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村庄传播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五日】我修炼十年了,第一次提笔写个人体会,真是惭愧,以前被人的观念障碍着,觉的文化低,修的也不好,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由于零四年六月搬家和原来的同修联系不方便,很着急,不能及时得到材料,家里有电脑不会用,就想请同修给安上软件,就可以自己上网了。后来同修给安上了,但光看却拿不到材料,于是想买台打印机自己学着做资料。正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同修帮忙买了台便宜的先用着,这样边学边做,出现不能解决的问题,同修帮着做好,现在换了一台激光打印机,一个星期上一次网下载,打印周刊、周报和小册子,自己打自己做。

到了零五年九月份参加了一个小型学法小组,又供小组材料,白天上班,周六、周日抽时间在家做资料、收拾家。学法小组通常有四人参加,偶尔加一个人,每周一三五轮流在同修家学,坚持到今年三月份,因本地一同修被非法抓捕并劳教,邪党下密文盯梢原来去过北京挂过名的学员,这样小组中甲同修被盯上,他家楼上、楼下都有人盯梢,小组中另外一同修也被盯了,学法小组被迫中断。通过这件事我向内找,意识到我们这个学法小组长期以来虽然形式上在学,但我觉的并没真正学進去多少,因为几年下来大家的变化并不大,怕心还是很重,有的同修还是不敢做真相,面对面讲真相基本是空白,再加上有位同修几年来状态都不好,表现为一发正念手就倒下了,有时读着法都睡过去了,我们也多次给她指出来,但她还那样。虽然知道这样下去也不对,但因为就她家环境比较宽松,苦于找不到其它合适地方,我们就一直这样拖着,其实名义是学法,但并未达到实效。后来我想参加学法小组没有错,得破除邪恶的干扰,这样我又找到另一个学法小组。

在发放资料方面,因自己周边已有同修在做,我就利用老家亲人有病不能自理需要我勤回家的机会,在回家路边的农村做。平时坐车留意路过的村庄叫什么名,在往返的路上,有机会就半路下车,一次做一个村庄,带足材料,遇到什么人就给什么材料。同修做的光盘:《九评》、《我们告诉未来》、《预言与人生》、《零八年全球新年晚会》及各种小册子和周报、周刊等单张资料,都搭配好后发给世人。在这里感谢那些编辑真相的同修,现在真相资料内容丰富多彩,世人很愿看。农村人忠厚善良,大多都接受真相。我一般是白天做,刚开始时有点怕心,做起来了,慢慢心态就平稳了,遇到有人问干啥的,我就直接递给他一份真相,给他讲预言、大法真相及大法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最后劝三退。有时也遇到不接受的,或说些难听话的人,我都不动心。有一次碰到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象个干部似的,不象普通老百姓,受邪灵因素的操控,给他资料时他不要还扬言要打电话报警,并威胁我让我5分钟内离开村子,我刚开始没动心,善意的劝说他,看他还不听,我就走了,因后来生出了怕心,那个村子我没做完就走了。回家后我及时调整心态,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意识到不能受干扰,要继续做下去,要做好。

最近连续三个星期做了三个村庄,每次都有五六十岁的妇女接受了资料还热情的让我到家里喝水,特别是最后一次,全村也做完了,资料也没了,准备上公路坐车时,发现兜里还有最后一本《生命的护身符》小册子和一张护身符卡片,我就顺势走到路边那家去,刚好出来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我说,大娘送你个护身符保平安吧,她像见到亲人似的亲切的说,嗨,你怎么来了!我给她讲大法真相、人类大劫难的预言,告诉她记住大法好,听我说着,她笑了,说,快進门喝口水吧。我说,不用了,还等着坐车呢。

我从心里感激师父,我知道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在鼓励弟子精進。看《忆师恩》,一想起师尊就泪流不止,师尊的伟大慈悲无法用语言表达,弟子只有继续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广度众生,才能对的起师父苦度。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