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再也不相信恶党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我叫新秀(化名),今年三十八岁,现住在建平县城内。我见人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要不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的骨头渣子早烂透了。

一九七一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里,四岁时被马踢豁了嘴唇,半边牙也被踢掉。踢伤刚好,又被三条大狗把大腿咬透了。幼小的我经受了这么两次严重的惊吓,得了心脏病,整日心跳得很厉害,一直吃药,十六年没出过大门,几乎都是在卧室内度过的。

后来,我家搬到城里。我的心脏病越来越重,吃药也不好使了。经县医院检查,说我必须马上做手术,否则,没有多长时间的活头了。手术费得十七万元!一个农民家里哪有这么多钱呀,只好回家等死了。

我整天躺在床上,被子从来没有叠起来过。每天只吃很少的饭,瘦的皮包骨,浑身青紫色,象死人一样,只有一口微弱的气呼哒着,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只等死神的到来。

我的房东大嫂是学大法的。二零零三年春天,她看我病成这样子,就跟我讲大法真相。尤其以她自己学大法的变化,讲了大法去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开始我不信,家人也不信,说什么:把药铺吃倒都治不好的病,学大法就学好啦,哪有这种事呀?可是架不住大嫂经常讲,我心里感到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我抱着感激大嫂和试试看的心,答应学大法。

第一天,大嫂给我念《转法轮》,听着,听着,我心里想这书里说的太好了!我脱口而出:还有这么正的好人,这么正的法。大嫂说:我师父就是这样的人。我再也躺不住了,我求大嫂扶我坐起来。就这样坐着大嫂给我念了两个小时。我顿时感到身体轻飘飘的,就象坐在棉花团上那样柔软舒服。我跟大嫂说:“真舒服!我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

我信了大法。在学法的第二天夜间,我似睡非睡时,看到我吐了很多黑血,还有很多象蛆那样的脏东西。大嫂告诉我,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了,把病根摘掉了。到第四、五天上大嫂见到我说:小新你换装了!我还纳闷呢,心想我没换衣服啊!大嫂看我不解,接着说:你看看你的脸和手都变颜色了。这时我才看到我的脸和手真是变了,原来的青紫色不见了,手脸透出了红色。逐渐的随着不断学法,我能吃东西了,身上也有力气了。

我如饥似渴的学法,一个大字不识的我,两个月就把《转法轮》念下来了。原来常年卧床不起的病人,现在能做饭了,洗洗涮涮的家务活能干了。家人看我学大法这么管用,一点药没吃病就好了,大法在我身上显出了奇迹,原来的反对学大法的家人,都转为支持我学大法。我妈妈还请来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听起了师父讲法。我父亲是个有文化的人,他一看我两个月就把这本厚厚的《转法轮》念下来了,多年的心脏病不翼而飞,他从心里佩服大法了,并说:我再也不相信邪党诬陷大法的鬼话了。

多年卧床不起的我由于学习了法轮大法,一年后能上班干活了,什么脏活累活都能干,跟正常人一样。邻居们对我赞不绝口,他们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过去受邪党毒害对大法有误解,甚至要举报大法弟子的人,也不说举报了;家人有的开始学大法了,过去不支持学法、炼功、讲真相,现在也支持了。好多人做了“三退”,并主动保护大法真相资料。见到有不明真相要毁小册子、传单的就告诉说:不要祸害它,它对我们有好处。

看到这些,我倍感欣慰,大法渐入人心了,更多众生得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