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我的老家在北方一个偏远的山区,那里没有大法弟子,那里的乡亲基本上听不到真相,所以我拿定主意,回阔别几十年的老家一趟,救度那里等待大法的有缘之人。

近5年没有回过家乡,一眼望去,高楼林立,看来这里也在大兴土木,原来普通的县委大院,现在富丽堂皇,并加有站岗放哨。然而曾经引以为荣的家乡门前那条奔腾不息的河,已经断流,完全成了一条残缺不全的小流水。由于太大的贫富悬殊,市面上显得很不协调,这里空气污染很厉害,人们在金钱至上的驱使下,无休止地挖掘着地下的煤矿,大地变得千疮百孔,加之焦化厂,水泥厂,砖瓦厂等烟囱黑烟滚滚,使整个小城淹没在煤烟尘雾之中。

生养我的那个小乡村,在我的记忆里山清水秀,如今干旱缺水,原来肥沃的土地已逐步沙漠化,农民连吃水都很困难,甚至要花钱买水吃。火辣辣的太阳烧烤着地里的禾苗,干涸的地面,一走一过尘土飞扬。邪党追求暂时的利益,不与自然和谐相处,给后辈带来无穷的灾难,人们却浑然不知。

正值农忙季节,农民早出晚归,而我的亲属早已搬离这里,我不想打扰那些穷苦的农民,自己生火做饭,在那住了四、五天。

白天农民家中没有人,我就利用晚上的时间走家串户,告诉村民真相,看着贫穷的农民那一张张饱经沧桑的脸,我心里一阵酸楚。农民收入微薄,他们没有钱,买不起化肥,买不起煤烧,甚至一角钱一担水,他们也要计算着花,供不起子女上学。大部份农村小学校已经停办,我望着那曾经朗朗书声的小学校,如今院子里长满了荒草,满目凄凉。年轻人都到外面打工挣钱去了,村里仅剩一些年老体弱的或妇女在耕种。

我把自己随身带的“亡共石”录像,《九评》给他们看,用自己亲身经历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善良的农民问我“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中共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场恶作剧,并从各个方面進行分析,谎言不攻自破,彻底破除了他们心中的疑虑。讲到天灭中共,农民心知肚明,共产党跟土匪一样,农民没有地方讲理,现在连孩子上学的地方都没有了,整天吹说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奔小康,那是给外国人听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说,开个奥运会,象打仗一样,把我们老百姓当敌人看待。晚上农村一片漆黑,幸亏我来时带了一只电筒,才免得摸黑走路。

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真真切切体会到,有缘的人在等法,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已经60多岁的邻居大嫂一家人看了“亡共石”录像后,平静地说:共产党无官不贪,该完蛋了,我们没有钱,求得个平安,全家人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共19人退出邪党相关组织。大嫂让我给她家写下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师父”,我告诉她在困难危险之时,就念这几句话保你遇难呈祥。大嫂把我写的纸条拿在手中象得了宝贝一样,并且问我,能不能告诉别人,我说当然可以,如有什么不测风云,你就告诉全村百姓吧。大嫂还告诉我,几年前,收到我给他们寄的真相资料,看人家写得多好啊!儿子喜欢看,進城打工带走了。后院有三个年轻人正在盖房,大嫂说:这是几个好人,跟他们讲吧。我先跟一个小伙子讲“三退”真相,小伙子二话没说,当即退出邪党少先队。旁边一个年轻人,三十几岁,最近夫妻双双被骗加入邪党,我讲的话他听到了。我走到他跟前,还没开口,他自己就说:不好,就退掉它。他会告诉妻子也要退出邪党。

朴实的农民明白了“三退”的意义,很重视,有十几户全家人都退出邪党的相关组织。我看到了他们了解真相后的一片真心。

令我难忘是一位76岁的老妈妈,听说我炼法轮功十几年没生病,没吃过一个药蛋蛋,当晚就来找我,恰巧我不在。第二天在路上碰到她,她一定要我给她讲几句。我告诉她,您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她一边背一边告诉我,她一定能记住这九个字。正巧又来一位老太,她马上说:娃在教我们呢,你赶快开口学,老人一会儿就记住了,一边念,一边往家去了。

一位农民和妻子看“亡共石”录像好几遍,问我天要变了?我说,会变得非常好,将来的农民不会象现在这么苦,道德回升,人心向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风调雨顺。我问他们晚上怎么不吃饭?他们向我解释:已经习惯一天吃两顿饭了。劳累了一天怎么不饿,这个世上的人,谁不想吃饱一点,吃好一点,我抑制不住对这个邪党政权的愤慨,是农民养活了他们。而农民要忍受贫穷,忍受饥饿。有一位农民生病住院几天花掉二千元,没有钱医院不给治疗,只好回家。名曰给农民医保,二千元只给报销了几十元。恶党一天到晚炒作盛世,来欺骗世人,到现在部份农民的温饱,孩子上学,医保问题等这些基本问题都解决不了,不去静心治国家,惩治腐败,却不惜一切代价打击修心向善的人群,这样的邪恶政权能不亡吗?

在县城,我的一位亲属是一位高级检察官,我告诉他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他很平静地说,天不灭中共灭谁呀!早该灭了,多少年前,我看过赵树理写的小说,我就知道共产党是一群地痞流氓组成的。毛××就是大流氓,平时我从来也不看电视新闻,都是假的。谈到做官,一个朋友说:现在有钱就可以买官做了,一般科级干部给上面送50万元就差不多了。我那在“公检法”干了几十年的亲属说:我不会给那些贪官送钱,宁愿不做官。他太太也是某单位的邪党书记,明白了真相后,全家人全都退出邪党及相关组织。

有一位朋友是律师。当我告诉他目前已经四千万人退出邪党组织,他说四千万也不止,我早就想退党,上面不给退。我说我帮你退,他同意了。他说共产党太腐败了,如果有人提议推翻共产党,我第一个就站出来,我还是信你的那个最好(指法轮功)。

有一位老同学也曾是个邪党书记,他说还是孔子的中庸之道好。我说:传统文化是叫人与天地人和谐相处,而中共邪党叫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用物欲来收买人心。他说毛泽东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斗出个社会主义,民不聊生,现在又要斗出个共产主义,嘿,全是假的。他也退出邪党。

我的一位儿时同学专门安排了一次同学聚会,几十年未见,大家都对“天安门自焚”不理解,我就用自己的修炼体会,作为一个修炼人的基本原则,以及“自焚”过程中的疑点、漏洞,揭穿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谎言,证实了大法。

谈到“三退”大家都显得畏惧,一个人说,前几天有人退党,结果作为典型来批,强化办学习班。我说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吧,其中一个人说:我在关键时一定会喊“法轮大法好”,另一个人说退休了,也跟我学法轮功。

这次故乡行,看到自己还没跳出观念的障碍,有些以前认识的人现在当书记、局长、有钱大老板,看到他们有钱有势的样子,觉得他们不一定能接受“三退”,所以只讲了“法轮大法好”。留下很多遗憾。其实,不管什么职位,都是为大法来的。作为大法弟子,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们应该突破人的所有观念,放下个人的利益恩怨,加强正念,赶快去救度急切等待大法的有缘人,兑现史前的洪誓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