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北京女子监狱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在2004年前后,大约有2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三、八、十分监区最多,当时仅十分监区就有近50名。和普犯混合关押。监狱利用普犯和背叛法轮功的邪悟者对法轮功犯罪、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各分监区迫害都在发生着,而且非常残酷。现把我们经历的,知道的简述如下,当然这只是那里迫害的冰山一角。

1.所谓 “特别关照”

下监,对于普通犯人来说,是走入平稳的劳动改造生活了,而对于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来说,下监只是被残酷迫害的开始。不管你从哪里来,不管你什么时候来,只要一到监区,不问温饱,不问困乏,立即就被狱警包围起来逼写“四书”,接着一帮法西斯洗脑者把法轮功学员看起来。

对不肯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身体的大力度伤害:恶言恶语、强迫看攻击诽谤法轮功的录相、书籍,强迫听犹大的谎言,强迫写认识。同时加大对身体的摧残:剥夺睡眠,或昼夜只能坐在小塑料凳上,或昼夜罚站,长时间站军姿、练正步,稍有不如意拳脚就上来了;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24小时内只能去厕所一次,以此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监区里经常召开攻击诬陷法轮功的所谓批判大会,“法轮功监区”的经费都是上边拨给,他们不必担心能不能完成收益指标的问题,拨款也多。这里虽然有一半是普犯,但收益指标很低,所以狱警的精力主要用于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批判会都是显“政绩”的形式。在这种抹黑法轮功的会上,邪悟者放毒,不明真相者跟着胡闹。她们对法轮功犯罪,毒害了众生,尤其对那些被关押了多年不明真相的人毒害最重。

2. 制造恐怖气氛

在这里,一般犯人仅有的一点点自由,法轮功学员都没有,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与他人交谈,不允许在公开场合说话。如果有人当众说了一句真话,立即会被劫持,接着是恐怖大会造声势,恐吓。在这个有狱政科参加的大会上,所有狱警全副武装,手提手铐,高压电棍,布满会场各个角落。会上宣布说话的法轮功学员送集训队关禁闭。如果此时再有人稍有异意,也会马上给铐走。

3.所谓 “个别关心”

▲中队长时常到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的学员中来坐一坐,或攻击法轮功,或谩骂法轮功学员,或下达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新的指令。比如前任中队长田凤清,背着法轮功学员下达“脱敏”的指令;后任中队长郑玉梅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下令:在地上写满法轮功师父的名字。

▲某副中队长经常在一个设有监听的房间里找法轮功学员单独谈话,说:“我是来保护法轮功学员的”,“我儿子会背《洪吟》中的诗,我在看《转法轮》”,在公开场合谎说:“我们不强迫你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你愿转就转,不转就算了。”许多学员都对她产生了好感。要知道,法轮功学员身处牢笼中,与世隔绝,无法和任何人沟通,多么希望在这里能碰上好人哪!可是终于有一天,上边要求限期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她平时的和善面孔换成了凶残面孔。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极大的犯罪。

▲小队长申某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可算使尽了浑身解数。她常常到法轮功学员那里说:“休息休息吧,打打太极拳。”(太极拳成了监狱操,每个人都得会),“给你拿本字帖练练字”。她伪善的面目像是在挽救法轮功学员了,动真情与法轮功学员谈心。但都不起作用。她使出了看家本领,她学了几年法律,自以为用常人的法律可以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一天她约了几个狱警,抱了厚厚的法律集,对长期被罚站极度疲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24小时不间断精神折磨。不允许法轮功学员思考、停顿,必须立即回答。“如果不马上回答就算你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了。”企图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

有一天她听说那位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了,她高兴的不知如何好,立即在上班的路上买了一袋牛奶、一个梨、一小包饼干拿来了。可是到监区一看她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申某气急败坏,把买来的东西狠狠地摔在法轮功学员面前的地上,摔烂了。申某费尽了脑筋还是没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又有一天她突然从关法轮功学员的房间冲向大厅。大厅内当时有七、八十人在干活。申某对着干活的人大哭大闹,说是别人说她是“长官”了,表演的可谓花样翻新。

