广大的民众深刻的印象都是,在国家法律执行者“人民警察“的管理下,秩序井然,文明,规范。2003年,非典期间,我被投进德阳监狱,正赶上监狱的负责人亲自召开的全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动员大会。监狱的负责人号召全体干警与服刑人员要积极投身于这场运动,会上宣布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四条规定。

监狱把各监区狱警们“转化”法轮功学员人数的比例,作为一项衡量其年度工作业绩的重要考核指标,成绩突出者给予晋级、提拔、重用等激励性政策。并且每“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上级有关部门直接拨付奖金数千至一万元。一部份警察由于受邪党几十年的洗脑,再加上现实利益的诱惑,彻底的丧失了做人的最起码的良知和道德,好坏不辨,善恶不分,愚昧的充当了邪党迫害这群最善良、最平和的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残暴的工具,各监区狱警制定了对“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方案。

各监区的警察专门精心从犯人中挑选出一批品性最恶劣、为人狡诈、残忍、心狠手辣、毫无人性的人,组成对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近身监控的“包夹”。狱警对“包夹”犯一方面施压、教唆、暗中授权其可不择手段的迫害打压法轮功学员,以期达到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即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另一方面狱警对这些“包夹”又以利相诱,对特别卖力者可减刑,提拔,调换相对轻松的岗位。在监狱的安排鼓励下,这些人成为了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行恶时最得力的帮凶。

迫害首先从二监区开始,恶警监区长曾贵福下令将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小板凳收走,不管是晴天还是下雨,只能席地而坐,一直到晚上十点钟,才能回监舍休息。其他服刑人员可以睡觉,而全体法轮功学员被强行以标准军姿面壁站立,姿势稍有变动,立即惩罚。而且一站就是夜里十二点,或深夜一、二点钟,清早很早还要被强行出操。

二监区的恶警曾贵福、陈平、崔维刚、马成德专门安排了服刑人员中最狠毒、变态的服刑犯兰伟、吴应东、张鸡贩子等专门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负责人。法轮功学员宋子明、胥斌、唐刚义、杨有润等人由于坚决不放弃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先后被关禁闭、隔离、严管等处罚。关禁闭就是把人弄到阴暗、简陋、窄小的房间里,双手双脚戴上铁镣铐,或四肢固定铐在刑床上受煎熬,连吃饭,大小便都不得解下来,浑身筋骨像断裂般痛苦,最后麻木失去知觉。

隔离严管就是警察加上几个骨干犯将严管的人单独整治,坐姿,站姿行走必须完全按口令做,骄阳或寒风中罚跑圈,或做一个特定动作,直到筋疲力尽做不动时,还被其他犯人上来夹住继续做,并不断的羞辱,谩骂,动手动脚的教训,并且连牢饭和饮水都被刁难和克扣,连上厕所,睡觉最基本的权利都会被肆意的剥夺。让你的精神一直处在高压和恐怖之中。狱警有时亲自动手或者叫其他服刑人员作帮凶,对法轮功学员肆意殴打,辱骂,恐吓,威胁,电棍电,用刑具将法轮功学员铐住吊起来,任意施暴,疯狂的摧残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和肉体。

在服刑人员中,也有的人尚存一丝善念,看到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于心不忍,流露出一丝同情之意时,恶警立即采取高压政策,杀鸡儆猴,让其他的服刑人员对此噤若寒蝉。二监区的一名服刑人员在小组生活会上说了句:法轮功又没做啥,老是挨整。有犯人将此话告发给恶警邱慎,邱一听立马将那人弄去禁闭严管整治一番,逼其人在大会上公开认罪,悔过方才罢休。邱慎在大会上声称:此人胆敢支持法轮功!以威胁,恐吓其他服刑人员。2005年一名经济案服刑人员,见到恶犯陈万兵以歹毒残忍的方式来折磨法轮功学员宋子明时,实在看不下去说了一句:宋子明又没干什么,你老整他干啥?此话被告发到恶警邱慎耳里,邱立马解除这名服刑人员夜晚值班的职务,弄到别的较苦较累的岗位上去了。

