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区洗脑班的刑讯逼供与诱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五日】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洗脑基地在北安河附近的核工业部疗养院,由海淀区“610”主办,由周主任、张×华科长、苏科长负责。2003年11月30日晚,我为那时早已被迫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送了点衣服和生活费,发现北京市国保大队马军跟踪,我们智慧的甩掉了跟踪。第二天也就是12月1日,北京国保大队马军和片警张军体突然闯进我家,声称为了我的“安全”把我劫持走,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绑架到海淀区的这个强制洗脑基地、非法关押三周。

我被单独关在一间屋子里,由两个从军队找来的女人负责看管监视我的言行,每天进行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洗脑迫害,每天由至少三个或五个犹大进行的洗脑教唆。一个叫闫海燕(严海燕)2001年在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2队被强制洗脑而成为犹大,一个叫卢宗仁(家住清河一带)、赵素英(家住八一中学稻香园那里)、王玉珍(家住在中关村)、李还(家住在挂甲屯有时住在她娘家香山,在邪党没镇压法轮功前,任化五的邪党书记,曾负责北大炼功点大法资料)是全国为邪党卖命、做洗脑的典型骨干,其余四个也都是已背叛大法的洗脑骨干,还有王宁、王蓉之和很多不知名姓的犹大。每人每月工资600元人民币。其他在场监督的是一个张科长,30多岁,是由海淀公安分局预审科调来的。一个负责生活的苏科长必要时也来参与洗脑。每天每人150元的伙食费。

洗脑班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是洗脑阶段,第二个是检举揭发阶段,不转化的就是审讯阶段。首先由那些曾学过大法的犹大进行邪悟的教唆转化,对我进行洗脑。这些犹大由于曾学过大法,因此,对大法弟子的言谈举止和思维方式相当了解。他们在必要时拿出师尊所讲的法进行亵渎。把他们曾经有过的邪悟行为,恶毒的嫁祸于大法,为了那点少得可怜的工资助纣为虐,帮邪党栽赃、陷害、污蔑大法。用尽他们所谓有效迫害大法弟子所积累的经验和相当多的邪恶理论,妄想利用我的善良,企图找到我对大法法理迷惑之处,徒劳的在我这里实践他们的洗脑策略。然后以再次送我劳教相威胁,企图动摇我对大法的信念,进而逼迫我放弃对大法的信仰。达到摧毁我的精神防线为目地,为第二阶段逼迫我供出流离失所的同修下落而打基础。

组长闫海燕说:“不转化就交代问题吧!”张科长说:“把你对法轮大法的认识写出来!”威胁我不转化就送去劳教,我毫不犹豫的写出: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教之后,张科长他就拿走了,梦想达到它们邪恶目地,过了两天见我没有任何反应,就自圆其说的对我说:“我找到劳教所对李继荣说了:“刘桂芙根本没转化,纯纯粹粹一个法轮功顽固分子!’李继荣说:‘知道,知道!可到期了也不能不放她回家呀!”见我仍然不为其所动,他们也就没了办法。

在对我进行了将近20天的精神摧残后,我毅然写下了:“我要坚定不移的修炼法轮大法!”签名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刘桂芙。邪悟之首闫海燕无奈地说“另请高明吧!”

第二天,海淀公安分局三个预审员对我进行审讯,逼我出卖同修,即所谓的交代出流离失所的同修的下落。当他们这些险恶的硬招数又失败后,还不甘心,就采取阴险的软招数收买我,因为这几个流离失所的同修是公安部点名通缉了几年也没抓到的,邪党公安人员不肯轻易放过我这个线索,在第22天就让街道“610”把我保释回家。

被劫持在洗脑班期间,我一直试图使那些犹大明白过来,我的努力毫无效果,看着这些被邪党毁掉的生命,我心里很难受,终于病倒了。

邪党人员一计不成又施一计,用金钱收买、引诱我做特务。我回家后的次日,北京市国保大队警官赵凤林、于警官(女)、孟警官到我家直接询问情况,还问我是否需要钱?我非常明白他们是要我当特务做内线,我很坦然地说:“我非常需要钱,但是,我不能因为我自己要得到这些钱,而出卖自己的灵魂,让我善良而又无辜的同修被关押进去多少年,我绝不会做这缺德事!“

从此,我家无宁日,他们经常上门骚扰。对我家电话继续监听,谁给我打电话就绑架谁。对我外出进行跟踪,我在外面打公用电话,他们会突然出现,查看我所拨打的电话号码。一次我和姐姐去看望我同学,在等车时,北京国保大队的车停在我的对面监视我,从车上下来一个警察故意向我们走来,见我们没有反应,就粗暴的抢其他等车人的包进行搜查,然后向我们走来,我若无其事的迎上去,那个警察见此状就犹豫了,最后没有搜我们的包。但他们仍不死心,竟然尾随着公交车比我们先来到我同学的单位,监视我们的一切行动。我和姐姐回来后,他们找到我同学的领导和保卫部门,说我是如何重要的人物,现在对我是撒网、监视、跟踪阶段。直到我同学最后被逼无奈,果断辞职躲避才免遭迫害。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05年2月28日,我第五次被绑架前,邪党人员们把在对我家电话监听时,和跟踪我外出时所得到的一些情况写好笔录给我的同修看,我同修没有识破他们的阴谋手段,误以为他们什么都知道了,就在他们写好的笔录上看都没看就签了字,使他们找到迫害我的借口,再次绑架我,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在劳教所对我进行酷刑逼供,但是始终也没达到他们的目地。

今写出这些,目地是揭露邪党的所谓“学习班”“法制教育中心”等洗脑机构的罪恶,也是为使我的同修们从中总结经验和教训,有效的防止恶警的阴谋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