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秋月 千家不团圆(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四日】中秋节是中国传统节日,是中国人举家团聚的日子。但在中共邪党以办奥运为名,对法轮功学员的新一轮疯狂迫害中,北京有许多家不能团圆。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二零零八年一月到七月在北京地区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达到五百八十六人,其中一月八十三人、二月八十七人、三月五十七人、四月一百一十二人、五月一百一十四人、六月四十八人、七月五十五人。国保预审在非法审问被抓的法轮功学员时说他们只能执行“上面的命令”。

一、零八年发生在北京的大抓捕

据内部人士透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中共以“中央政法委员会”的名义,秘密发布了一份题为《关于切实维护社会稳定,确保北京奥运会安全的工作意见》文件。此文件随即下达全国四十个省级“政法委员会”,以及“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该文件要求在二零零八年三月到九月间,“集中时间、集中人力,组织开展纠纷矛盾排查化解专项活动”,“加强对采访奥运会的境外记者在华活动的管理”,“加强对互联网及手机短信的管理”,并特别强调“严密防范、严厉打击”法轮功。

同时,北京恶党人员强迫大法弟子在“奥运安全保证书”上签字。“保证书”上印有污蔑大法师父、污蔑大法及保证不炼功等内容。要求在“保证书”上签名,如不同意者要写上不同意的理由,当场交片警。派出所的恶警给每个居委会和小区的百姓打招呼,举报一个张贴法轮功真相传单的最少给五百元的“奖励”。

在这种全方位的系统迫害指令下,二零零八年上半年仅北京的迫害案例就达到九九年以来的最高。

1、北京恶警非法查抄金葵装饰画公司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到二十五日之间,中共当局突然在北京抓捕了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黑庄户的金葵装饰画公司被查抄,全厂职工(二十八人)全部被赶到车间里看守,厂子里的所有房间都查抄了一遍,陈港(音)、陈娇龙、于雅静、温佳奇、韩力刚、左燕、柳燕、董亭水、于亚方、齐老师、张女士等被非法关押,他们部份是法轮功学员,部份是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与孩子。

金葵装饰画公司的陈经理是一位非常诚恳善良的人,聘用的人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的带动下,公司上下用心经营,几年来发展迅速,业务遍布欧美及东南亚国家,现工厂占地面积达两千多平米,为北京市最大一家装饰画企业,在北京开画廊卖艺术品的公司没有不知道金葵的。同一天,位于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法轮功学员彭宾的水晶厂被查抄。

2、哥哥被迫害致死 白少华再遭中共警察绑架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下午三点左右,北京法轮功学员白少华和杨辉从北京市区开车到怀柔区,在路上被警察拦车检查,因为车是借的朋友的,当时开车的杨辉打电话给借车的朋友齐伟,齐伟告知车的一切合法手续和证件都在车上,可警察却以奥运稳定为名绑架了白少华和杨辉。


大法弟子白少华

白少华的哥哥白晓钧(已被迫害致死)

从河北高阳劳教所被营救出来的白少华

白少华全家这几年的遭遇,生死离别,其中悲苦一言难尽。白少华的哥哥白晓钧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被非法反复关押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直至生活不能自理,抽搐、昏迷,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初不幸去世;七十余岁的母亲因不愿放弃信仰多次被非法关押,曾经被迫害失明;白少华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曾经受过电击、腿被打断等残酷折磨,二零零五年在北京海淀清河看守所遭迫害生命危险;白少华的妻子季磊也曾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恶警以挑拨离婚、酷刑、加期关押等卑鄙的手段,逼迫白少华的妻子季磊和白少华离婚。白少华年幼的女儿白真宇在四岁时也曾被恶警绑架。


白少华的女儿白真宇

3、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律师齐伟被绑架

因借车给杨辉和白少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晚九点半左右,齐伟和妻子在家门口散步,被几个便衣警察暴力绑架到朝阳区安贞派出所。接着,六、七个警察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抢走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空的移动硬盘。

齐伟毕业于天津南开大学法律系,是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齐伟被绑架时便衣警察对他拳打脚踢,身上有多处淤痕,安贞派出所的警察态度恶劣蛮横,抢走齐伟的手机,还给齐伟上背铐折磨。

4、北京法轮功学员牛进平、张连英夫妇再遭绑架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下午五点左右,北京法轮功学员张连英同丈夫牛进平带着四岁的女儿买菜回来,在楼下被几个便衣警察暴力绑架,接着十几个警察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抢走一台电脑主机和移动硬盘还有一部MP4和三大包大法书籍。据目击者描述,张连英和牛进平被绑架时便衣警察对他们拳打脚踢,身上有多处淤痕,并且警察态度强硬、恶劣。四岁的女儿被这一情景吓呆了,哇哇大哭,现在被寄养在七十八岁的奶奶家照看。