▲小队长吴某,与她的导师多次策划用对精神病的方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吴安排一个品质很差的人作包夹,随意打骂、体罚、诬陷法轮功学员。吴对她却言听计从。

4. 邪悟谎言

所谓邪悟谎言,是邪悟者们走上邪悟后,主动配合邪恶为恶警出谋划策,迫害坚定正信的法轮功学员,是犹大们乱法的见证。卖法轮功书籍赚钱的李小兵同其妹妹李小妹,利用自己学过法轮功,知道法轮功学员都相信师父说的话,而又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学法不深,尤其对被关押后大法师父怎么讲的不知道的状况,他们利用法轮功学员希望知道师父讲法的心理,暗下杀机,将大法师父讲法内容随意拼凑篡改成邪悟歪理,拿来对付法轮功学员,还说“这是老师讲的”。把所谓的讲法稿晃来晃去,以证明她说的就是稿子上的。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一时被她们迷惑了。有一天当她们又对法轮功学员这样说时,这位法轮功学员当即指出:“不对!老师中间还有话呢,你把讲法拿过来。”,法轮功学员指着其中一段说:“这个你们怎么不说呢?”她们无言以对。邪悟的李氏姐妹不知何为耻辱,外地都来“取经”了,上海的,内蒙的都来了,她们很得意。把自己的母亲骗来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了,把自己的儿子骗来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了,并得意的炫耀:“610已经给我安排好工作了。”

5. 暴力洗脑——严重的人身伤害与人格侮辱

《监狱法》中规定,严禁对在押人员进行人身伤害与人格侮辱。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无罪的法轮功学员随时都会受到严重的人身伤害与人格侮辱。

2004年3月中旬,监区来了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大约65岁,是监区年岁最大的。大家在大厅干活都看到了,她个子高高的,腰板直直的,走起路来倒象个年轻人。她被单独关在咨询室,我们任何人都无法与她接近。一个星期后,我们看到她出来上厕所时,步子蹒跚,腰弯了。一个月后她变成了90度的罗锅了,人显得矮了一大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很关注。后来得知,那是暴力洗脑的结果:脊椎骨已成了三段了。

▲“脱敏”

老年法轮功学员来了一周了,尽管“法西斯洗脑”九人白天黑夜磨破嘴皮,加上天天罚站,不让睡觉,还是没有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的目的。区中队长田凤清急了,下令“给她脱脱敏!”“脱敏”,是人身伤害与人格侮辱同时进行的酷刑。

田队长一声令下,一群“法西斯洗脑”者像疯了一样扑向老年法轮功学员:打翻在地,踩、压、掐、折手指、击打面部、击打牙齿……正进行中,突然得到命令:把老年法轮功学员在地上拖着,转移到了咨询室。原来咨询室是个只有监控却没有监听的房间。她们是怕施暴时的惨叫声传到监狱的总监控室,在这里她们更是肆无忌惮的行恶。她们一边打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你有附体,我们给你打出去,只有打得它痛的受不了了,它才会走。”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老年法轮功学员没有被打服,也没有被所谓的附体吓住,她们就拿出了最阴毒、最流氓的侮辱人的信仰、尊严的卑鄙的一招,企图破坏法轮功学员的正信。她们拿出了预先复印好的师父的照片。老年法轮功学员估计她们要干大坏事,可被压在地上又动不了,只是顺势抢过来一张紧紧抓在手里。她们得意的说“还有呢!”把复印件叠了,脱下老年法轮功学员鞋子,塞进去,又强穿上,并无恥的说:“你看你把你师父踩在脚下了,你师父不要你了。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吧!”老年法轮功学员忍无可忍的大声喊:“你们做的一切都不算数!!!”这一招也失灵了,她们恼羞成怒,“给你伸筋!”