法轮功学员杨友润这几年在德阳监狱遭受的折磨,完全可以写出一本《受刑种类专集》了。2004年初,杨友润又一次被监区狱警弄去禁闭、隔离严管。七,八月份,杨友润再次被关禁闭十五天。2005年年初,监狱为了逼迫杨友润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再次下令将他关禁闭,严管。严管犯人组长兰伟在恶警的授意下,教唆其他几个犯人,甚至精神病的犯人一起动手,对杨友润百般凌辱,殴打,折磨。连本来伙食就很差的牢饭都克扣,一顿只给一点。还经常不允许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换洗衣服,连洗脸漱口水都限制。包夹犯吴应东以怀疑杨友润身上有虱子为由,就把杨有润暴打一顿。在寒冷的冬天,杨友润被拖到楼梯的通风口吹冷风,夏天阳光暴烈时又被拖去晒太阳。六月份的一天,杨友润被这伙犯人折磨得虚弱不堪,昏倒在地,苏醒后这帮包夹犯仍然把他拉到太阳底下暴晒。包夹犯可以任意找个借口把杨友润折磨一番。每当这个时候,狱警门总是视而不见,装聋作哑。由于监狱长期对杨友润摧残无度,杨友润由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变成了瘦的皮包骨头,经常流鼻血不止,走起路来风大一点就象要吹倒似的。。

2005年杨友润、魏斌等人被转入三监区(生产监区),十月的一天,警察以未完成劳动定额进行迫害。十一月份,监狱大搞“心理保健操运动”,杨友润、魏斌不配合,恶警瞿波对二人大打出手,方式狠毒残暴,当时的情景其他服刑人员看了都觉得惨不忍睹。一天因杨友润未戴身份牌,恶警陈克昌将杨友润拖到监区大门边猛甩在地上,两手使劲卡掐杨友润的太阳穴,还猛扇耳光,另一名恶警队长还叫上几个犯人一起扑上去,对杨友润拳打脚踢,凶狠的殴打了四十多分钟后才停手,杨友润被打得满脸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见的犯人都没敢吱声,只能背后悄悄议论:他们(恶警)太狠了!

包夹犯辛华、叶云兵在狱警的授意下,长期用各种卑鄙,恶劣,歹毒的方式来摧残杨友润,经常把杨整昏死过去后,又是拍又是打又是掐人中弄醒以后,又继续施暴。辛华还恬不知耻的说:警官是这个国家机器上的一颗钉,我是这个国家机器上的一颗锈钉。十二月份,杨友润再次被警方迫害,恶警唆使包夹犯将杨友润铐吊在窗户上,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包夹犯弄来垃圾和烟头点燃后,放在杨友润的鼻孔下烟熏火燎,门窗禁闭,清晨又将站立不稳的杨友润架到水龙头下冷水猛冲头脑。

新上任的监狱长刘运行,此人原在广元监狱起家,以其对服刑人员管理凶恶、残暴而著称。一来到德阳监狱,经常炫耀他那套臭名昭著、残暴血腥的治人方式。他下令立即在禁闭室装上刑床,并以他为首的德阳监狱警察,再加上精心挑选的囚犯中的人渣,组成了一伙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团伙势力,并掀起了新一轮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行动。狱警挑选的恶犯肖鹏、吴华国、刘兵、马非等人专门对付法轮功学员曾云洁、李小波(原蒲江县县长)。目击者透露,十二月的寒冷冬天,恶警下令把法轮功学员曾云洁、李小波脱光衣裤,赤脚站在冷水里冻。

