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人神一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身边某同修长期处于“病业”假相中难以自拔。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我自己一直在思考。都知道,在魔难中,要向内找,要放下执著,要发正念,要坚持做好三件事。同修都在很努力的做,有时做的很辛苦,可是表面变化一直不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一个最深、最顽固的物质在起着最根本的阻碍作用,我们都在很努力的拂去蒙在它表面的灰土,可是,它却纹丝不动的固守在我们的心底。有时候,我们看见它了,可是却没有用足够的力量清除它,只是象拂去表面的灰土一样触动它一下,就以为去掉它了,其实它根本没动。它占据了我们旧生命的整颗心,甚至膨胀到我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主宰着一思一念。它到底是什么?怎样彻底清除它?

我认真回忆着师父所有关于清除魔难的讲法。师父点化我,我脑海里浮现出《转法轮》中师父讲的两个事例:一个人手里拿着书在大马路上走,说有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师父说不会保护这种人的;另外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学员被车撞之后,说“没事。”果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后一个事例,很多学员在文章中提到过自己的所悟,都是从信师信法的角度谈的,我也很认同。两者的根本区别在哪里呢?

认真阅读“提高心性”这段讲法,师父用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被汽车拖走摔在地上的故事。读着读着,我恍然大悟:师父在这里讲的那关键的“一念”,不是“我没事”,而是不找别人的麻烦,善意的理解对方宽让对方,即使在被车猛撞的生死关头都在为别人考虑,是对司机发出的“没关系,别担心,我不会找你的事”那个正念!这和自己没事都要讹诈别人的常人,心性真是天地之别!

师父在“提高心性”这一标题下讲的这个事例,让我认识到: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有一个真正修炼人的心态;在任何利益面前,都要能够为他人考虑,坦然而舍;哪怕是在生死面前,都要能够放下自己,用一颗真正的慈悲心去对待。当一个生命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大法的制约力量就会显现出来,高层次的生命就不会出现低层次的问题,一个神当然不会被车撞坏。而那个拿着大法书在马路上走的人,出发点不是主动要求自己做好,想的不是避免给马路上的行人、司机添麻烦,而是想利用大法的保护去显示自己,丝毫不顾及别人,甚至不惜破坏常人社会状态、破坏大法,这样的心性,连个常人还不如,大法又怎么会保护他呢?

一时间,很多事情涌现到心头。过去一直被纷纭复杂的表象所蒙蔽,现在,问题的实质一下子清晰了起来。表面的不动掩盖不住人心的侥幸,行动上的无畏掩盖不住利用大法的私心,不修边幅不代表色心的去净,生活的困窘不代表对利益执著的舍弃。信师信法不体现在表面的光鲜,真正改变内心为私的根本属性,真正的心性的提高才是修炼的根本。“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不是我们圆满以后才要达到的境界,而是在修炼的每一关每一难面前,都必须具备的心性!只有这样,我们才算修炼,才能够破除旧势力的迫害,走过那些关、难,完成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

现在,众生面临被旧势力淘汰的大劫,只有明白大法真相、退出邪党才能够得到救度。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一个真正信师信法的大法徒,不管面对怎样的险恶,不管面对怎样的迫害,不管身遭怎样的痛苦,发出的每一念都是要救度众生,做出的每一个行动都是为了讲明真相。真能够做到这样,就已经是光焰无际的神,师父的法身看护着他,周围的护法神保护着他,还有哪个邪恶敢靠近?那些呆在他空间场中的顽固不化的按照旧势力的安排搞破坏的邪恶,也会马上在他强大的正念作用下解体。什么“病业”假相,什么绑架跟踪,不就都消失遁形了吗?

为私还是为他,人神一念之别。我们只有彻底改变了内心为私的本性,才能从人走向神。站在为他的高度上,一个法理清晰的展现在我眼前:修炼不是为了自己的圆满,而是为了众生的得救;做三件事不是我自己想做什么、应该做什么,而是众生得救需要我做什么;清除邪恶不是为了自己的安逸,而是为了保护自己身体内外的无量众生;否定迫害不是为了维护自己,而是为了证实大法的美好和威严;帮助同修不是为了同修的生命安危,而是为了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能够有更多的同修去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