牛进平、张连英夫妇和他们幼小的女儿清清

张连英是注册会计师,原任光大集团某处处长,零五年六月十四日,当时正在照看还在哺乳中女儿的张连英,被闯入家中的北京香河园派出所十多名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和北京女子劳教所张连英受到非人折磨。牛进平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于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通过前来调查的欧洲议会副主席斯考特先生,将张连英的遭遇在国际社会曝光。牛进平随遭北京恶警监视居住。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张连英被九次暴力致昏死,颅内两侧大面积出血,生命危急。恶警指使劳教犯人用湿毛巾堵住她的鼻子和嘴,使她完全不能呼吸,当张连英几乎窒息昏厥时,她们又松开,然后再堵,就这样,直至浑身憋的要暴裂,直到整个身体最后都瘫软下去,再也没有一点力气挣扎,直至小便失禁……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带着大块青紫伤痕走出魔窟回到家中的张连英,此次又同丈夫一起再遭绑架

5、丈夫遭关押许焱丽惨遭绑架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左右,北京大法弟子许焱丽在上班途中被石景山公安分局国保局恶警绑架。许焱丽的丈夫魏世均早在零二年就被绑架、非法判刑十一年,现在监狱生命垂危。

许焱丽原为北京地质大学英语教师,几年前地质大学就以她不愿放弃“真、善、忍”为借口无理将她开除。为维持生计,身有残疾的许焱丽不得不四处打工。此次许焱丽被绑架后,她的公公拖着年老的身体,整日奔波找到八角派出所,又到处寻找国保局,对方都推诿不在这里负责。年老的公公婆婆带着两个孙儿女(男孩六岁半,女孩八岁),生活非常艰难。夫妻俩均已身陷囹圄,邪党恶警还不罢休,国保局恶警日前又威胁年近七十的公公婆婆,要把许焱丽的一双儿女送到儿童村(一个类似孤儿院的地方),不让公公婆婆与孩子见面,大有要将这个已经很悲惨的家庭彻底摧毁之势。


许焱丽的丈夫魏世均

6、唐山大地震幸存者再遭劫难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四川省汶川大地震的第三天,唐山大地震幸存者、大法弟子刘桂锦被北京国保大队和顺义公安分局胜利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绑架。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唐山大地震中,当时二十六岁的幸存者刘桂锦,身体多处骨折,右腿肌肉严重萎缩致残,大便失去功能十八年,还伴有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和心脏病。刘桂锦有缘接触了法轮功,仅看了法轮功的教功录像带,刘桂锦身上的瘤子就不见了。一九九四年三月,刘桂锦连续参加了石家庄,天津和哈尔滨的法轮功传法学习班。在石家庄学习班结束后,身体发生了巨变,大便功能恢复正常,还摘掉五百度的近视眼镜。又参加了两个学习班后,经过半年的修炼,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没有了病,感觉一身轻,走路生风,她撕掉了残疾人证。


刘桂锦及家人

刘桂锦因修大法治好了残疾,保住了性命。中共血腥镇压法轮功,多次绑架刘桂锦,逼她放弃修炼背叛恩师。她深知大法好,不愿做这伤天害理、忘恩负义的小人,要坚持修炼。因此遭遇了残酷迫害,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被送进遵化大北监狱看守所,迫害到生命危险才令其原单位接回家,再度被迫害致残。此次邪党借奥运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绑架,连残疾人都不放过。

更阴毒的是,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晚十点多,北京海淀区三名恶警还绑架了刘桂锦被迫流亡海外的姐姐刘桂芙的丈夫刘保国,和在院内租住的房客静静(大法弟子陈嫚新的侄女)。而北京延庆区陈嫚新,其姐陈嫚平,分别在十三日,十四日被劫持,家里留下两位瘫痪的老人无人照管。

7、北大学子、人民出版社副审编王粤遭绑架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左右,北京国保大队、朝阳区恶警再次绑架北京法轮功学员王粤。王粤,女,五十七岁,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是中国民主同盟盟员,退休前在人民出版社任副审编。王粤在修炼前,曾患器质性疾病多年,中西名医专家久治不愈,不堪其苦。

