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人神一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四日】最近一段时间,大家对“人神一念”谈得很多,我也深有体会。师父洪传大法十几年了,邪恶的迫害也已经延续了九年,大法弟子风风雨雨经历了那么多,经验、教训都足够了,我们真的应该神起来。不管大事小事,用神念对待结果真的不一样。仅举两个例子说明。

大概是从2004年起,每到秋季八九月份,我的耳朵就往外流黄水,常人叫“中耳炎”。我加强发正念、加强学法,向内找,慢慢拖拖拉拉一个月也就好了。第二年同样的情况又出现了。这个状况连续三年。我自己心里认为:我这人就有这个毛病。这是我家的遗传病。我妈妈、姐姐就经常长“耳朵底子”,我小的时候上学体检时,医生从我耳朵里分块掏出很多坚硬、变味的耳屎。我还觉得我很不错,不用吃药打针,相信师父、相信法,每次都能好。

2007年秋季来临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觉得自己好象在“等待”耳朵往外流黄水,这才意识到:“我这个大法弟子太给师父丢人了,我怎么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师父的弟子呢。妈妈姐姐有这个病根,我就得有吗?妈妈姐姐是常人,我是修炼人。真修法轮大法的都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啊!怎么会有常人的遗传病呢?”那一刻,突然,觉得有堵墙“哗”散了。从那以后,我的耳朵好好的。

还有一事。修炼前,我体质比较弱,“痛经”很厉害,每个月得有半个月时间不舒服,经前一周,就开始腰酸、背痛、小腹胀,经期持续六七天,搞的我头晕眼花、有气无力。为了减轻痛苦,每次我都喝大量的红糖姜水。修炼后,情况有很大改观,但还是不轻松。每次一难受,法也不愿学,功也不愿炼,光愿赖在床上睡觉。

也是去年的秋季,因为悟到了耳朵的事,随后,我想到了这个毛病:“二十多年了就这样”——这个念头对吗?真正修炼的人是不会再有常人的病的。我为什么还留着它?哪个神还这样动不动就腰酸背痛哼哼唧唧?悟到了,就得做到。那一个月再来月经的时候,我不再喝糖姜水。我心里想着“我是神”,不承认那些症状,坚持学法炼功。尽管腰好象还要“酸”,背也好象很“沉”,但是,我坚持学法,坚持打坐。尽管,那几天,炼功不是特别能入静,但是,总算挺过来了。再到下一个月,境况有了很大改观。基本上轻轻松松度过,而且,只四、五天就结束了。

我是修了十多年的老弟子了,就这点事,悟到的这么晚,其实很惭愧。但是,写出来,给同修借鉴一下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