▲“伸筋”

“伸筋”,从她们的言谈中得知,这是她们对付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惯用手法,很残酷。这种刑罚对年轻人来说都是极痛苦的,对于近70岁老人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摧残。法西斯洗脑者把老年法轮功学员从地上抓起来改为坐式,几个人把她的腿向左右分开逼成一直线,然后抓住她的后领子猛力向前方的地上压去,还嫌不到位,用拳头打,用脚踩、踢。就在恶人们向前猛力压的时候,听到从老年法轮功学员的腰部、背部分别传出“咔”“咔”两声响。她的脊椎骨已被她们折成三段了。此时她呼吸急促,生命垂危。眼看人要窒息了,恶人们把她揪了起来,刚刚透过气,恶人们问:“还炼不炼?”“炼!”她坚定的回答。恶人们又把她的上身向左大腿上压去。这一压比刚才更为痛苦的是,不但造成脊椎侧位伤,同时大腿肌肉与地面严重搓伤。眼看人又不行了,又揪起来又问:“炼不炼?”得到同样回答,又向右腿压去。……就这样反反复复折叠了不知多少次。痛苦中一次次尿失禁。生命在生与死间游动。老年法轮功学员强烈意识到,我不能死,将来我一定要让邪恶干的这一切曝光。

将近6个小时了,她们把老年法轮功学员弄到墻角,搬上她的腿说:“打坐吧。”过了一会又让罚站,沉重的湿裤子却不让换。第二天老年法轮功学员的腿肿得像两个大沙袋,腰痛得动不了。就这样,还要罚站,无限日的罚站、攻击、谩骂、打,为了改变法轮功弟子的信仰,恶人们就是这样无度的行恶。

一个多月后老年法轮功学员洗澡时偶然碰到一位熟人。平时都是法西斯洗脑者看着单独洗漱、洗澡,没有人会发现发生了什么事。那位熟人问:“你后面怎么了?这么大片大片的青紫?”那是酷刑留下的证据,已经一个多月了都没有消退,可见其残酷。

从此以后老年法轮功学员长期腰背痛,生活自理都困难,要求拍片,不予理睬。出监后到医院拍了片子才知道,迫害造成了严重的脊椎侧弯和脊椎骨两处骨折,两折点中间部份成后弓形。法轮功使百病缠身的老人变成了健康人,共产邪党使健康人变成了残疾。

▲那个人是怎么死的?

在老年同修被罚站期间的一天,有一狱警进来了,让法西斯洗脑者都出去,单独对老年法轮功学员说:“你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吧,她们整人可狠了。就在几个月前,你们有一个人就死在这里。”后来听说在2003年年底,从别的区转来一名法轮功学员,来到十监区仅一天,人就死了。她是怎么死的?她们对她做了什么?我们无从知道。但在场的法西斯洗脑者和狱警是应该最清楚的。可她们说那人是心脏病死的。但是据当夜起夜的人说,听到有痛苦的惨叫声从关押那位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传出来。不久的将来一切都会大白于天下。

6. 迫害必须立即停止

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毒招通常是:其一。体罚与邪悟谎言配合,使一些学法不深法轮功学员被迷惑;其二。 肉体折磨超出人的承受极限,被迫妥协;其三。 在上述都不奏效的情况下,加重加长时间的对肉体与精神折磨,使法轮功学员体力透支,精神达到神志不清状态时再下毒手。

对于那些被她们称为声明从新修炼者,遭到的迫害更大。早在2004年前,曾有几批法轮功学员,同时声明从新修炼,每次都是遭到更疯狂的迫害、摧残,直到因承受不了再次妥协。其中一招是无限期的天天抄《监规》,每天要抄几十遍。巨大的文字量,没有几个人能完成的,白天晚上连轴转坐在筒道里抄,手肿得拿不了筆。“完不成就得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她们说。几年来,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毁在这里,多少法轮功学员在这里忍辱负重。随着一些恶行的曝光,迫害的手法有些变换,但仍在继续。呼吁各界给予关注,立即停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