一九九四年,王粤开始学炼法轮功。此后王粤身体变得极为健康,连续七年全勤,王粤常常提前到单位,为同事们打开水、收拾办公室。她思维敏捷清晰,勤奋敬业,参加了许多健康书籍的编辑,受到了读者们的好评,并建立了具有高学术水准的作者群,连年共十余次获得省部级以及国家级奖项,业绩十分突出,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女。

王粤的父亲是将军,是七十年代驻法国使馆的武官领事,后在国外殉职。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根本不讲人伦、仁义、道德,对它有贡献的功臣的后代同样下毒手,毫不留情。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王粤被单位不法人员押到北京市新安女子劳教所洗脑班,在洗脑班王粤被毒打的颈椎间盘突出,后经北京协和医院等多家医院检查诊断:王粤的椎间盘因外伤受损致病,脊髓与硬膜囊受压,伤情严重、危险。

8、十五岁女孩儿遭北京恶警恐吓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左右,朴丽华的女儿刚放学回家,楼长就来敲门。当时她正在洗澡,所以没有开门。紧接着六一零的恶警就来砸门。他们在门外声嘶力竭的喊着朴丽华的女儿的名字:“今天你开也得开,不开也得开,我们二十四小时监控你。”并找来了朴丽华的姐夫要钥匙开门。她姐夫说没有钥匙,警察就接着喊:“你五天不开门我也要进你家门,你早晚得出来,我追到学校去你也得给我开门,我得进你家。我们就是想通过你找到朴丽华,你不配合政府,我跟你没完!”年仅十五岁的女儿独自在家,吓得缩成一团,不敢开门。楼里的邻居都说:连十五岁的孩子都不饶过。

次日清晨,楼下就有一辆黑色帕萨特,上面有两个六一零的便衣,堵在门口,等她的女儿下来。

二零零五年底至二零零七年八月,北京石景山大法弟子朴丽华被非法劳教两年。回家后为生活而奔波,孩子与前夫相依为命,艰苦度日。可是中共恶警以奥运为借口,恶警骚扰、恐吓朴丽华年仅十五岁的女儿,试图通过其女儿找到朴丽华。

二、以奥运为名发生在北京的虐杀

中共以奥运的名义开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又一轮大规模非法抓捕,是早在二零零五年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就受命并向全国公安系统下达指令,要求在奥运开幕前落实消灭法轮功的行动计划。自二零零七年起,从明慧网上曝光出来的北京就有十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这些善良的好人,就这样悲惨的被虐杀了,他们的家人永远也盼不回来亲人的团聚、心上的月再也不会圆了。

1、北京大法弟子于宙被虐杀

“我将真心付给了你,将悲伤留给自己……我将春天付给了你,将冬天留给自己……”这首在中国大陆为人所熟悉和喜爱的《爱的箴言》已成为绝唱。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此歌的原唱音乐人、四十二岁的法轮功修炼者于宙,被中共公安以“迎奥运”的名义在北京虐杀,这离他在北京从演唱会返家途中被非法抓捕仅仅十一天。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晚十点左右,在演出结束后与妻子许那驾车返家的途中,行驶到北京市通州区北苑的杨庄路段被警察拦截,进行奥运搜查。当警察发现于宙和许那是法轮功学员,就将他们抓到通州区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多,通州北苑派出所、通州分局以及香山派出所,海淀分局四人首先抄了许那父母家,没抄到东西,又抄许那妹妹家,见没有电脑就把书桌上几张打印用的白纸拿走。


北京大法弟子、著名的民谣歌手于宙

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大年三十,年仅四十二岁的于宙被迫害致死。家属接到通知,当赶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原本因修炼法轮功而身体健康的于宙早已离开人世,还戴着呼吸罩,腿已冰凉……看守所连许那参加于宙的丧事都没有允许。


于宙的妻子许那

于宙被以奥运的名义虐杀,他的妻子许那目前被关押在崇文区看守所。七月二十日,邪党人员操控崇文区法院将对许那非法开庭。于宙和许那的父母双亲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2、北京大法弟子王崇俊被迫害致死

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龙爪树村大法弟子王崇俊,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被六一零绑架迫害,被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的生命垂危,于八月二十三日,北京奥运会闭幕的前一天,含冤离世,年近六十五岁。