二监区恶警陈平以整人凶狠、残暴而闻名,他除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杨友润外,还多次直接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次魏斌在军训时,因肠胃不适,吐了一下口水,恶警陈平以魏违反列队纪律为由,下令魏斌跑圈,魏斌向他解释自己的情况,并没有跑圈,恶警陈平立即下令将魏斌绑架到禁闭室整治,折磨七天后,转到所谓的学习班隔离起来,继续摧残。2005年9月,监狱将学员杨友润、魏斌、干劲、罗小星等转入三监区。一天监狱内拉起了警报搞演习,魏斌、杨友润、干劲拒绝抱头俯首向地,十几名恶警气急败坏,凶神恶煞的拿着手铐,绳子,将三人绑铐起来,魏斌的双手被反背铐起来,拳打脚踢,以至几天后魏斌的手背都未恢复知觉。2006年3月,包夹犯霍斌、刘春以杨友润晒衣服没给他们打招呼为由,对杨友润大打出手,打得杨满脸鲜血。楼下的法轮功学员魏斌、谢吉甫听见打人的惨叫声,便大声制止:不许打人!此时犯人辛华等几十名犯人一哄而上,对着魏斌,谢吉甫一阵猛打,谢、魏二人被打得鲜血长流,而恶警竟然一言不发,若无其事。2006年的一天,狱警以脱离互监小组为由,将魏斌拉入禁闭室,锁铐在刑床上,长时间摧残。

恶警为了对赵乃乾进行所谓的“转化”洗脑,2005年期间,将他拖到禁闭室里,用封口胶贴住他的嘴,缠住他的双手双脚,用警棍乱打,拳打脚踢,摧残了两天两夜。我们出操时,看见医务犯用三轮车将赵乃乾拖出去救治,平时高大强壮的他,已奄奄一息,过后不久,就听说他被转到其他监狱了。

2004年腊月,狱警突然对法轮功学员搜身,李成东不配合,恶警指使几个犯人将他衣裤脱掉,只穿单衣单裤,被拉到楼房排雨水的管道下,让冷水冲浇,从下午2点钟到晚上10点多钟,事后,李成东患重病,被隔离治疗。

2005年7、8月份,法轮功学员龚官雷,邓维建,被狱警下令弄到隔离室里,用封口胶缠在板凳上,弄到太阳下暴晒,而且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

2007年法轮功学员谢吉甫,因为坚决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被狱警下令拖到三楼的楼梯中间的隔离室,狱警找来凶残的恶犯鲁祈凯来对付谢吉甫。一天早上我们出工时,看见谢吉甫满脸鲜血,脸色苍白,两眼紧闭,被几个犯人抬着送卫生所,后听人说谢吉甫被人推下楼梯,双脚摔成骨折,狱警却说谢吉甫是自己不小心摔的,只将恶犯鲁祈凯调回生产车间完事。十一月谢吉甫出狱时,还拄着拐杖。

四监区,狱警授意包夹犯可以任意不分白天晚上,随便找个理由,变着花样的摧残法轮功学员,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达到让你放弃自己的信仰。因此,包夹犯对法轮功学员经常殴打,侮辱,刁难,不准洗漱,不准随便上厕所,经常不准休息、睡觉。有时折磨到半夜又拖出去用冷水冲浇。包夹犯还威胁说,监狱已准备好了十口棺材,随时可以把你们拖出去(意为弄死)。

这些只是我在德阳监狱所见所闻中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只能说是浮出水面的冰山的一角而已。由于监狱内特殊的监管方式,几乎没有任何人身自由,看到听到的情况也是很有限的,还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在里面遭受各种迫害,在各监区以隐晦的方式一直存在着。经过这几年的牢狱生涯,我更加看清楚了邪党的嘴脸,这些表面上披着国家法律执行者冠冕堂皇的外衣,背地里干的都是邪恶,残暴,卑鄙,下流,无耻勾当的警察,他们是真正的暴徒和罪犯,是中共邪党这个流氓政治团体对善良平和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暴行的可耻工具。在此我严肃的正告这些邪党的打手们,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天理,三尺头上有神灵,你们的一举一动,别以为瞒得了人,却瞒不了神!你们干的一切,都记录在案的!如不立即停止行恶,悔罪弥补,那么彻底清算你们全部罪恶的时刻即将来临,到时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