村委会六一零主任杨凤玲在逼迫王志芹写不炼功保证遭拒绝后,派四十多位社会闲散人员和联防工作组在其家附近蹲坑监视。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下午七点左右,邪党六一零闯进王家,把王志芹、王崇俊夫妇二人绑架到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不让家人看望。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王崇俊家人收到来自北京团河劳教所、劳教人员调遣处一大队和十大队的通知,称王崇俊、王志芹于五月二十日被劳教。王崇俊被非法关押在劳教人员调遣处一大队,盖章的是管理科;王志芹被非法关押在十大队。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劳教所给大法弟子王崇俊注射不明药物,把人迫害的皮包骨头,他们一看人不行了,便把人送回家,整个人是黄的。 家人把王崇俊送到医院做了手术之后,把王崇俊接回家,王崇俊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含冤离世。好好的一个家给迫害的家破人亡。

王崇俊的妻子王志芹,在奥运之前被转送到山西劳教所非法关押,到现在还不知道丈夫的噩耗。

3、北京大法弟子郎凤仙、陈连凤被迫害离世

郎凤仙,女,六十多岁,家住北京市朝阳区高家园小区,曾经身患乳房癌,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后身体康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恶党“六一零”等官员非法劳教迫害,后来因为旧病复发被保外就医。

二零零七年初,郎凤仙被邪党人员绑架到朝阳区常营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被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一到五月,仅四个月时间,郎凤仙老人就被非法抓捕三次,也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被放回。社区“六一零”等邪党人员不断登门骚扰迫害,致使郎凤仙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中旬含冤离世。

大法弟子陈连凤,北京市航天部二院职工,六十四岁。她在修炼法轮功前患有肾炎等疾病,一九九二年参加了大法师父在北京办的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后走入修炼。修炼以后身心改变很大,自己的先生和两个女儿也都相继开始修炼。

九九年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以后,陈连凤多次被单位邪党人员逼迫去洗脑班,一家人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二零零八年六月初,陈连凤出现较重的病业现象,并连续多日不能进食。可就在她离世前一周,共产邪党还派人专门找她,对她进行所谓的“形式教育”,警告她不要给奥运添乱,使极度虚弱的她又增大了许多压力。经受了这长达九年的迫害,陈连凤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离世。

家住裕中西里小区的北京大法弟子康老太太,七十二岁,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在外出发传单时被花园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康老太太在派出所被迫害致高血压、脑出血,于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含冤离开人世。康老太太修炼十五年了,精神一向很好。

三、迫害还在继续

从以上选取的部份迫害事实,可以充份看出中共在奥运的幌子下,实质上背地里干着迫害勾当。除此之外,在奥运即将开幕之前,为了防止国际上大批进入中国的各国记者、正义人士的调查,中共将遭绑架、劳教的北京大法弟子秘密转移到外省市,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二零零八年七月从北京转移五十名大法弟子到位于辽宁省沈阳市的马三家劳教所,马三家从七月二十二日开始对这些大法弟子施以酷刑。

北京团河调遣处七月二十二日在不通知家属、没有任何手续情况下,将非法关押在十一大队的所有大法弟子秘密转移到内蒙古女子劳教所。亲属只是事后被个别口头通知,才知道亲人已经到了内蒙。

七月十七日,北京劳教局转往山西省女子劳教所(太原新店)六十名大法弟子,封闭式管理。管理人员也不准回家。恶党还逼迫基层干警对已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家属进行所谓回访和摸底,表示为了奥运不要和别人随便谈论家人的事,家属不胜其扰。

九月十四日,即是零八年中国传统的中秋节。愿世上善良的人们,都能感知大法弟子为了坚持真理的无私付出,让我们遥望月空,为那些失去生命的和还在遭受非法关押酷刑摧残的大法弟子,发出我们的声音。因为迫害还没有结束,在奥运的残奥会还在举办中的城市北京,甚至更惨烈的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除器官的血腥屠杀还在随时发生着。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和外交部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通过深入收集到的大量、详实的资料,严谨而精密的论证,已对中国大陆大量器官移植所需的数量庞大的器官以及储备供体群来源作出令人信服的结论,即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成立的:“……大面积的强迫掠夺一直存在着,并且今天还在继续着。”

自二零零六年以来,“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运作进行了追踪调查,结果证实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实存在的;上访被抓而未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是这场虐杀的主要对象;被作为供体的法轮功学员被隐去真实姓名,编上代号放入假档案内,作为医院器官移植的供体。这个罪行在二零零三年前后为高潮,且为半公开化,现已转入秘密操作,但还在继续进行。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追查国际发布公告,提供了部份涉嫌提供活体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中国大陆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追查国际紧急呼吁,每一个有良知的国家、组织和个人立即行动起来,尽快终止中共惨绝人寰的群体灭绝罪恶。

明月轻风扬
亲人在何方
只为诉心声
生死两相望

今夕又中秋
擦泪传真相
愿君早清醒
三退迎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